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離 小說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聞言,韓幼玉手一松,手上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裴胤,你這個混賬!你到底要幹什麼!

韓智看到女兒失態的樣子,心中更加心疼,他花了那麼大心思養大的女兒,竟然撞上了這倒霉事,實在是便宜宋家那小子了。

「玉兒,你委屈一下,下嫁給宋家,有爹給你做靠山,阿勻斷斷不敢欺辱了你去。」

這話太熟悉了。

前世爹也是這麼說的,有他在,宋晗勻不會欺負她。

可那混賬後面是怎麼做的,寵妾滅妻,為了孫雪瑩的孩子,竟然活活謀殺了她的兒子!

韓幼玉的聲音近乎嘶吼:「爹,我不嫁!嫁他,我寧願和親!」

「玉兒,聽話!」韓智成了一言堂,「爹已經派人去宋家了,這宋家,你不嫁也得嫁。」

「爹!」

韓幼玉還想再說,但是韓智已經走遠,她追不上了。

她差點把自己的手指掰斷,「裴胤,你個混蛋!」

男子痞氣聲音在屋中響起,「是誰在背後罵本王啊。」

聲音從上面傳來,韓幼玉抬頭,樑上男子翹着二郎腿,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在上面呆了多久。

裴胤翻身下來,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才一日不見,韓大小姐何至於在背後如此辱罵本王。」

韓幼玉一眼就發現了那玉佩,赫然就是她找了很久的那塊,她看向春如,「去門外守着,不準任何人進來。」

「小姐!」

春如不肯離開,滿是警惕的看了一眼裴胤。

「行了,出去吧,宴都王不是這樣的人。」韓幼玉眼神明示,春如才心不甘情不願離開。

裴胤大大咧咧坐在上位,自顧自倒了杯水,全然把女子閨房當成了自己的家。

「韓小姐就如此放心本王,上次花園之中,韓小姐的態度可不是如此的。」

韓幼玉笑着往側走,坐在右側,不答反問:「王爺不請自來是為何?道歉,還是打聽消息。不管怎麼說,本小姐遇到王爺,可真是倒、了、血、霉、啊!」

最後五個字,她是看着裴胤說得。

論胡作非為,她還是低估了眼前這個男人。

裴胤身體前傾,「誒,怎麼能說是倒霉呢!韓大小姐要真的不想嫁入宋家,也不想去和親,本王倒是有一好主意。」

韓幼玉不理睬。

裴胤也不介意,主動說:「韓小姐可以嫁給本王啊,本王可不會嫌棄,只要韓小姐主動去勸說國公爺。」

說完,他緊緊盯着韓幼玉的臉,巴不得她發飆。

但顯然,是他輸了,她還是那麼淡定。

這世上,彷彿沒有一樁事能夠讓韓幼玉失態一樣。

「王爺做得一手好夢啊,本小姐去求國公爺,令國公府在宴都王府面前丟盡臉面?最後王爺撩-撥臣女,得了臣女的一顆心後,再一腳狠狠踹開,說不準為了避免麻煩,就打發臣女去和親?好算計啊。」

韓幼玉大膽猜測,而裴胤的臉上露出沒勁來,她還真的是猜對了。

這個混蛋!

有機會,她一定要往狠了虐他。

但很快,裴胤臉上露出興味來,獵物太聰明了,他很喜歡,這場遊戲彷彿更加好玩了。

此刻,他說出的話倒是有了一分真心:「西趙王的年紀都足以當你祖父了,本王可不會那麼狠心。話說回來,韓大小姐若是真的討厭宋家小子,本王也可以委屈自己……」

「不必了。」韓幼玉一口回絕,毫不猶豫。

裴胤的心揪了一下,只是速度太快,快得他自己都沒能感受到,「韓小姐可真是絕情。」

韓幼玉知道這個混蛋不好掌控,他的真心更是難以捉摸,好不容易得到了他的興趣,這場掠奪才剛剛開始,哪能那麼快給裴胤甜頭。

「王爺還是快回去把,春如已經去請爹了。」

裴胤坐直了身體,方才用正色看韓幼玉,這個女人還真的是跟韓智老頭一樣,聰明又狡詐!

有趣!

他喜歡!

「國公府今日熱鬧了些,本王再留在這裡也不太好,就先行一步。」

「煩請王爺以後別再不告而來……」韓幼玉側身,發現裴胤早早離開,屋中哪裡還有他的人影。

他的武功竟高超到這個地步,來去隨心?

韓幼玉覺得以後說話要注意點,鬼知道什麼時候會壞了她的全部謀劃。

……

宋家,家徒四壁的平民房中。

林氏高興的不行,「多虧了那宴都王,韓幼玉還不是得乖乖嫁入我宋家!我兒,等這個尊貴的韓大小姐入府之後,我們可得好好照顧她。」

那日楓林的恥辱,林氏還記得清清楚楚。

宋晗勻聽到國公府的消息後,心中也長長出了一口惡氣。

「只是韓幼玉貪慕權勢,又膚淺無知,倒是讓阿勻你受委屈去娶這麼個女人。」

林氏一陣嘆息,彷彿宋晗勻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宋晗勻頷首,頗為認同:「娘,為了宋家,為了能夠給爹昭雪,孩兒是願意的。」

娶個女人,哪怕他不愛,放在家中當擺設好了。

林氏給兒子捏了捏肩膀,「娘知道你喜歡雪兒,我已經跟雪兒說好了,只要你跟韓幼玉成親,娘就做主把雪兒抬為貴妾。婚後,你大可以隨心,照顧好雪兒,也不必搭理韓幼玉,平白給了她臉面。」

「娘,我……」

宋晗勻的話沒說完,門被人一腳踹開,國公府大小姐站在門口,她笑眯眯的,令人難以揣測。

春如插腰,忍不住破口大罵:「我呸,就你們宋家這破落戶,還敢妄想我家小姐,做你們的白日夢去吧。」

韓幼玉抬手,壓了壓春如的肩膀,林氏母子說得其實都是事實,她還真得如一個木偶,隨他們操作了。

春如氣得不行,一腳踹開桌子,「我家小姐從小受萬千寵愛長大,那是比得了皇宮中的公主的!你們怎麼敢在背後如此揣測我家小姐!」

林氏驚慌的不行:「玉兒啊,你什麼時候來的。」其實她想問的是對方聽到了多少。

宋晗勻難得心虛:「韓大小姐,事情不是你聽到的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