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諭之宿命尋覓記第2章 納盡袋見眾生在線免費閱讀

神諭之宿命尋覓記第3章 你終於來了在線免費閱讀

「真是麻煩!」落姝直接失去耐心,一把拉住張濡年的手,貼近張濡年的額頭,兩人額頭之間產生光圈,落姝用的是妖界的術法-逆憶之術,這個能力能看到被施術之人的最強烈的記憶。

施術者容易被反噬相對應的會失去一部分的記憶。但落姝是魔界聖女,通曉六界之術。這些不足以傷害到她。

「張濡年,張濡越,原來如此」落姝看到張濡年的記憶。

張濡年是當朝太子。

一心只想修鍊仙術,不喜朝中之事,張濡越是他的同父異母的弟弟,在兩人童年時,張濡越因張濡年緣故導致失明。

那時候起張濡年就下定決心修仙就想自己有所修為後,想辦法讓弟弟復明。

「弟弟!我一定會讓重見光明的!」

「等我!」

一次偶然機會,張濡年得知冥界有一種秘術,可以物換物。

一般是拿身上的器官作為交換。張濡年用自己的眼睛換了一瓶靈藥,在回來的路上,被冥界惡靈追趕,因為他手中的靈藥可助他們從惡靈幻化成人形。

落姝根據張濡年的記憶找到張濡越,來到張濡越的房中,張濡越躺在床上,臉色蒼白。

「是誰」張濡越張口追問

「我是你兄長喚來的,他把葯帶回來了,你服用即可恢復,他跟你說過的話你應該還記得吧」

「他欠你的都還給你了」

沒等張濡越說話,落姝直接瞬移離開了,張濡越緊緊握住手中的藥瓶,全身都在顫抖着……

落姝回到城牆上,看着張濡年躺在地上。

「真是個累贅」落姝越來越不耐煩了。

「真想一腳拽下城底」。

看着地上的張濡年,落姝眼前浮現出小時候的自己,她的哥哥為了讓她自由出入魔界,肉身被永生囚禁在魔界深淵。

「算你運氣好」落姝隨手一擺把張濡年收進腰間的納盡袋裡。

血光衝天。無盡地血色霧氣在繚繞,陣陣腥風聞之令人慾嘔,猩紅的血水,匯聚成河。遍地的殘破肢體,內臟,手腳,頭顱,到處都是……

「真是麻煩,最討厭來到這裡了了」落姝捂着鼻子踏過這些充斥着無盡地陰森氣息。

落姝看着納盡袋,嘴角一挑。直接瘋狂搖晃着納盡袋「我不舒服,你也給我不舒服」

「姑娘,我這是在哪裡?」張濡年在納盡袋裡黑壓壓一片。

聽到落姝的聲音便喊了起來,「姑娘」張濡年背後突然冒出一句話「別喊了,她聽不到的」

張濡年警惕起來「你又是何人」

「我是花族的葯谷精靈,我是被她捉進來的,她聽不到你說話的,她嫌我們太吵了,就直接施法屏蔽聲音,我們的聲音傳不出去的」葯谷精靈在張濡年背後的一個角落感慨着。

「她為什麼要捉你」張濡年問道

「因為我偷吃她的仙果嗚嗚嗚」葯谷精靈直接哭起來了,張濡年直接蒙了。

「別哭啊」葯谷精靈越哭越大聲。

「閉嘴,要不然我燒了你」火靈子飛到葯谷精靈面前威脅葯谷精靈。

「你又是誰」張濡年沒想到這裡竟然有兩個小生靈。

「我?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火靈子,可是仙界白羽風將軍的靈寵」

「我呸呸呸,還仙界靈寵,還不是偷跑下凡間搗蛋,把一座城給燒了,然後被落姝被打了一頓,丟進納盡袋裡來」水仙花說著憤怒起來「要不是你,我會被落姝捉來救火嗎?」火靈子直接沒話說了。

水仙花,是水族,其母花族與水族王子相戀,水仙花擁有兩個種族的靈力。

「原來不止兩個小生靈,竟然有三個?」張濡年越來越好奇裏面的事了,也對落姝充滿了好奇心。

「什麼三個,起碼幾十個……」在這個納盡袋有幾十隻小生靈,由於每個的性情不同,被落姝分開空間放着。這個空間目前有四個生命包括張濡年。

納盡袋裡可以創造無數的時空和場景,因人而變。

「你們這麼一說落姝姑娘是個十惡不赦之人嘍?」張濡年試探性問問這些小生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