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離 小說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手起刀落,血液在空中划過一道弧度。

「不要!」韓幼玉猛地從床上坐起,天已經大亮,她慌忙左右看,空空如也,一人也無。

她大口大口喘氣,是做噩夢,沒事就好!

門猛地被推開,春如跌跌撞撞跑入,「小姐,您沒事吧!」

「做噩夢了。」韓幼玉覺得心緊繃繃的,總覺得有不好的事發生,抬頭,「今日可有客人到訪?」

春如扭捏了會兒,「小姐,宋公子在前廳等您,說是為了商討婚事。」

「什麼婚事?」韓幼玉一頓,想起了今日的日子,她瞬間被憤怒所包圍。

今日,是孫雪瑩生日,外出路上不慎跌落山崖,身受重傷,需要大量錢財來治病。

宋晗勻身上沒錢,便打起了她的主意,連夜上山,他把自己搞的一身狼狽,捧着一束采來的野花,跟她傾訴心意,向她求親。她那是蠢得可愛,真被哄得一口答應。

而此事,她本可以一直不知道的,是孫雪瑩為了打擊她,故意以炫耀口吻說出。

韓幼玉一拳砸在床柱上,氣得心緒翻湧,氣息不穩。

「小姐,您不想見宋公子,奴婢去拒了便是,您犯不上氣壞自己的身子啊!」

春如說著,就要走出去拒人。

「慢。」韓幼玉出聲,「我去,讓他等着。」

「是。」

等她整裝完畢,已經是一時辰後了,優哉游哉來到花園。

陽光灑落,韓幼玉從繁花中走來,儀態萬千,身姿窈窕,一步一動間,身上裙衫幻化出千百美態。肌膚白皙,五官精緻,美得不食人間煙火。

院中男子瞬間就看呆了,出聲:「韓小姐當真好顏色!」

韓幼玉一愣,眼前之人竟然是裴胤,表情有一瞬間僵滯,緩步往前。

「臣女見過王爺,王爺是在等爹吧,我這就去請。」

說完就走,走得比誰都快。

果然,她被攔住了,韓幼玉故作惱怒,「王爺,男女授受不親。」

她越是這樣說,裴胤就靠得越近,倏地,女子身上清冽的香氣鑽入他鼻中。

或許是這味道太好聞了,裴胤想要更多。

他往前,她後退,韓幼玉後面已經是假山,她退無可退。

快步往前,她想離開,可裴胤不讓。

他一手攔住韓幼玉的去路,逼她貼近假山,他往前,逼她入自己的懷。

「王爺,這是在我家,你這行徑未免荒唐過分。」

裴胤無所謂,「本王荒唐,你現在才知道嗎?」

「……混賬!」她氣得氣息不穩,胸膛不斷起伏,一雙緋唇被咬的發紅。

這紅色可真是好看。

裴胤伸手想去撫摸,韓幼玉連忙捂住了嘴,羞怒瞪着他。

「哈哈哈!」裴胤朗笑,笑得不行,「不愧是本王看上的女人,有趣!果然有趣!」

韓幼玉又憤憤瞪了他一眼,但是臉頰嫩-嫩的,眼中水光更甚,這看起來更像是撒嬌。

裴胤看着,心思一動,想要靠的更近,可惜忽然被人給打斷了。

「你們在做什麼!」宋晗勻快要把手中野花捏碎,他匆匆上前,「幼玉,我在前廳苦苦等你,而你卻在這兒做這種事,真真是令我……」失望!

只是最後兩個字,他沒說出來。

宋晗勻用極為羞憤的目光,一副未婚夫來抓姦的樣子,他直視裴胤。

「王爺,幼玉已經有婚約了,宋某煩請王爺自重。」

韓幼玉真的是被宋晗勻的話噁心壞了,對方現在是什麼心態,竟能夠面不改色說出這種話來,真真是令人作嘔。

「宋公子,本小姐什麼時候有婚約了?我這個當事人怎麼不知道?」

此言一出,宋晗勻臉上失去血色,而裴胤摸了下嘴唇,眼中看好戲的興味更重。

而且裴胤現在的心情非常不好,他正在享受逗弄獵物的刺激時刻,就這樣被人打斷了,而且對方還有跟自己搶人的意思,這怎麼能讓他接受。

裴胤伸手一拉,將韓幼玉納入懷中,大手握住了她的腰肢。

「宋公子是吧,人貴有自知之明,韓小姐這等身份,可不是阿貓阿狗能夠高攀的。況且這裡是國公府後院,本王不知道你一個平民是怎麼有膽站在這裡的。」

這話好狠,韓幼玉看到宋晗勻的面色瞬間扭曲。

而裴胤這種婊里婊氣的話,她真的好喜歡。

韓幼玉抬頭看他,眼中有了一抹欣賞,裴胤眼角餘光看到,心中興味更重。

宋晗勻咬破了舌尖,利用血腥味逼着自己清醒,裴胤出了名的混混王爺,他一個罪臣之子實在是得罪不起。

他不能讓自己的憤怒,給自己帶來禍事。

宋晗勻很快想到一個法子,他往後退,把野花束放在假山上,對着裴胤行了個禮。

「王爺身份貴重,卻不知苦寒不墜青雲之志,宋某在此多謝王爺的『教訓』。但宋某與幼玉自小就有婚約,此事乃是事實,國公府百年底蘊,也斷斷做不出違背婚約之事。」

裴胤面色一動不動,什麼搶人這種事,實在是還太遙遠。

他只不過是找到了一個有趣的獵物,暫時沒有玩夠而已。既然是玩玩,自然還扯不到談婚論嫁。

宋晗勻自以為放了狠話,故作氣度整理了一下頭髮,「幼玉,我雖身處窘境,但你我多年情誼,我相信幼玉你不會令國公爺失望。宋某還有事,就先行一步。」

「慢!」韓幼玉出聲。

宋晗勻腳步不停,繼續往外,好不容易扳回一局,他怎麼可能留下。

卻聽到韓幼玉笑道:「的確是國公府跟宋府的婚約,但沒說好人選是誰,國公府百年傳承,多得是旁支跟待嫁之女,而宋府敗落,只有宋公子一人了。只要宋府不耍賴,國公府隨時可把待嫁之女送出。」

宋晗勻一個沒踩穩,差點摔倒,他連忙轉頭來看韓幼玉,但對方顯然不想給機會了。

「來人,國公府後院不容外男,送王爺跟宋公子出去。」韓幼玉無情推開裴胤的大手,輕輕行禮,「臣女還要去向家中長輩請安,便不陪同了。」

裴胤伸手去抓,「韓小姐,你如此絕情倒是令本王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