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離 小說 第7章_莉芙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韓幼玉一言不發,緩步踏入屋中,空氣頓時凝滯了起來。

她唇角輕笑,一步一步,如獵人懲罰獵物般的態勢,優雅且傲慢。

她才走到桌邊,林氏便受不了了,匆匆上前,「玉兒……」林氏在對方的眼神提醒下換了稱呼,「這快到傍晚了,你餓了吧,想吃什麼,嬸娘這就去給你做。」

「不了。」韓幼玉怕臟。

她覺着好笑極了,這兩人明面上捧着她敬着她,而暗地裡卻諷刺貶低她,可真是好笑的很。

韓幼玉原本還想來敲打宋晗勻一頓,讓她放棄不該有的心思。而看到他們的卑劣,她覺得自己這一趟當真是多餘。

「宋公子,聽你宏偉壯志,那麼本小姐祝你登的高跌得重!」

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韓幼玉!」

宋晗勻居然並未惱羞成怒,反而不再偽裝,把他原本一面顯露出來。

「你生在國公府,天生優渥,哪裡知道任人踐踏的苦,像你這樣的貴女僅靠家世,不用奮鬥,便什麼都有了。宋某的苦,你何曾知曉!」

聽着這句話,韓幼玉眼底掀起暴風驟雨。

那晚,暗夜街邊,細雨不斷,她失去了所有,而全是拜他所賜。

她猛地轉身,憤怒望着他,所以前世宋晗勻是嫉妒她,罔顧她跟國公府對他的付出,也要令她痛不欲生。

原來,宋晗勻是要她經歷一遍他的痛苦,他這是報復!

十足的報復!

「所以你便誆騙貴女,索取她,繼而踐踏她。」韓幼玉鼓起掌,「好,真是好極了!」

陡然間,一種無名惶恐鑽上宋晗勻心頭。

韓幼玉眼中瘋狂至極,「你會為你今日的話後悔的。」

說完,她轉身就走。

春如覺得小姐不對勁,匆忙跟上,手足無措哄人。

「小姐,您別為了那等卑劣之人傷身啊,多不值得!」

「的確不值得。」韓幼玉點點頭,「走,隨本小姐去消遣消遣。」

……

千徐樓頂層,日近黃昏,眺望看去,掃盡江山盛景。

韓幼玉手握一壺酒,坐在柵欄邊上,自顧自醉飲。

春如開門進來,見佳人肌膚勝雪,氣質清冷,但舉手投足皆是世家矜貴,真真是讓人挪不開眼睛。

「小姐,膳食端上來了。」

「嗯,吃吧。」

韓幼玉才坐起身,外頭吵鬧聲不斷。

「本王就是要在這頂樓用膳,你去把裏面的人趕出來!」

韓幼玉眉頭才皺起,門便被人踹開,一群穿着短袍窄袖之人闖入,他們每人手上都握着酒,似乎是要藉機耍酒瘋。

「呦,好漂亮的小妞!」

「小妞你一人吃飯是不是寂寞,不如我等來陪你用膳!」

韓幼玉覺得這世界還真的是小,她只是外出吃個飯,都能遇到西趙國的來使。

「諸位使臣既想在此用餐,那麼我等避讓就是。」

說完,她才往前走了三步,就被人攔住了去路。

淳于禪伸手攔住她的去路,「韓小姐這麼著急走做什麼,我等又不會欺負了你去,只不過是韓小姐美名在外,想要讓你陪我們吃一頓飯而已。」

「放肆!」春如生氣了,「我家小姐千金之軀,爾等怎可無禮!」

聞言,淳于禪故作委屈,「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韓小姐瞧不起我等,還是說國公府看低我等使臣。」

韓幼玉皺眉,對方有意將事情鬧大,想故意把國公府拖入兩國攀談之中……或者說,對方是在逼她就範。

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怎麼還會由人牽着走。

「既然來別人家做客,便該遵守當地禮儀。我朝素來如此,難道西趙國不是?沒關係,使臣們第一次來我朝做客,日後多來幾次,總會習慣的。」

這是詛咒!

淳于禪的臉上布滿陰鬱,這個韓家大小姐在詛咒他們西趙國多次戰敗!

看她伶牙俐齒的,他倒是小看她了。

他正要發作,韓幼玉反而坦蕩一坐,「使臣們不懂我朝規矩,無妨,本小姐願意代為講解。春如,去樓下找來書生儒士,令他們來給陪臣聊聊天。」

只要外頭人一上來,淳于禪計劃便全部失敗,他哪裡肯。

春如從心裏覺得小姐厲害,她正要去找,來路被打斷。

淳于禪三步並作兩步,用貪婪的目光看着她的臉,「當真漂亮,這樣的美人兒還聰明,不如你當和親公主。」

不等她回答,淳于禪譏笑出聲:「別著急拒絕,老子會讓你同意的。」

說著,他的手撫了她的手臂,猛地一拉,美人被迫入懷。

淳于禪深深吸了一口,「你可真香啊。」

「放開!」韓幼玉眼中充滿了詫異,這裡乃是大齊,勝者王都,這這群戰敗國的使臣真敢對她無禮!

她還想說,淳于禪便更快,「你們東齊不是最注重名聲的嗎!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本王碰了你,你還敢不嫁?」

「卑鄙!」對方竟然想要用這種方式來逼她就範。

淳于禪的手摸着她露的幼嫩肌膚,面上布滿色:「韓國公哪怕再反對,也改變不了你和親的命運。嫁給父王那種老頭,還不如跟了本王!」

韓幼玉伸手抵抗,但她一弱小女子,哪裡是這等壯漢的對手。

她感受到對方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實在是讓她噁心壞了。

春如被其他西趙使臣捂住了嘴,韓幼玉竟是連求救的法子都沒了。

淳于禪快速把人抱在懷中,看着她滿臉的着急,他便越發興奮,往日最喜歡馴服這等烈性女子了!

「撕拉」一聲,衣服被撕扯開,韓幼玉大驚失色。

她匆忙推開淳于禪,匆忙用衣衫遮住露出部分,才跑兩步,又被拽回來。

「救命!救命!啊……」她的嘴巴被捂住了!

韓幼玉無奈極了,誰能救救她?

誰能救救她?!

淳于禪激動:「你是老子的了!」

「碰——」

大門被人一腳踹開,一紫衣華服男子優哉游哉走入。

「呦,這兒倒是熱鬧的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