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8章 新年在線免費閱讀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9章 中毒在線免費閱讀

從莊子回來之後,一切都恢復了日常的生活。年關將至,蕭傾顏開始忙碌起來。

蕭遙最愛的就是學游泳,這是能和姑母待在一起的最長的一段時間。

很快,蕭遙和姜早的學業考核的日子到了。

「嗖嗖嗖——」

蕭遙拿着小弓箭連中靶心。

姜早勉勉強強射中。

兩個小傢伙都通過了考核。

「長公主,如您所見,永寧公主是個學武功的好苗子,姜小姐在這方面也可以培養。」

教兩個小傢伙練箭的是很多年前的武狀元,名為武鋼。只是如今年紀大了,故而退居幕後。

教了小姑娘大半年,因為小姑娘在這方面的天賦而起了愛才之心。

「武先生,您的建議我會考慮的,但一切以孩子的意願為準。」

「那當然。臣謝過長公主。」

蕭傾顏看着這兩個小傢伙,感嘆着人與人之間的不同。

姜早擅長文辭,被多個教學先生誇讚。蕭遙則擅武,能讓老一代的武狀元起惜才之心。

當然,她們其他方面也不差。

所有科目的考核結束之後,兩人都拿了不錯的成績。

蕭傾顏趁機問她們要不要學武功,兩個小姑娘都興奮地答應了。特別是姜早,這對於出身書香之家的她是一種特殊的體驗。

經過本人的同意,下一個學期開始,她們就要開始練習武藝了。其實像姜早這樣的文人世家,從小就學習琴棋書畫了。可蕭傾顏倒是覺得除了書寫以外,其它的憑着自己的興趣就好,所以就讓蕭遙挑一個喜歡的。沒想到蕭遙對於下棋有興趣,畫畫和彈琴倒是看都不願意看。

蕭傾顏也希望她們能夠學習一些技能的,畢竟多技不壓身。

其實蕭傾顏也被拎着練了一段時間的武藝,但是因為太過貪玩,定不住而沒有學成。

想起自己那拖後腿的小時候,蕭傾顏就一陣嘆息。不過玩都玩了,也值了。人的一生裡頭,無論做什麼都是在浪費時間,就不必耿耿於懷了。

很快,除夕快到了,姜早已經放假回去家裡了。

蕭傾顏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情,就打算給小姑娘添置一些東西。

於是,蕭遙看到了自己的置物房堆滿了禮盒,打開一看,是各種衣物和各式各樣的飾品和小玩意。

「遙遙,這些都是我替你準備的,喜歡嗎?」

「姑母給的,都喜歡!」

蕭遙不僅僅是喜歡禮物,更是這些禮物都是姑母精心挑選的,是姑母的一片心意。

「喜歡就好,還有,這是大華寺的平安符,你收好吧。」

「謝謝姑母!」

蕭遙小心接過,放在香囊裡頭。

這種被珍重的感覺,是蕭遙過往沒有感受過的,像是如沐春風。

「對了,我還命人在後花園裡做了鞦韆,你可以去玩。」

「好。」姑母把她當成三歲大的小孩子了。

可在蕭傾顏眼裡,三歲和六歲區別不大,都還是小孩子。

小孩子哪有不愛玩的。

今日是除夕,住在西院幾乎不露面的駙馬出現了。

他就是裴家的裴文,臉色有些蒼白,身體偏瘦弱,模樣卻是十分俊美。

一看就是溫潤如玉的翩翩公子。

這是蕭遙第一次見到駙馬,卻是本能地防備他。

她知道,這個人和姑母名義上的關係是親密的,儘管他們一個住在東院,一個住在西院。

他拿着手爐,取着暖。可是寒風一吹,他還是忍不住嗓子發癢,咳嗽起來。

「駙馬身體抱恙,就無需出來了。」

「今天是除夕,我不出來不好。」

蕭傾顏嘆了一口氣,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何必如此客氣。

「快進來吧。」

蕭傾顏領着他進屋,又吩咐春錦多備一副碗筷。

駙馬一進來,就看到一旁的蕭遙,友善地笑了笑。

「想必這就是永寧公主了。」

「對。她是永寧。」

蕭傾顏下意識回答道。

「裴叔叔好。」

蕭遙有禮貌地打過招呼,她發現姑母並不討厭這位駙馬,兩人看上去還十分相熟。

蕭遙感覺心裏已經有些不開心了,但是卻懂事地沒有表現出來。

「這段時間感覺如何了?」

「還可以,只是冬季到了,這病總會惡化上兩三個月,來年春天,就可以有所好轉了。」

駙馬回答道,時不時咳嗽兩聲。」

「需要什麼藥材就和我說一聲,不要和我客氣。你要是死了,我的處境會更加麻煩。」

「放心吧,這麼多年我都熬過來了。」

裴文苦笑着。

「還是沒有她的消息嗎?」

這個「她」是誰,兩人都知道。

聞言,裴文拿着筷子的手一頓。

搖了搖頭:「沒有。」

氣氛突然變得沉默起來。

「說實話,是我間接害了你。」

裴文搖了搖頭。

「賜婚一事,你我皆無可奈何。」

他倒是感謝她,給了他不少自由的空間和幫助。

蕭傾顏欣賞他的通透,裴文是一位很好的朋友和合作夥伴。

他也隱約猜出她的野心,可態度卻是默認且支持的。

曾經有一日,她問他為何要支持一個女人稱帝。

他說:「只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才能解救你我,我們才能去追逐各自想要的東西,而不是被捆綁在這京城一角。」

裴文原本有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妻,一道聖旨改變了這一切。

而那姑娘也是個性子烈的,說離開京城就離開京城了,至今不知所蹤。

一對有情人就此被拆散,各奔天涯。

蕭傾顏時常為他可惜,只能也派人手幫忙着找。

而現在,在年夜飯的飯桌上,顯然不適合再提起這些。

蕭傾顏怕影響到蕭遙,於是在飯桌上活躍起氣氛來,還真有點年味在裡頭。

吃過晚飯,沐浴過後,就到了守歲的環節了。

蕭傾顏打算明天進宮見母后,就不打算守夜了,便早早躺在床上。

「姑母,我今天晚上能和您一起睡嗎?」

小姑娘變得大膽了,開始說出自己想要的了。

「來吧。」

蕭傾顏倒是沒有拒絕這種小小的要求。

蕭遙高興壞了,抱着自己的枕頭就爬上床。

今天姑母和裴叔叔說了好多話,都沒有怎麼和自己說話,所以,姑母要補償她。

其實這是小姑娘的借口,明明蕭傾顏也和她說了不少話。

靠近姑母,再一次聞到姑母身上傳來的花香味道,淡淡的,十分好聞,反正她很喜歡。

這種味道會讓她感到安心。

這也是這些年來,她過得最快樂的新年了。

第二天,大年初一,蕭傾顏領着蕭遙進宮看望母后了。

沈太后因為之前的顧慮,是不那麼待見蕭遙的。直到蕭傾顏和蕭遙牽着手進來之後,沈太后愛屋及烏,才看蕭遙順眼起來。

「永寧見過太后奶奶,祝奶奶新年吉祥,福壽安康!」

小姑娘長得玉雪可愛,聲音又甜,討喜得很,沈太后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小姑娘這聲奶奶是發自內心的,畢竟這就是姑母的母親。

沈太后在這宮裡這麼多年了,什麼是真心,什麼是假意,她分得清清楚楚。

於是,她愈發喜歡小姑娘了,也明白了自家女兒為什麼喜歡小姑娘。這樣的孩子,有哪個大人不喜歡呢?

特別是見到小姑娘和自家女兒的互動那麼自然,她更是滿意起來。

自家女兒身邊有這麼一個孩子陪着,也是一件好事。

畢竟女兒的人生大事,沒有一件有着落的,做母親的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蕭傾顏對母后是十分了解的,她看得清楚母后在心裏接受了這個孩子。心裏鬆了一口氣,這樣會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沈太后高興地把蕭遙拉到跟前,一點也不吝嗇地誇讚着小姑娘。

弄得蕭遙不好意思起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蕭傾顏在一旁覺得好笑,只好勸道:「母后,您以為人人都是您女兒?只有我才受得了你那些糖衣炮彈。」

聞言,沈太后哈哈大笑起來。

「你呀,都長那麼大了,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頑皮得很。」

這是蕭遙第一次那麼樂意待在宮裡,是因為姑母陪她過來的,還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皇室中的親情。這是她曾經渴求卻又不可得的,可現在,因為有了姑母的存在,一切都變得有可能了。

兩人在壽康宮待了很長時間,沈太后還給了蕭遙一些見面禮,都是十分貴重的,以表示對蕭遙的看重。

從壽康宮出來之後,她們去見了皇帝和皇后,隨後就出宮了。

蕭傾顏不知道,皇帝暗暗看着她的目光,隱忍又犀利,好像是盯上了覬覦已久的獵物。

皇帝把玩着扳指,剋制住內心燃起來的慾望。

多日不見皇妹,她又好像變得更明媚動人了。

這朵大盛的牡丹花,真是名不虛傳啊。

當然,蕭傾顏現在什麼都不知道,還和小姑娘愉快地交談着,上了回府的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