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她做的很好。輕重緩急,事無巨細,樣樣合陸知遠心意。在合作方面前,她幫着敲邊鼓,遞話柄,哪裡求的來這樣好的幫手和他一起狼狽為奸。
陸知遠一度真覺得挺好的,她給自己省了不少麻煩。
直到有天喬冉進來的時候,看到陸知遠對着一份文件,面色不虞。
「把沈輕程叫來。」他抬頭看見喬冉,對他說。
喬冉有些為難。沈輕程避嫌避得緊,從來不願意進陸知遠的辦公室,都是讓人把文件帶進來。
「叫來。」陸知遠用手指在實木桌上敲了敲。
他知道喬冉猶豫了,越是這樣他越生氣。我倒要看看這個女人是不是就不進我的門了。
沈輕程還是來了。
她垂手站在桌前,像他第一次見她時一樣。
陸知遠把文件丟在桌上。「這個你看過了?」
沈輕程拿起來掃了一眼。「看過了。」
「沒問題?就這麼交了?」
沈輕程點點頭。「沒問題。」
陸知遠啪的一聲把筆擲在桌子上。「沈輕程你少和我裝!這是你老東家MPB提交的諮詢報告,裏面的數字和我期望的根本不一樣!」
面對他的發怒,沈輕程無動於衷。「好的陸總,我去讓他們改。」
陸知遠的語調慢慢低了下來,卻越發透着危險。
「你不可能不知道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你包庇MPB安的是什麼心?」
「等着你老東家重新對你伸出橄欖枝,你就長了翅膀可以從我這裡飛了是嗎?」
陸知遠眯起眼睛,像打量獵物一樣打量着她的表情。
他怕。他實在怕。他日夜提心弔膽怕沈輕程尋個空子抓到了錢,那他就再也沒有辦法把她鎖在自己身邊。
沈輕程低眉順目。「陸總,不是的。其實,諮詢這個行當,就是幫人博弈的槍而已。」
「有的公司管理層和董事會爭權,管理層想做的事情做不了,所以需要諮詢公司出面來論證管理處的提案有多好,說服董事會。」
「管理層不過是借諮詢公司的嘴,說自己的話而已。」
「但陸氏,是牢牢把控在您手裡的。董事會的大部分股權,一部分在您手裡,另一部分通過您妻子薛家的關係掌握在您手裡。」
「所以您其實根本也不需要諮詢公司這張嘴。無論他們論證出來的結果好還是不好,只要您想做這個項目,就能做。」
「所以MPB早晚是要被炒了的,本質上陸氏沒必要花他們這筆錢。」
「我沒有糾正也就是想着,如果您想裁他們,正好這份報告里的錯誤就是個理由。」
沈輕程一番話說的清清楚楚,沒有絲毫隱瞞。
她摸透了陸氏的股權結構,猜准了陸知遠的心思,也沒有隱瞞自己對於這些的了解。
甚至還給陸知遠送上了一份讓他可以順水推舟和諮詢公司毀約的文件。
多麼忠心得力的下屬。

陸知遠卻沉默了。
沈輕程的城府,他早有了解。
但他現在越發覺得這個女人,心思深沉似海。
這番話,她對着自己是這麼說,那對着MPB呢?
她是不是已經暗示了MPB這些信息,讓對方做好找下家的準備?
實際上,這個錯誤甚至都有可能是她讓MPB故意做錯的,早點放棄和陸氏續約的打算,再找下家。
MPB是她的老東家,如果此番受了她這麼大的恩惠,是不是她又重新和高層搭上了線,offer就在路上了?
不行,她不能再留在這個公司里了。她不能再有和其他人搭上線的機會。
於是陸知遠沉默半晌,笑。「幹得不錯。是我錯怪你了。」
「程程,過來。」他伸手,對着沈輕程笑。
沈輕程無奈,還是走了過去。
他一把將人抱起來放在腿上,低頭親吻她的耳朵。
沈輕程的耳朵極其敏感,於是她面紅耳赤地推着他。
「程程,從明天開始,不要過來了。我可以在家陪你。」他的唇一開一合觸碰着她的耳朵,輕輕地說。
他說的溫柔,沈輕程卻聽得心底一涼。
她推開陸知遠起身。扭頭就走。
沈輕程沒上司機的車,出門就打車去了商場。
買什麼呢?她也不知道。她不是有物慾的人。陸知遠給她的副卡,她從來就沒用過。
但還是要買,挑貴的買。她買了一堆自己不喜歡也沒用的東西,看見就買。
陸知遠看着手機上一條接一條的付款信息提醒,不由得笑。
原來所有女人都是這樣嗎。連沈輕程也是這樣嗎。生氣了就花錢泄憤。
他無所謂,關掉了信用卡支付通知,繼續工作了。
晚上下班他回家,進門便看到客廳里堆着的小山式的盒子。
他饒有興緻地拆了幾樣,心頭一涼。這不會是沈輕程喜歡的東西。
實際上,絕大多數都不是沈輕程自己會用的東西。
他低估她了。她沒有物慾,不貪富貴。她買這些,只是為了給自己臉色看而已。
這不是一件好事,對他來說,非常非常地糟糕。她沒有慾望,自己就沒有拴住她的繩子。
於是他面色陰沉地上樓,沈輕程窩在床上不搭理他。
他打起笑意上前獻殷勤。「怎麼了,還生氣呢?」軟語溫言,滿臉笑意,他自認為已經極盡小意了。
沈輕程在臉上也堆起笑。「沒,有點累了而已。」
說罷不動聲色地躲過陸知遠摟過來的手臂,「吃飯了嗎,我去叫阿姨準備點飯菜。」
阿姨見陸知遠回來,早在廚房裡準備着了,哪裡用得着她叫。
陸知遠心念一動就想發火。顧及着兩人的關係剛有緩和,再加上自己確實是沒安好心想圈住她,終究是又忍了下去。只煩躁地一把扯掉領帶和她下去吃飯。
沈輕程早就吃過了,也不陪他,看他在餐桌前坐下便要轉身去書房。
「過來。」陸知遠耐着性子叫她。「陪我再吃點。」
沈輕程聞言回身坐下。
阿姨感覺到氣氛不太對,也不敢多話,急急忙忙把碗筷和菜一樣樣端上來。
又見陸知遠滿臉陰雲越發慌張,一不小心差點摔了一個碗。
沈輕程卻突然被觸動心腸,不由得笑出聲來。
二人見她笑俱是訝異。沈輕程也不說話,上前接過阿姨手中的東西,自己來布置碗碟。
阿姨忙道謝着下去。陸知遠讓她坐下,摔個碗有什麼要緊。
沈輕程嗤笑一聲,面上似笑非笑。
「吃誰的飯,可不能砸誰的碗啊。」她說。
陸知遠把筷子啪的一聲擲在桌上。「沈輕程你沒完了是吧!」

沈輕程的話,擺明了是自己罵自己。吃他的飯,端他的碗,就要聽他的話,一點其他出路都別想。
她罵自己的話落在陸知遠耳朵里,卻比罵他還要傷人。
沈輕程卻笑得像個花骨朵一樣。「什麼有完沒完的,陸總還是吃飯吧。」
陸知遠的火氣越發壓不住,不依不饒地和她吵。
「什麼陸總陸總的,要真拿你當吃飯的,你這個叫法早就一口飯都吃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