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她進去的時間並不長,陸知遠在門口站着。那是他第一次開始想,如果,如果自己成為她的家屬,那麼今天是不是就可以幫她做這個選擇。
是不是就可以把她保護在這些不能承受的東西後面。
最起碼,是不是有資格和她一起站在這扇門後面。陪着她,而不是只能由她一個人去面對。
那是他第一次開始想。彼時,他尚不明白自己想的是什麼。
後來他才意識到,那可能是他第一次開始理解,什麼是伴侶,什麼是婚姻。為什麼要有伴侶,為什麼要有婚姻。
這實在是個太沉重的話題。而他居然在那扇門關上的短暫時間裏,突然開始理解。
沈輕程很快出來了。「選好了。」她仍是掛着那清淺的笑容,眼底是有淚意的。
她走上前踮腳摟住陸知遠的脖子,附在他的耳邊說,謝謝你。
「謝謝你,陸知遠。」
陸知遠一時之間手腳都彷彿不知道怎麼擺放,愣了一下才知道回抱住他。
他的心瞬間軟的像水一樣。不敢親她也不敢把她抱起來,更不敢推開她說我們回去吧。
他就這樣愣愣地站着,被她抱着。
良久,沈輕程放開他,說我們回去吧。
她打起精神的時候風神韻轉,眼中自有光亮。
好,好。陸知遠笨拙地點着頭帶她走。
路上他開着車。實際上,自從有了她之後,他便不喜歡用司機了。他不想有別人在。
他時不時側眼看她靠在座椅上閉目。她實在是太累了。

沈輕程閉着眼睛,也並沒有睡着。很多年後回憶,她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愛上陸知遠的。
謝謝你。陸知遠。
她活了快30年了,心理年齡可能有60歲。
但第一次有一個別人對她說,不用你管,我都會處理好。
我都會處理的很好,你放心。
年少時候讀紅樓夢,始終沒看懂寶黛之間是何時互相剖白了心意。看書評說,是寶玉說的那一句「你放心」。那時候怎麼懂得,只覺得「你放心」怎麼能是告白。
這世上有那麼多告白的話,比如「我愛你」,比如「嫁給我」。
為什麼會是一句「你放心」。
年紀輕輕的小姑娘怎麼會懂。
直到走過平湖煙雨,歲月山河,才明白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都懸着心。
大多數人和自己分別走,仇家和自己對着走,難得的朋友和知己才能陪着走。
沒人能說出來這句話的。能陪着走的人已經非常難得,也只能說出來一句「別擔心」。
沒人能讓自己放心的。各人有各人的心要擔,哪裡還擔得起別人的心。
不意想此生還有一個時刻,有人要替自己走,無端端說出來一句「你放心」。
沈輕程明白,這句話,就足以令人感激了。
從此之後,沈輕程在他身邊,便開始不由自主地放鬆。
這對她來說,尤為難得。
她和這個世界之間,有一層嚴格的個人邊界。
她是如此抗拒自己的邊界被破壞,有人進到自己的邊界中來。這總是令她感到緊張,以至於房間里只要有別人她都睡不着。
但現在,她在他身邊不緊張了。
她終於開始接受,有別人在她的世界裏了。
*
但架還是要吵的,畢竟兩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沈輕程要去陸知遠的公司上班。明着的理由是不想脫離社會,實際上還是在給自己鋪後路。
她感念於陸知遠偶然間流露出的人性,但她親眼見過陸知遠對人的欺凌和踐踏,明白陸知遠哪裡能指望。
沒有人比沈輕程更明白他的不可託付和不可依靠。
無名無份,無依無傍。陸知遠今日和她蜜裡調油,明天就可能翻臉不認人。
她不知道陸知遠給她置辦的那些首飾具體值多少錢,但是她知道這種贈與隨時可以被收回。而她還要籌備家裡下一期的靶向藥費用。
看別人臉色和按自己的心意是不一樣的。陸知遠口口聲聲諷刺她從來都揣摩別人心意,沒為自己活過,卻要把她鎖起來揣摩他的心意。
於是她想去實習。她需要一些工作經歷來方便日後找工作。她總不能一直在情人這個行業混下去。
而陸知遠,又如何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他氣沈輕程不相信自己,又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