◈ 第3章

第4章

  聞言,葉秋白立馬抱拳道:「勞煩前輩了!「

  陸長生頷首,看向黑衣男子,手掌在男子驚恐的眼神中落在了他的天靈蓋上。

  隨即,在葉秋白驚懼的目光中,竟是有一道透明靈體從男子天靈蓋中探出!

  「這……搜魂之術?「

  陸長生輕輕點頭,手掌微翻,一股股信息便傳入了陸長生的腦海中。

  同時,靈體也露出了痛苦神色。

  不多時,陸長生停止了搜魂。

  那黑衣男子早已魂魄俱滅。

  看向葉秋白,輕聲道:「你現在便想知道嗎?「

  葉秋白一愣,隨即點頭,目露堅毅。

  見狀,陸長生也不打算隱瞞,道出真相,「姜嬋。「

  轟隆!

  聽到這個答案,葉秋白如遭雷擊,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足足待了一柱香,才慢慢反應過來,苦笑一聲,眼中透着悲哀。

  他思來想去,到底是誰想要這麼快除掉他。

  可萬萬沒有想過的是,這個人竟然是他的青梅竹馬,那個小時候什麼都要在一起的姜嬋。

  「需要我出手幫你解決么?「

  葉秋白抬眉,隨即搖了搖頭,「就不勞煩前輩了,這件事情,由我自己來。「

  聞言,陸長生也目露讚賞。

  一個人失意時,不會因此退卻。

  激流勇進,這才能夠快速成長。

  葉秋白抱拳問道:「前輩大恩,秋白改日必報,不知前輩名諱……「

  陸長生看向葉秋白,輕笑道:「我名陸長生,欲要收你為徒,所以才會出現在此地。」

  葉秋白一愣,隨即苦笑一聲:「前輩莫要開玩笑了,如今我修為盡失,天賦不再,哪還有資格成為前輩的弟子?」

  看着這超然的氣質,以及方才那般殺人手段,便知道陸長生不一般,這樣一個人物,怎麼會看上如今的他?

  陸長生也沒有說話,手指點在了葉秋白的眉心,想要查探他的身體情況。

  經脈中充斥了劍氣,根基受損,配合功法,丹藥修復,便可破而後立

  看來是在禁地獲得了大機緣啊。

  陸長生笑道:「如果我說,能夠讓你重回巔峰,甚至於,讓你的天賦發揮到極致,超越以往,你會跟我走么?」

  聞言,葉秋白的眼神當中瞬間散發神采。

  重回巔峰,遠勝往前,這不正是他想的么?

  而且見前輩如此自信,想來也不會騙他,他身上又沒什麼珍貴的東西。

  何必?

  當即,葉秋白便雙膝跪地,對着陸長生行一大禮。

  「徒兒葉秋白,拜見師尊!」

  陸長生一笑,滿意的點了點頭。

  完成收徒任務,獲得收徒大禮包

  聽到了系統的話後,陸長生看向葉秋白,道:

  「好了,既然如此,便跟我走吧。」

  ……

  劍上,葉秋白問道:「師尊,我們現在去哪?」

  陸長生道:「藏道書院。」

  藏道書院?!

  葉秋白心中一驚。

  雖然這藏道學院不在天元皇朝。

  可是,南域之中,誰不知道藏道學院?

  這可是南域公認傳道之地啊!

  「師尊是藏道書院的長老?」

  陸長生搖頭,道:「我們這股勢力,可以說屬於書院,但是也不受書院管轄,名叫草堂,不知道你聽過沒有。」

  葉秋白搖頭。

  這也正常,畢竟草堂並沒有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甚至於在陸長生接管草堂後,便沒有再收過弟子。

  葉秋白其實還想問問師尊的實力是什麼境界,不過想着問太多了也不太好,便只能壓住了心中的好奇心。

  草堂。

  陸長生隨便一指那幾間竹屋,道:「自己隨便選一間屋子吧。」

  葉秋白點了點頭,安置好後,便去找陸長生。

  此刻陸長生坐在一把躺椅上,「打開收徒大禮包。」

  極品聖器——青雲劍

  太初劍經

  造化丹

  開啟徒弟養成任務

  養成任務,在三日內,讓葉秋白感悟劍意,至少修鍊至築金丹期,達到將會以完成度來給予宿主獎勵

  劍意?

  讓葉秋白這種新手,三日內要怎麼才能悟出劍意?

  還有這金丹,三天,讓從零開始的葉秋白恢復到金丹境界……

  這是在刁難我?

  不過好不容易才開啟任務,陸長生哪會這麼快放棄?

  看了眼找他的葉秋白,陸長生把一柄劍以及一顆丹藥拿到身前。

  「你拜我為師,我也沒什麼好東西送給你,就將這柄青雲劍交予你,送你直入青雲。」

  葉秋白看到這把青雲劍時,便臉色一驚。

  這青雲劍隱沒於劍鞘之中,便有着若有若無的鋒銳劍意不斷圍繞。

  用手握住,便能夠感覺到一股劍之大道,隱隱竟是有所感悟!

  能和道扯上關係的功法和武器,能是凡物么?

  這若是出鞘,該是何種光景?

  想到這裡,葉秋白便想要拔劍。

  「勸你還是別**,以現在的你,還承受不住這把劍的意。」

  聞言,葉秋白這才打消了念頭。

  「師尊,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葉秋白臉色嚴肅,將劍遞出。

  陸長生瞥了葉秋白一眼,道:「既然送你了就收下,還有那枚丹藥,能夠解決你身體的問題。」

  說完,陸長生一指探出,點在葉秋白的眉心處。

  一道道功法信息傳入葉秋白的腦海之中。

  太初劍經。

  劍化丹田,劍築經脈。

  成就無上劍體。

  其中的玄妙,可以說是葉秋白生平罕見。

  無論是家族中的功法,還是在外出歷練時所見,都不及這部太初劍經的萬分之一。

  葉秋白心中波瀾四起,隨即點了點頭,不再推脫,將造化丹放入嘴中,盤膝坐下,感悟功法!

  陸長生走進內院,開始制定起地獄級訓練方法。

  劍意靠悟性。

  至於境界?

  爺就算用丹藥砸都要把他給砸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