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前世放火燒我,今世還想娶我為妻?多人收藏 第5章_莉芙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老夫人見趙珏毫無擔當,到這個時候還想把責任推到沈青檀身上。

她氣得胸悶,冷笑一聲:「雖然青檀上錯了喜轎,但是她嫁對了郎君。今後,她是咱們國公府的嫡長媳。」

老夫人直接拍板定案,安慰地拍一拍趙頤的手臂,便拄着拐杖離開書房。

二老爺變了臉色,能做國公府的老夫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老夫人說出這句話,恐怕是看穿了他們的伎倆。

趙珏沒有錯過老夫人失望的眼神,可事情走到這一步,他別無選擇。

他目光隱晦地看了趙頤一眼,推門離開書房。

二老爺緊跟着趙珏離開。

書房只剩下大老爺和趙頤。

大老爺怎麼也想不到這麼荒誕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兒子身上。

他想說幾句寬慰的話,可是大半輩子沒有安慰過人,半天沒想出一字半句,最後乾巴巴地說:「頤兒,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兒子倒是因禍得福。」趙頤慶幸沒有將不安分的沈明珠娶進門,想到自己母親的性子,憂心她會遷怒沈青檀,刻意說道:「您將這件事告訴母親,她是我心悅之人。」

大老爺眼睛直直地瞪着,他的好大兒居然覬覦自己的弟媳婦,難怪說是因禍得福呢。

他的心情複雜,一時不知道是該心疼兒子,還是該慶幸他走狗屎運得償所願了。

——

趙頤的身子骨不好,家裡其他兄弟代他招待賓客,他只需走一個過場便好。

老夫人有多惱怒二房做的蠢事,便有多心疼大房。

防止被賓客看了笑話,她以趙頤身體不好為由,取消了鬧洞房這一環節。

趙頤從宴席下來,徑自回到新房。

他瞧見沈青檀端莊地坐在喜床上,厚重的妝容卸下,白瑩瑩的臉似一枝穠艷露凝的牡丹,嬌媚動人。

沈青檀起身:「二爺。」

她不知道趙頤怎麼處理的,他又會做出怎樣的打算。

趙頤揮退伺候沈青檀的婢女,關上房門:「二房顧念你們姐妹倆的名聲,決定將錯就錯。」

沈青檀垂下眼帘,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二房如果肯換,那才稀奇。

趙頤溫聲道:「你原來要嫁的良人不是我,我的身體病弱,壽命不長。你有其他的打算,可以告訴我,我會給你安排好。」

「我之前與趙珏的婚事,不過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與二爺拜堂成親,今後便是您的妻子。」沈青檀說話間抬眸,目光盈盈地看向他:「還是說……二爺不願意?」

趙頤捕捉到她水眸里閃過不安,她維持了一晚上的冷靜,在此刻有了一絲裂痕,似乎擔憂他不願意認下這一門親事。

她離開趙國公府,可以預見她的下場。

趙頤輕嘆一聲,無奈道:「沒有,你去洗漱安歇吧。」

沈青檀沒有動彈,目光瞟向桌子上的兩隻酒杯。

趙頤順着她的視線看去,才反應過來漏了喝合巹酒的環節。

他信步來到桌前,倒了兩杯酒,其中一杯遞給沈青檀。

沈青檀素手接過酒杯,與趙頤挽着手,感受到他的手臂僵硬,似乎不喜歡別人的碰觸。

她遲疑着,正要鬆開。

趙頤先喝了合巹酒。

沈青檀一怔,抿了一下紅唇,跟着仰頭喝了。

趙頤不動聲色地收回手,放下酒杯:「我去書房洗漱。」

沈青檀微微頷首:「好。」

臨走之前,趙頤怕她多想:「今日之事,祖母已經知道了。她認定你是我的妻子,你不必擔心。」

沈青檀一怔,詫異地看向趙頤,只見他頎長的背影消失在門口。

雖然趙頤體弱多病,但是京城裡不少千金願意嫁給他,只是他無意娶妻。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鬆口願意娶妻,卻沒有與沈明珠相看過。

沈明珠認祖歸宗,侯府請了嬤嬤教禮儀與規矩,在大婚之前,沈明珠沒有在外露過面。

趙頤沒有認出新娘很正常,他就算在迎親回來的時候覺察到有古怪的地方,也猜不到趙珏那麼大膽,居然會換新娘子。

面對這一變故,趙頤坦然接受了,並且在老夫人那兒維護了她嗎?

沈青檀想起剛才兩個人的碰觸,趙頤的本能反應,應該是排斥她。

她思緒雜亂,在秋蟬的伺候下沐浴,換上一身大紅中衣。

春嬌將床上的桂圓、紅棗、花生收拾乾淨。

沈青檀坐在喜床上,發話道:「你們是二妹妹的陪嫁,現在可以回到她身邊去。」

秋蟬和春嬌心中一喜,沒想到沈青檀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們。

二人隨即行一個禮,匆匆離開了大房,去找自個的主子。

沈青檀掀開百子被躺在喜床內側,撫平被面上的褶痕,便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

她下意識轉頭看向門口,只見趙頤穿着紅色廣袖錦袍,襯得他眉眼如畫,高貴雅緻。

大約是病弱的緣故,他的身子清癯,饒是一雙眼眸平靜溫和,卻透着一股子難以親近的冷淡疏離。

沈青檀想起之前趙頤抗拒她的靠近,便沒有下床為他寬衣。

趙頤看了一眼躺在被窩裡的沈青檀,艷紅如火的百子被襯得她明媚的面容透着一絲嫵媚。

大約是他的視線太直白,看的她有些緊張,她的腦袋往後縮了一下。

他的目光一頓,垂下眼帘,脫去外袍掛在衣桁上,掀開被子一角躺在床外側。

沈青檀聞到他衣裳上熏染的冷梅香,掩不住那一縷淡淡的清苦藥味。

她身體瞬間緊繃,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動。

前世她死的時候,還不滿十八歲。

她和趙珏有名無實,從未與一個男子這般親近過,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睡吧。」趙頤覺察到沈青檀的情緒起伏,語氣清淡的解釋:「我的身體不能行房,府里的長輩都知道。」

沈青檀拉着被子蓋住半張紅透的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