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前世放火燒我,今世還想娶我為妻?多人收藏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趙頤和沈青檀已經歇下,趙珏還沒有從宴席回二房新房。

沈明珠坐在填漆雕葡萄紋的架子床上,頭上的鳳冠壓得她脖子痛,腰酸的也直不起來。

她偷偷掀起紅蓋頭,看着桌子上一對龍鳳喜燭燃了將近一半,而外頭還沒有趙珏要回來的動靜。

沈明珠張望了一下室內,如意菱花窗上糊上窗紙,貼着一對大紅的喜字。

窗下擺着一張寬二尺的烏木長榻,榻上的小几擺着正德窯青花串枝番蓮爐,香爐里點着香,清雅的香味隨着裊裊輕煙飄逸滿室。

她那顆浮躁的心,隨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兒,稍稍平靜了一些。

沈明珠坐得屁股疼,挪動了一下,看到身側掛着的大紅銷金百子帳,還有身下的百子被,一張小臉瞬間通紅。

可想到趙珏還沒有回來,原本平靜的心又生出些許焦躁。

她憂心換新娘子的事兒,會橫生出枝節,讓她不能如願嫁給趙珏。

沈青檀替她享受十幾年的榮華富貴,沈明珠心裏是嫉妒的,還有許多不甘心。

趙珏原本就該是她的未婚夫,就因為沈青檀鳩佔鵲巢,這才不能名正言順的嫁給趙珏。

母親說:「國公府講究忠義、誠信,即便知道沈青檀不是侯府的親生女兒,也絕對不會同意取消婚約,再改換你嫁給趙珏。

不管怎麼說,沈青檀在侯府教養十幾年,與千金小姐別無二致。」

只能出此下策,做出換新娘的事情。

母親還說:「珠兒,你別太計較沈青檀。如果不是你走丟了,母親也不會把她抱養在身邊。

一來是替你成為我心裏的慰藉,二來可以為侯府聯姻。

她代替你在侯府接受大家閨秀的教養,說一門好親事,可以鞏固侯府的利益。

你若是回來了,她的親事自然是要還給你。

否則你這個年紀被找回來,想要高嫁做一個宗婦,實在是太難了。

趙頤是活不長的,她嫁過去用不了多久,便會要守寡。從此以後孀居在深宅內院,哪裡能跟你比啊?」

沈夫人不覺得自己心腸歹毒,沈青檀就是一個低賤富商的女兒,如果不是看沈青檀長得玉雪可愛,她也不會把人偷回來養着。

若不是她的話,沈青檀一輩子也享受不到人上人的尊貴生活,現在也該是沈青檀償還侯府恩情的時候了。

沈明珠確實被安慰到了,想到沈青檀嫁給一個活不長的病秧子,心裏的那股子鬱氣稍稍消散。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門外傳來腳步聲,聽到小廝喚一聲:「三爺。」

下一刻,門被推開,趙珏裹挾着濃重的酒氣進來。

沈明珠緊張地摳着手指,在趙珏拿一柄玉如意挑開紅蓋頭時,抬眸看着丰神俊朗的男人,大紅的吉服襯得他精悍的身軀威風凜凜,她的臉頰羞紅。

趙珏看着她上了妝容的臉龐,不似平日的清麗,變得嬌艷可人。

他冷峻的面容,微微柔和幾分。

「珠兒,讓你久等了。」

「你要招待賓客,多久我都等得的。」

趙珏笑了笑,端來兩隻酒杯,將其中一隻酒杯遞給沈明珠,兩個人喝了合巹酒。

他啞聲說道:「祖母知道是你與我拜堂,未免讓人看笑話,便取消了鬧洞房的環節,讓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沈明珠一臉嬌羞,輕聲說道:「三爺,能嫁給你,我就很滿足了。」

趙珏想到老夫人失望的眼神,眼底的笑意淡了:「你今日累了一天,我吩咐廚房給你準備了吃食,你先墊一墊肚子。」

說完這句話,趙珏便從柜子里取出中衣,去往浴室。

候在一旁的仲夏過來,攙扶着沈明珠坐在梳妝台前,卸下了頭上的鳳冠。

晚冬端着一碗陽春麵放在桌面上,見沈明珠走過來,取一塊濕帕子給她擦乾淨手。

沈明珠看着熱氣騰騰的清面,彎唇笑了起來,滿眼的柔情蜜意。

趙珏會為她準備吃食,應當是疼愛她的。

吃完一整碗面,她的肚子有些撐。

仲夏端來一杯茶給沈明珠漱口,隨後將桌面收拾乾淨。

不一會兒,晚冬從外進來:「二小姐,秋蟬和春嬌來了。」

沈明珠眉心一皺:「讓她們進來。」

晚冬去門口將人喚進來。

秋蟬與春嬌站在沈明珠跟前,福身行禮:「二小姐,大小姐讓奴婢們回來找自個的主子。」

沈明珠放下手裡的茶杯,睨向二人,略帶關心的口吻詢問道:「大姐姐如何了?二哥待她好嗎?」

秋蟬以為沈明珠有相同的待遇,便沒有藏着掖着。

她將大房發生的事情,細緻的描述給沈明珠聽。

沈明珠聽到趙頤怕沈青檀累着,去敬酒之前便着人取下沈青檀頭上的鳳冠,然後又怕沈青檀餓着,準備了四五樣精緻的吃食。

她想到自己頂着鳳冠,餓着肚子苦等大半夜,臉色一點一點陰沉下來。

那一碗充滿溫情的陽春麵,霎時化作了酸水,將她的心泡得發酸。

她聽着浴室傳出的水聲,壓着火氣問:「二哥身子骨不好,想必是先去沐浴歇下的吧?」

秋蟬這時覺察到沈明珠的語氣不對勁,眼神悄悄瞟向沈明珠,見她一副不痛快的表情,到嘴邊的話咽下去。

「問你們話呢,一個個鋸嘴葫蘆似的,有什麼話是不能對我說?」

沈明珠心口憋悶,咬着牙根,冷笑一聲:「只不過去沈青檀那兒伺候半日,你們便不知道是誰的奴才。背主的東西,改明兒一個個將你們全都發賣了!」

「奴婢不敢。」春嬌和秋蟬臉色一白,嚇得跪在地上:「二爺先讓大小姐洗漱休息,他則是去了書房洗漱。」

這話聽在沈明珠耳朵里格外刺心,連帶着看秋蟬和春嬌不順眼,勒令二人滾出去。

她在心裏安慰自己:縱使趙珏不如趙頤會疼人,但是他比趙頤有前途。

如此安慰自己幾番後,沈明珠心中仍是嫉妒沈青檀,面上便不由帶着幾分不滿,看着從浴室出來的趙珏,水杏眼透着幽怨。

趙珏穿着一身中衣站在屏風處,看見沈明珠一臉哀怨,蹙眉道:「身子不舒服?那便早些去洗漱安寢吧。」

沈明珠沒有等來他的安慰,只是等來他不解風情地催促她去洗漱,滿肚子的火氣全都化作了委屈,她憋着一股鬱氣去往浴室。

算了算了,總歸趙珏比趙頤命長,不會讓她守活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