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前世放火燒我,今世還想娶我為妻?多人收藏 第7章_莉芙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沈青檀從噩夢中掙扎醒來,身上驚出一身冷汗,兩眼發直地盯着火紅的喜帳。

好半晌,她的神智慢慢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重生回來了,而不是被囚禁在趙珏的別院。

她平復下那股子壓抑感,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忽然間,耳邊一道傳來腳步聲。

她宛若驚弓之鳥般,驚惶地扭頭望過去,對上男人一雙漆黑的眼睛。

沈青檀愣怔住,張嘴解釋:「我……」

「夢魘了?」趙頤沒有錯過她望過來的一剎那,眼睛裏充斥着警惕和防備。

他將手裡的天青色瓷杯遞過去,溫聲道:「喝一口溫水?」

沈青檀喉嚨很乾,撐着身子坐起來,雙手接過茶杯:「謝謝。」

趙頤盯着她蒼白的臉色,語氣更加溫和:「你我是夫妻,不必這般生疏客氣。」

沈青檀輕輕應一聲,喝完一杯水,那股子心悸感稍稍平復下來。

趙頤接過茶杯,見她軟綿綿地倚着床柱,烏黑如雲的髮絲垂在腰際,襯得她單薄的身子纖柔脆弱。

「現在還早,你再睡一會?」趙頤憂心她還不能接受趙珏與沈明珠一塊敬茶的畫面:「我們遲些去敬茶也不要緊,長輩們知道我身體不好,免了我早起去請安。」

「二爺,今日是我過門的第一天,讓一屋子長輩等我,恐怕會惹出閑話。」沈青檀知道趙頤為她考慮,正是因為如此,她也要為他着想。

本來就鬧出換新娘子的風波,又有她與趙珏十幾年青梅竹馬的情誼在前。

若是她進門第一天敬茶,便耽擱了時間,有心人肯定以為她不願意嫁給趙頤,必定會在背地裡非議他。

何況待會敬茶,少不得會有一場大戲上演。

她又怎麼能錯過呢?

沈青檀眉眼溫婉地說道:「有的事情總該要去面對,只要二爺認我這個妻子,我便沒什麼可懼怕的。」

趙頤一時無言,目光掃過她神色柔和的面容,沒有不甘與怨恨,只有一片坦然,彷彿真的接受了嫁給他的事實。

女子地位微弱,即便沈青檀不滿意他這個夫君,但也不能與他和離,嫁給他似乎是她唯一的退路。

他低聲道:「依你。」

沈青檀望着趙頤離開內室,搖響喜帳一側的鈴鐺,候在門外的春嬌和秋蟬進來,小心翼翼地服侍她起身。

瞧見這兩個人,沈青檀挑了一下眉梢,心裏並不意外。

她未出閣的時候,身邊有四個婢女,全都是一起長大的情誼。

聽雪和流月出了事,在家裡養傷,不能隨她一塊陪嫁到國公府。

另外兩個不願意做陪嫁,各自領了一份嫁妝,分別嫁給了侯府管事的兒子。

沈夫人原來想給她重新塞四個陪嫁,她只要了兩個新陪嫁,剩下的兩個空位留給聽雪和流月。

畢竟人多,心不齊,容易滋生禍端。

沈明珠讓春嬌和秋蟬回來,而不是將原本給她的兩個陪嫁送回來,看樣子是想要搶走聽雪和流月。

但凡是她的東西,不論香的、臭的,沈明珠都想要。

梳妝打扮好,沈青檀來到外室,瞧見趙頤坐在八仙桌旁等她用早膳。

桌子上擺放了兩份早膳,每一份有四五樣吃食。

一份擺在趙頤面前,一份擺在他的對面,應該是屬於她的。

沈青檀愣住。

趙頤解釋道:「我口味清淡,其他人都吃不慣,平常都是分開吃。」

沈青檀點了點頭,坐在他的對面,在婢女的伺候下,安靜的用完早膳。

夫妻二人一同去往正廳。

而在路上的時候,趙頤細心地講了國公府的人際關係,以及一些忌諱。

——

大夫人與二夫人領着各自的丫鬟前後腳到的前廳門口。

二夫人見大夫人一副無事發生的模樣,故意喊住她:「大嫂,我看你臉色不好,是不是為了昨兒的事一宿沒睡好?」

大夫人睨她一眼:「是沒睡好,高興的。」

二夫人臉上表情僵了一瞬,認定大夫人是嘴硬。

她隨後嘆了口氣,嘀咕起來:「明明白白定好的親事,臨門卻鬧了這麼一出,可憐我珏兒和青檀青梅竹馬一場,最後卻……

唉,得虧頤兒和珏兒兄弟情深,私底下和解和解,這事也就算了。

來日傳揚出去,也別說什麼換婚那麼難聽,都是姻緣天定,我家珏兒得認。」

大夫人聽她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語氣,扯了扯唇角:「那自然是姻緣天定,總不能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吧?」

二夫人當初就是搶了嫡姐的親事,私底下用了些手段,這才嫁進國公府。

二老爺背信棄義,辜負了原來的未婚妻。

二夫人被戳到痛處,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大夫人出身將門,沒那麼多彎彎繞繞,說句話能嗆死人。

二夫人一肚子邪火往上冒,可想到進了二房庫房的一百多抬嫁妝,心裏舒坦了一些。

她裝着一副委屈相,正要開口說話。

大夫人懶得應付直接無視她,帶着婢女進了正廳。

二夫人氣得咬牙,又是這樣目中無人,從來不會虛與委蛇,直來直往,隨性而為,不知道給過她多少次難堪。

她黑着臉進正廳,瞧見老夫人語氣和藹的與大夫人說話。

二夫人連忙換上一副笑臉:「母親。」

老夫人冷眼睨向她,沒有應聲。

二房做的算計,可沒有將她這個母親放在眼裡。

二夫人碰了個冷釘子,落得個沒臉,憋屈地站在大夫人旁邊。

不一會兒,府里的老爺們都來了。

老國公今早突然被傳進宮,便缺席今日的敬茶儀式。

晚輩們陸陸續續跟着到齊。

各自落座。

緊接着,趙珏與沈明珠這一對新人來了。

國公府的人昨晚或多或少都聽到風聲,一見到這兩個人,一屋子的人將目光放在沈明珠身上。

沈明珠緊張地攥緊手裡的帕子,甚至不敢看府里的長輩們,偷偷拿眼看向身邊的趙珏。

趙珏並沒有注意到沈明珠的不安,畢竟沈青檀以前來國公府參加宴會,在長輩們跟前落落大方,十分得體。

他領着沈明珠準備行禮敬茶。

老夫人打斷道:「按照規矩來,等你二哥、二嫂先敬茶。」

趙珏腮幫子緊了緊,應聲道:「孫兒知道了。」

沈明珠臉色發白,敏感的聽出老夫人對他們的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