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今日簽到成功,獎勵宿主修為500年

  「都20多年了,每天的簽到都是獎勵修為,難道就沒其他功能了?」

  來到這個世界覺醒系統後,陸長生也曾興奮過。

  誰知20多年來系統只有每日簽到,且每次的獎勵都是修為。

  日復一日,搞得陸長生都麻木了,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在何等境界。

  無所事事之下。

  他便在草堂里種種柳樹,養養草雞,畫幾幅畫,寫幾幅字……

  偶爾也會自己隨手煉上一些丹藥兵器,鑽研鑽研陣法……

  此刻,陸長生提起畫筆,在案桌上勾勒出了一副劍仙舞劍的畫卷。

  當陸長生將最後一筆勾勒完成後。

  鐺!

  一道鐘聲響起。

  陸長生抬頭,道:「今天貌似是藏道書院收納新生的日子……」

  想了想,自己也沒什麼事情,就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也好。

  於是陸長生放下手中的畫筆,化作一縷青煙消失在了原地。

  在陸長生離開半晌。

  那園中的小鳥竟是煽動着紅如烈焰的雙翅,來到畫前。

  雙眸緊緊盯着那畫中舞劍的劍仙。

  畫中的劍仙似乎在動一般,隨即,

  一縷縷劍氣竟是從畫中劍仙中激射而出!

  一時間,整個園中劍氣交錯縱橫,割裂空間!

  小鳥雙眸一驚,雙翅一撲往後退去,隨之雙翅上燃起火焰,似要阻擋這縷驚天劍意。

  一瞬。

  那火焰便被劍意剎那間斬破,去勢不減,直直斬向小鳥!

  這時,一旁的柳樹竟是伸出一柳,竟然出現一道屏障,將這劍意盡數阻攔。

  「小鳥,做事別這麼莽撞,這畫中的意境,以現在的你還無法承受。」

  說完,柳樹便無了動靜。

  小鳥目露頹然,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桌上畫卷,退了回去。

  ……

  藏道書院山門前。

  站着數十個青年。

  都是通過書院考核,世家王朝所爭搶的天驕。

  各長老正仔細挑選入門弟子。

  只是……

  在眾長老的面前,有一紅衣女子卻極為倔強的謝絕了所有人的邀請。

  眾長老很是無奈,這紅衣女子的身份還是天賦實力,都是這幾屆來最優秀的人。

  可對方只有一個要求:「我要加入草堂!」

  之後,便滿臉寒霜的立於原地。

  「草堂?」

  長老們驚異。

  藏道書院中,除了武院和儒院,還有一股獨特的勢力——草堂!

  草堂不受書院管轄不說,還能夠享用書院的資源。

  如今,整個草堂,已經有幾十年沒有收納過新弟子了,只有陸長生一人。

  而陸長生平常低調無比,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咦?各位長老,招生結束了嗎?」

  就在這時,打算看熱鬧的陸長生,來到山門前,詢問道。

  長老們聞言轉身看向陸長生,神色複雜。

  其中一名長老指向空地上的少女,解釋道:「陸長生,她想加入你們草堂。」

  她?

  陸長生看向門口那紅衣少女。

  笑着拒絕道:「拜入長老門下吧,我不收弟子。」

  「為何?你竟然出來了,就是打算招生的不是么?」

  少女不甘心。

  家族在將草堂以前的事迹告訴她後,讓她拜入草堂。

  這才讓她來到了藏道書院。

  陸長生嘆口氣,「我出來只是看熱鬧,並沒有收弟子的意思。

  我這人懶,自己修仙都修不明白,還是不誤人子弟了。」

  話音剛落,幾位長老恨不得抽打陸長生一頓,這麼好的苗子你不收,暴殄天物啊。

  於是紛紛告誡:

  「長生,作為書院的一份子,傳道天下本是己任,難不成你打算草堂沒落么?」

  「小陸啊,作為草堂的主人,就算不為自己想想,也要為草堂以後想一想啊!」

  「你佔用書院資源,卻不做任何貢獻,你不羞愧么…」

  見眾位長老開始苦口相勸,陸長生不禁一陣頭大。

  畢竟吃人的手短,剛想說什麼,腦海中的傳來一道聲音。

  宿主激活收徒任務,為宿主掃描到天驕弟子

  姓名:葉秋白

  地點:天元城

  天賦:SSS級

  資質:劍心通明,混元劍體,成帝之姿

  系統總算出提示了。

  「各位長老,那我這就去天元城接徒弟了,告辭!」

  說完,陸長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一眾長老面面相覷。

  你小子不是懶,喜歡清靜,怕誤人子弟嗎?

  還有這裡有個最好的苗子不選,硬要跑去天元城做什麼?

  眾長老面面相覷,相繼苦笑,只得看向少女,道:

  「辛紅衣,這草堂主人的態度你也看到了,要不選擇其他的長老?」

  辛紅衣卻搖了搖頭,拱手道:「謝各位長老,紅衣既然入不了草堂,那便自己修鍊了。」

  雖然聽起來很狂妄,不過以她的家世底蘊,確實不需要長老的教導。

  辛紅衣看向陸長生離開的方向,低聲道:「陸長生,我會讓你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