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前世放火燒我,今世還想娶我為妻?多人收藏 第8章_莉芙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二夫人想到自己受的氣,刻意給大夫人添堵。

「頤兒向來守時,每次請安都是頭一個到,就連生病也不例外。」二夫人憂心地說道:「今日大家都到齊了,頤兒還沒有過來,難道是昨日出的事兒,檀兒無法接受嗎?」

這話提醒大家沈青檀和趙珏青梅竹馬,兩個人應該是情投意合。

趙珏顧全大局願意接受沈明珠。

沈青檀呢?

她願意嫁給體弱多病,連子嗣都不能留給她的趙頤嗎?

「我們來遲了嗎?」沈青檀與趙頤並肩進了正廳,一眼看見二夫人,她生了一雙三角眼,吊梢眉,沉着臉時顯出幾分刻薄像,頭上珠翠堆滿,打扮得很華貴。

一旁的大夫人容貌端麗,眉宇間帶着英氣,不笑時,只是端正地坐在那兒,便顯出她的威儀。

沈青檀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語氣充滿了愧意:「二嬸,我原想着剛剛進門,第一次給長輩們敬茶,便想打扮得莊重一些,因此耽誤了時辰。」

說到這裡,她斜睨趙頤一眼,小聲嬌嗔道:「你還騙我說身子不好,長輩們憐你,每次都是這個時辰請安,讓我不要着急。現在可好,我們來遲了。」

這一句小女兒家的埋怨,盡顯出她對趙頤的親昵,哪裡是不願意嫁給他?

眾人目光轉向沈青檀,只見她頭戴金絲翠葉冠,身穿大紅宮錦寬襕裙子,襯得她明媚端莊,光艷逼人。

小輩們個個都被驚艷住了,似乎沒想到沈青檀生的這般絕色。

他們之前見到姿色清麗的沈明珠,還以為沈青檀的美貌被誇大了。

一旁的趙珏怔怔地看着沈青檀,他從未見過盛裝打扮的沈青檀。

每次見面的時候,她都是端莊文靜,從來沒有流露出過這種嬌態。

尤其是她斜睨趙頤那一眼流轉的風情,太過勾人心魄,讓他移不開眼。

察覺到趙珏的視線,沈青檀側頭望來。

兩人對視一眼,她神情自若,淡然一笑。

那一笑,和面對趙頤時的嬌羞完全不同。

清冷淡然,疏離客氣。

彷彿他們從來不是什麼青梅竹馬,而她也沒有他想像那般非他不可。

他的心裏很不是滋味,甚至還有些惱火,她不應該是這種反應的。

沈明珠見趙珏盯着沈青檀回不來神,袖子里的手死死攥緊帕子。

隨即又偷偷瞪一眼沈青檀,這個賤人長着一張狐媚子的臉,一看就是不安於室的人。

「怨我。」趙頤眼底笑意清淺,縱容道:「這是我的錯。」

除了二房的人,眾人全都會心一笑。

老夫人見夫妻倆相處得好,慈眉善目道:「沒來遲,你們來得剛剛好。」

她見沈青檀對換掉新郎官一事,一點怨言都沒有,願意和趙頤好好過日子,倒是有了幾分憐惜之情。

相對的,對二房的不滿更多了幾分。

尤其是二夫人剛才還想挑事。

老夫人笑容和善:「我原本以為頤兒性情淡漠,是個不知道冷熱的人呢。現在看你們夫妻和睦,我便心安了。」

沈青檀面頰微微一熱:「祖母,二爺待我很好。」

老夫人聞言,一連說了幾個好。

接下來,趙頤與沈青檀給老夫人敬茶。

老夫人將準備好的一對翡翠玉鐲子,戴在沈青檀的手腕上。

沈青檀道了謝,回了自己繡的抹額給老夫人。

隨後他們端了茶,敬給大老爺與大夫人。

大夫人心裏惱火承恩侯府和二房一家子,對沈青檀倒是沒有遷怒,真正算起來她也是可憐人,只是難免心存芥蒂。

剛才見沈青檀表明了她的態度,又看到兒子對她的維護,最後一點芥蒂消散。

只要是兒子喜歡的,大夫人就會全心全意的喜歡。

「我的兒媳婦生的真標緻,瞧着便是個有福氣的人,莫怪我們倆結緣做婆媳。」大夫人將一套點翠鑲紅寶石頭面當做見面禮,然後又拿着沈青檀送的繡鞋,誇讚道:「手藝真靈巧,繡的花樣像是真的一般。」

大老爺彷彿不懂其中的暗涌,脾性格外好,氣度儒雅,臉上一直帶着笑:「鞋底納得好,穿着定會很舒服。」

二夫人見沒有給大房添堵,反而還又招惹得老夫人對沈青檀更喜愛,心裏便更堵得慌。

尤其是大夫人誇沈青檀有福氣的人。

有福之女不進無福之門。

那不就是說他們二房沒福氣?

「二叔、二嬸請喝茶。」

沈青檀雙手端着茶杯遞來。

二夫人還想刺幾句,可瞥到老夫人冰冷的目光,憋着一口悶氣,拿出一支金步搖放在托盤裡。

她心裏終究是氣不順,換上一副笑臉:「頤兒、檀兒,嬸娘祝你倆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屋子裡的氛圍霎時冷下來。

誰都知道趙頤活不長,更不可能有子嗣,二夫人這是往大房心口扎刀子。

個個都屏息靜氣,等待大夫人發作。

「謝謝二嬸娘的祝福。」沈青檀很歡喜,彎唇說道:「侄媳婦聽說華靈寺很靈驗,至親的人在那兒為新人點一盞許願蓮花燈,送上最真摯的祝願,菩薩是會顯靈的。二嬸娘過幾日要去一趟華靈寺,能為我和夫君點一盞蓮花燈嗎?」

二夫人臉上的笑容僵滯,華靈寺是很靈驗,但是點蓮花燈極其的講究,必須在寺里吃三日齋飯,再每日隨大師上兩個時辰早晚課。

她要去華靈寺的事,滿府上下都知道,若是不答應沈青檀,那她就不是誠心祝福。

老夫人絕對饒不了她。

這個小賤蹄子,居然擺她一道。

滿屋子的人都看着她,二夫人牽強地應下:「多大一點的事,嬸娘給你們點兩盞蓮花燈。」

「那便有勞二嬸娘了。」沈青檀故意裝作不知道二夫人吃癟,笑容滿面地對趙頤說:「夫君,你可得好好謝謝二嬸娘。」

趙頤看着沈青檀清亮的眼眸透着狡黠,莞爾道:「二嬸有心了。」

二夫人見一個胡鬧,另一個縱着人胡鬧,氣得心肝疼,臉上的假笑也維持不住了。

老國公育有兩個嫡子,兩個庶子,一個嫡女。

嫡女入了後宮,難產而死,一屍兩命。

沈青檀和趙頤給另外兩個庶出三叔、四叔夫婦敬茶後,便將其他見面禮分散給小輩們。

趙珏和沈明珠也敬完茶,沈明珠有些心不在焉。二夫人給她的見面禮,不如大夫人給沈青檀的貴重。

而且……

她偷偷打量姿容秀美,清貴無雙的趙頤。

他的目光始終落在沈青檀身上,處處體貼,心裏的酸水翻江倒海的奔涌而來。

本來……本來這個溫柔體貼的男人,應該是她的夫婿,是她嫌他短命不要了的,這才讓沈青檀撿了便宜。

原以為看到的是憔悴不堪的沈青檀,可看她桃花玉面,順心如意的模樣。

沈明珠心裏嫉妒難平,似乎什麼好事都給沈青檀攤上。

究竟是憑什麼?

她看見趙頤握拳抵在唇邊咳嗽幾聲,漫到嗓子眼的酸水,終於有了宣洩口。

沒什麼可羨慕的,沈青檀沒幾天好日子過,將來是要守寡的。

「三弟媳,這是我給你準備的見面禮。」沈青檀從袖袋裡掏出一塊白玉雕刻的同心結,遞到沈明珠面前:「我見你之前很喜歡,今日送給你。」

玉是好玉,潔白無瑕,尤其是雕刻的技巧很精湛,巧奪天工。

沈明珠臉色瞬間就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