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離 小說 第9章_莉芙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這是我國公府馬車,宋公子為何在車內?」

韓幼玉的聲音冷得不行。

「玉兒,不得無禮!」韓智闊步而來,「你與阿勻自有婚約,由着他陪你去宮宴也是應該。」

「爹!」

韓智眼神示意,「玉兒,爹都是為了你。」

女兒不知今晚的兇險,皇上被豬油蒙了心思一般,竟然真的聽從宴都王的話,不遺餘力促成此事。

韓智人到中年,是斷斷不會容許自己的女兒和親。

韓幼玉心中苦海翻騰,今生她提前招惹了裴胤那廝,竟出現了這許多意外,打得她措手不及,她該如何應對!

此刻,宋晗勻倒是笑得溫柔,還親自下馬車,儒雅非常。

「韓小姐坐這兒,時間還早,宋某步行入宮即可。」

「誒。」韓智攔住他,「玉兒是被老夫寵壞了,賢侄切莫生氣。皇宮據此甚遠,賢侄受累陪同玉兒,哪有步行而去的道理,快些上車吧。」

說著,他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

「……」沒法子了,韓幼玉只能認下,反正局勢已經足夠混亂,再亂一點也沒關係。

她緩步上車,施施然坐在車中。

見此,宋晗勻收起眼中的得意,他反倒是要感謝宴都王的手筆了,不然國公爺怎麼可能會撮合他跟韓幼玉兩人。

有此機會,他只想緊緊把握住。

宋晗勻走上馬車,從懷中拿出一袋油紙包。

「宋某買了些酸梅,韓小姐若是暈車,可以吃些緩解。」

倒是貼心。

韓幼玉嗤笑,閉眼不去接,男人總是這樣,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春如坐在小姐身邊,防備宋晗勻跟防賊一樣,小心的不行。

她真的是意外極了,這宋公子哪來那麼大的臉,之前臉皮都撕破成那副德行,而宋公子還這麼巴巴貼上來。

讓人生氣!

宋晗勻手伸了一會兒,見她遲遲不來拿,淡定收回。

他端坐在車廂旁側,只坐了一小塊地方,倒是規矩的很,除了這有些不太安分的眼睛。

宋晗勻時不時偷-看韓幼玉一眼,她今日一身蔚藍長裙,襯得她肌膚白皙,她閉眼淺寐,沒了往日里的張牙舞爪,還是挺好看的。

一眼不夠,又看一看。

靜了會兒,偷偷又是一眼。

宋晗勻覺得自己着魔了一般,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睡夢之中,儘是她對自己的折辱,但偏生,她的音容笑貌全然刻在腦海中,完完全全揮之不去。

她越是對他無禮,他越是生氣,她的痕迹便刻在心中越深。

這是怎麼了?

宋晗勻迫切想要答案,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恰好,她緩緩睜開了眼,清冷的眸子瞬間撞入他的眼,宋晗勻受驚,猛地咳嗽起來。

韓幼玉譏笑斂目,「宋公子還是自己多吃些酸梅吧。」

宋晗勻咳了會兒,才壓下心中思緒,尷尬側開頭,偷-看人都能把自己嗆到,真真是丟人!

接下來,他倒也不敢再偷-看了。

到皇宮內,一路上都非常安靜。

直到下車,韓幼玉要下車之時,宋晗勻殷切伸手,想要接她。韓幼玉直接視而不見,大步下車,隻身走遠。

宋晗勻看了看自己的手,坦然收回,竟也不覺尷尬,似乎是習慣了。

「賢侄。」

「國公爺。」

「賢侄不必客氣。」韓智用手臂撞了撞他,「賢侄以往能哄得玉兒開心,這兩日因那和親之事,玉兒心情越發不好,賢侄可要辛苦一二,費心哄人啊。」

也好趁機抓住玉兒的心,令她順從婚事,避免和親。

聞言,宋晗勻心中便是一陣苦澀,只能乖乖稱是。

有大臣上前來打招呼,韓智去陪。

宋晗勻一人被留下,他反而鬆了口氣,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國公爺說玉兒的變化。他已經不像以前那樣,能籠絡住她的心了。

忽然,他找不到她的身影了,宋晗勻匆匆去尋,發現她竟又跟宴都王站在一起。

有一種委屈纏上宋晗勻的心頭。

韓幼玉今日打扮的普通,但她天生容貌過人,加之一身氣質,哪怕站在人群中,也是無比顯眼。

她方才正想買通宮監,為她安排一處偏僻地方,還未打點完,宴都王這廝竟直直走上了來。

「一日不見,韓小姐越發光彩照人了。」

裴胤含着淺笑,眼中邪意蔓延,不加掩飾。

因為和親跟西趙使臣,韓幼玉心情不好,不想委屈自己應付裴胤,語氣敷衍。

「見過王爺,我身子有些不適,就不打擾王爺雅興。」

才走一步,她的去路被封住,裴胤身體微微前傾。

「怎麼,是受驚了?身體哪裡不舒服,本王為你安排太醫……」

裴胤的話被一個冷眼打斷。

韓幼玉的眼神更冷,冷中交雜着嘲弄,「怎麼,這才短短几日,王爺就如此關心,這是已經戀慕上臣女了?臣女可真是欣喜若狂。」

「韓小姐未免自戀了。」

裴胤快速否定,快得他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

哪怕只有一點點……

韓幼玉笑得燦爛,她不再掩飾暴虐的心情,直直發泄:「王爺瞧見臣女身後這位了嗎?多謝您的一手安排,令臣女陷入無法選擇的地步。日後若有機會,臣女真想好好『報答』呢!」

「哦。」這是正式宣戰了嗎?

裴胤隱隱興奮,他笑容玩味,「那麼本王時刻恭候,至於那等子尾巴,本王出手替你除了便是,韓小姐不必稱謝。」

他看向遠處的尾巴宋晗勻,心中不悅,裴胤記得自己提醒過對方的。

目的達到,韓幼玉笑容加深,有了一點真心,「王爺說到做到才好啊。」

說完,她便不想再糾纏,抬步往遠處而去。

韓幼玉知道爹的心思,她不想當眾頂撞爹,令他不快,但又不想更宋晗勻有更多的牽扯,那麼借他人之手是最好的。

至於目的能不能達到,恰好也是她試探裴胤的一條線——一舉雙得!

韓幼玉才入宮宴,春如匆忙追上,附耳說道:「小姐,今晚宮宴要獻藝,而皇后已經內定了您獻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