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離 小說 第3章_莉芙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宋晗勻側身,滿臉不敢置信,她竟敢如此折辱他,她怎麼敢!

她怎麼配!

「看什麼,難道本小姐說錯了?」韓幼玉指着林氏,「宋老夫人方才說得是什麼話,令你陪同我?這若是被旁人看去,本小姐的名聲受損,誰來承擔?宋老夫人居心何在?」

宋晗勻捏拳頭,他自然知道母親這話不妥,但母親是長輩!

既然是長輩,她便該尊敬。

「還有,本小姐方才說得哪一句對宋老夫人不敬?」

「這……」宋晗勻一時啞言,細細回想,竟無辯駁之處。

韓幼玉勾唇,「還是宋公子受人折辱太多,心思敏感,已經到了草木皆兵之地。」

「你胡說八道!」宋晗勻的心思被直接戳破,他頓時惱羞成怒。

自打家中敗落,所到之處,人人嘲笑,所經之地,人人貶低,這樣的日子,他實在是受夠了。

韓幼玉譏笑,看着他風度不保的樣子,心中便是一陣舒暢。

「宋公子,本小姐還要去陪祖母,時間繁忙,沒空陪你做戲。勸宋公子一句,有這時間,當努力讀書,無需漫天腦補,更別謀那旁門左道。」

這話跟刀子一樣,深深戳入宋晗勻的心,他面目越發猙獰。

「韓小姐倒是伶牙俐齒,對長輩不敬,更顛倒黑白,這就是國公府的教養?」

「阿勻!」林氏拉了拉兒子的衣服,努力用眼神明示。

宋家已經敗落了,兒子想要有前途,最好是娶有家世的妻子,而韓幼玉是最好選擇。他們在家中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哪怕宋晗勻心中有人,也得先放放,至少先把人娶到手再說。

「母親,夠了!」 宋晗勻一手甩開林氏,用力太大,林氏差點沒站穩。

「哈哈!」韓幼玉不道德的笑了,「宋公子如此對老夫人,就是你口中的『尊敬長輩』?」

真真是笑話!

宋晗勻直接瞪了過去。

韓幼玉心中的悲憤少了大半,眼前的宋晗勻不是權臣,僅僅是個少年,尚且不知隱忍、不善掌控情緒,而她得天恩賜重生,這一場博弈,她要他輸,她要百倍報復!

說完,轉身就走。

林氏氣得指責宋晗勻,「你這個混賬,怎麼可對韓幼玉說這樣的話!」

「母親!」

「阿勻,你一定要把她哄回來!」

宋晗勻咬牙,抬頭看她消失的地方,「放心,一個女人而已,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林氏母子無心欣賞,匆匆離開。

楓林濃密處,一黑衣男子把玩着手中扳指,優哉游哉走出。

「王爺,這就是皇上為您擇選的妻室人選。」

聞言,男子挑眉,「就是她啊,老爺子眼光不錯。」倏地,他臉上笑容消失,「十萬兵馬的身價,她配的上嗎?」

小廝戰戰兢兢,不敢回答。

「走,陪本王去會會。」

……

韓幼玉坐在馬車上往回,心中喜悅太甚,一時忘形,令車夫速速策馬。

「砰——」一下,京都大街上,兩輛馬車相撞。

韓幼玉馬車直接倒地,她身形顛倒,狼狽倒出馬車。

丫鬟春如連忙來扶,「小姐您沒事吧!」

韓幼玉搖搖頭,嬌嫩的臉上蒼白一片,顯然是受驚。

春如惱怒,自家馬車到底,尊貴的小姐受驚,而對方馬車穩如泰山。

最為可氣的是,對方車夫撞了人卻一副與我無關的樣子。

「你是沒長眼睛嗎,撞傷了人不來道歉!」

車夫冷言:「你可知馬車中坐的是誰?」

春如氣得大喊,「你撞翻的乃是國公府座駕,你活膩了嗎?」

「春如,回來!」韓幼玉聲音驚恐,彷彿是遇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事,她認出了對方馬車。

對方是宴都王裴胤,當今聖上幼弟,手握重兵,深得皇上器重,但素來與國公府不對付。

而令韓幼玉最為忌憚的是,對方乃是未來的帝王!她是瘋了,才在這個節骨眼上為國公府拉仇恨。

韓幼玉小步匆匆走到馬車邊,「王爺,家中奴婢不知您的身份,還請王爺勿怪。」

「哈!既然你這丫鬟衝撞了本王,這是對皇室不敬,本王哪有輕輕放過的道理。」車簾掀開,裴胤把玩着手中核桃,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

「……」好不講理的人!

撞翻了她的馬車,還要發問她的人!

韓幼玉氣笑,「那王爺想要怎麼樣?」

「簡單,仗殺。」

春如癱倒在地,萬分驚恐。

「這不可能!」韓幼玉眼珠子轉了下,「或說王爺要當街行刑,當眾棄朝廷律法之百年公正。」

這是較量,她不曾退縮,裴胤隨胡鬧,也不可能踐踏皇室律法。

裴胤聽着,鼓起掌來,「好!甚好!韓小姐還是跟楓葉林一樣,伶牙俐齒的很。」

韓幼玉一驚,心裏有不好的預感出現。

「韓小姐知不知道,本王還未訂婚!」

裴胤說完,直直看向她,笑容加深,一副等着獵物失態驚恐的模樣。

但,韓幼玉顯然讓他失望了。

「不過婚事而已,只要王爺有本事,幼玉等着王爺來娶。」

韓幼玉故意勾唇一笑,眼中儘是輕蔑。

手中核桃一停,裴胤眼底一深,身體前傾,面上儘是玩意,彷彿狡詐的獵人盯住了同樣狡詐的獵物。

「好,本王不會讓你失望的。」

韓幼玉直直凝視着他,頂住他的威勢,絲毫不退,「那幼玉拭目以待。」

裴胤朗笑着離開,這場遊戲太好玩了,他已經很久沒遇到這麼有趣的人了。

看着他的馬車遠離,韓幼玉低罵:「瘋子!」

她是故意的,故意吸引他的注意。

裴胤性格乖張,但多智如妖,只要嫁了他,便是未來皇后。

前世她無力報復宋晗勻,無權無勢無人,此生她誰都不相信,除了手中權勢,所以她會用盡全力讓裴胤愛上自己,讓他成為自己的裙下臣。

很快,車夫找到了一輛新的馬車,她穩步上馬。

看着越來越近的國公府,她發誓一定會護住它!

是夜,月明星稀,殺人放火最佳時。

國公府閨房,韓幼玉躺在床上,眉頭緊皺。

她覺得自己被盯住了,無形的危險如雙手掐住了她的喉嚨。

韓幼玉猛地睜開眼,藉著薄弱月光,但是屋中什麼都沒有。

她稍稍鬆了口氣,寒光一閃,她快速抬頭,一柄冷刀吻了她的脖頸。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