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當一個老套的故事有了後續

第10章 被逐出門

然後道長再說幾句勸人良方,類似於什麼「夫妻本是同林鳥,失而復得方知好」之類的,書生聽了金蛇道長的話,痛哭流涕,隨後改過自新,發奮讀書,後來金榜題名,考中狀元之類的故事。

這故事我聽的都膩的不能再膩了,甚至像這樣的故事,我一下午可以編出一百來段兒,而且個個不重樣兒,當然,我是指名字。

倒不是說我編故事的能力或者起名字的能力有多強,主要是老太太這類故事給我講了太多了。

本來以為老太太彌留之際會給我講一個跟我紳士或者其他有關的故事來,或者最起碼你也得給我講個有意思點兒的故事,有點兒新意才好嘛。結果你講了個俗的不能再俗,老套的不能再老套的故事給我聽,是不是有點兒敷衍觀眾的意思了?

老太太的故事已經知道結局,我有些百無聊賴的模樣,但是老太太仍舊認真的說著:「但是這位金蛇道人從他家路過的時候,發現他家妖氣衝天,便知道這家人是鬧了妖邪了。」

想到這裡,我有些不耐煩的打斷說道:「於是金蛇道人便幫助這位公子捉拿了妖邪,並將妖邪用很殘忍的方式給剿滅了?老太太,這故事講了都多少遍了,我之前還能聽得進去,這回你再講是不是就沒啥意思了呀?能不能換個新鮮點兒的呀?這故事講的我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老太太有些不高興的瞥了我一眼,似乎在埋怨我打斷她講故事。

按理說,像之前我從來不會打斷她講故事,即便她講了N多遍,我也是津津有味的聽着。

但是這次,不知道怎麼的,我沒來由的心裏一陣煩躁,可能是到了叛逆期吧,也可能是老太太之前的表現和當初對我的好的狀態不一樣了,我沒有心思再跟他糾纏下去,只想趕緊該幹嘛幹嘛去,眼瞅着都要期末考試了,我還得準備準備呢。

老太太沒理我,繼續往下說道:「這位金蛇道長找到了那位公子,便把情況如實告知,公子一聽之下,大驚失色,便求道長救命,道長便給公子定下一條毒計,最後將妖邪捉拿,最後將妖邪斬去頭顱,剝皮拆骨。」

講到這裡,故事也就該到了頭了。我剛想站起來伸個懶腰,沒想到老太太繼續往下說:「但殊不知啊,這位金蛇道長給自己的家裡惹下了潑天大禍,這個妖邪呀,是一隻狐狸精,而且是修鍊成精的狐狸精,法力異常高深。但是,敵不過的金蛇道人詭計多端,最後還是敗下陣來,臨死之前發下詛咒,說要讓金蛇道人斷子絕孫。」

說到這裡,老太太頓了頓,臉上的表情說不出來的古怪。

故事的劇情有了後續,這讓我一下子就來了興趣,問道:「那後來呢?」

老太太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好一會兒才說到:「要說斷子絕孫呢?這位金蛇道人必定是斷子絕孫了,他也沒有兒子,只有個女兒。」

經常跟老太太打交道,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有女兒沒兒子,那就相當於是絕戶了,如果再不找個老伴兒生個男娃的話,那就跟斷子絕孫是差不多的意思,不過故事裏邊兒這金蛇道人已經60多歲的年紀,不知道還能不能生出小孩兒來。

再者說了每一個故事裏邊兒的道長和尚什麼的,基本上都沒啥錢,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兒,還特么是個道士,想找一個還能生孩子的人結婚,估計費點勁,也沒有女的願意看得上他們,也沒人願意跟他們,更何況還是個雲遊的道人,一年到頭都見不上一兩面兒,嫁給這樣的人,那不是守了活寡嗎?

正在我這邊胡思亂想的時候,老太太說道:「自從降服了這妖邪之後,金蛇道人便感覺自己時日無多,便將女兒託付給了公子,自己呢,去往北方繼續雲遊去了。後來這位女子跟公子朝夕相處之下,有了感情,二人便結為夫妻,之後便有了後代。」

故事講到這兒,我心裏琢磨,這公子還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近水樓台先得月,這老道長救了自己一命,不說給老道整點錢,給老道整點兒好處什麼的,還將人家閨女給當了老婆了,白白得了一條命,又白撿個老婆,這事要攤我身上,我做夢都能笑醒。

「這位公子為了感念道長的救命之恩,便讓自己的第二個兒子隨了金蛇道長的姓兒,」說到這裡,老太太挑了挑眉毛:「自此之後,這位金蛇道長便有了後人。」

不過我這心裏也琢磨,你說這公子也是閑的哼哼,你自己兒子不跟你自己姓兒,你跟人家道長什麼姓兒?人家道長沒有後人,也不必遭那狐狸精的報復,你這可好,畫蛇添足,坑了自己後輩兒不說,還給人道長後邊兒給坑上了,自爆卡車了屬於是。

說到這裡,老太太神色一凝,眼睛如同兩把鋼刀一樣盯着我,看的我一陣兒都不自在。

直到我渾身發毛,開始打冷戰的時候,老太太才幽幽的問道:「你知道這金蛇道長姓什麼嗎?」

我心想,廢話,你根本就沒說,我哪兒知道這道長姓什麼,再者說了,你之前還問我那本書到底叫什麼?那破書連封皮兒都沒有,我哪兒知道叫什麼呀?要是你不告訴我,我哪兒知道叫什麼金蛇降魔錄?

不過這金山道長也夠自戀的,還叫降魔錄,真以為自己是真武大帝呀。

心裏這麼想,但是嘴上不敢這麼說,畢竟老太太那眼神兒就跟是人的毒蛇一般,一下子給我嚇得說不出話,加上平時老太太的**,我也不敢拿出平日里和老太太鬥嘴的架勢。

老太太看着我的模樣,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幽幽的說道:「那位金蛇道長,道號黃靈子,俗家本名叫曹清。」

突然,我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姓曹?」

老太太越有深意的說道:「不然你以為這本書是哪兒來的?」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救命啊!我穿成未來被殺的反派繼父完整版 變着法兒的欺負我偏生 程頌綾宋祈廷求書 小夫人一身反骨,大叔乖乖臣服無彈窗 精選盛茵池野 暴虐!偏執君王哭着求她原諒 你什麼長輩領導欺負我 四合院穿成浪子後,他洗白了作品 天色愈見昏暗 愛吃干烘茶荒神獸 我一炮灰女配,居然越級爆S級道具!全本 我買下了全城的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