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前世放火燒我,今世還想娶我為妻?多人收藏 第3章_莉芙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沈青檀前世被囚禁在別院之前,聽說過趙頤病重回了吳郡祖宅,眾人都知道他病入膏肓,再也回不來了。

趙頤君子端方,光風霽月,驚才絕艷。

十六歲中舉,十七歲中狀元,若非體弱多病,將來恐怕會拜相封侯。

京城中人人稱讚他「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上輩子,趙頤與沈明珠的婚事作罷後,再未娶過妻。

沈青檀心中有了抉擇,能嫁給他這樣風華絕代的人是她的福氣。

在他有限的生命里,她會待他好。

沈青檀不再遲疑,將手輕輕放在趙頤的手掌。

趙珏為了國公府的爵位,不惜謀害她的性命,她絕不會讓他得償所願!

沈青檀在趙頤的攙扶下,下了喜轎,跨過火盆,手裡被塞了紅綢,跟着趙頤進府。

每一步都走得很穩,很堅定。

在禮官唱喝聲中,沈青檀與趙頤拜完堂,被送入洞房。

與前世的羞澀緊張不同,這一次她內心毫無波瀾,對婚姻毫無期盼。

沈青檀坐在喜床上,聽見屋子裡的人離開的腳步聲。

一道腳步聲緩緩地朝她走來,一雙皁皮靴映入眼帘。

她的心跳驀地快了幾分,心裏不由得猜測趙頤若是發現新娘被換掉了,他會作何反應呢?

不等她多想,一柄玉如意探入蓋頭內,她下意識抬手壓住玉如意:「還未鬧洞房,現在揭蓋頭,於禮不合。」

趙頤的手一頓,垂眸注視她纖細嫩白的手,溫聲說道:「鳳冠很重,你戴了一日,脖子會很累。」

沈青檀一怔。

「禮已經成了。」趙頤低咳幾聲:「你一天未曾進食,戴着鳳冠不方便。你若在意禮俗,鬧洞房的時候再戴上鳳冠。」

沈青檀從未與趙頤接觸過,只見過他高中狀元時跨馬遊街的風姿,未料到他這般心細體貼。

他不說倒好,一提醒,她便覺得脖子酸、腰也酸。

現在挑蓋頭也好,讓趙頤有個心理準備。

沈青檀收回手。

蓋頭一點一點掀開,她看見男人穿着一身大紅圓領吉服,胸前綴以官階品級的補子,襯得男人風度清雅,秀美多姿。

趙頤訝異地看着沈青檀,她生的極美,描畫了精緻的妝容,一張芙蓉面更添幾分姝色,極盡妍麗。

他沒有見過沈明珠,卻是在國公府見過沈青檀。

此時此刻,她脊背挺直,僵坐在喜床上,發現他不是趙珏,竟然並不驚訝,並且十分冷靜。

趙頤眉峰緊蹙,神色凝重。

沈青檀看出他詫異自己不是他的新娘,又因為自己看見他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所以起了疑心?

她輕聲解釋:「二爺,您是文官,趙珏是武官,你們二人無論是體型,或者是儀態都有不同。從您伸手扶我下喜轎的時候,我便發現您不是他。」

趙頤見她水霧般的眼中有着超乎尋常的平靜,在換了新郎官的情況下,還能條理清晰的解釋,倒讓他有些另眼相看。

他詢問道:「你既然認出來了,為何要與我拜堂?」

「我如果在府外點新娘子上錯喜轎,會憑白讓人看了國公府的笑話,對我和二妹妹的聲譽也有影響。」

沈青檀一直在觀察趙頤,他除了一開始的詫異外,神色又恢復平靜,眼底只有一片瞭然,並沒有多大的意外,像是猜到怎麼一回事了。

她眸光一轉,動了一點小心思:「伺候我的流月和聽雪出事,臨時換了新的陪嫁婢女。新來的婢女與我相處不久,沒有認出我,跟錯了喜轎,這才鬧出弄錯新娘子的事兒。」

實際上在侯府的時候,侯府特地製造出混亂,故意趁亂將她送錯了喜轎。

趙頤天資聰穎,又有驚世之才。

她現在刻意提起換婢女的事情提醒他,他應該會明白新娘子上錯花轎不是意外。

之前她信任侯府的人,身邊的婢女一起出事的時候,她從來沒有懷疑過。

現在仔細一想,恐怕從沈明珠回侯府那一刻起,侯府的人就開始籌謀換親。

沈青檀柔聲反問道:「二爺,我們已經拜完堂……您要作何打算?」

其實揭開蓋頭的那一瞬間,趙頤心裏便有了一個猜測。

若不是承恩侯與趙珏商量好,新娘上錯花轎的事情,幾乎不可能發生。

有了承恩侯府的配合,才能這般順理成章的偷梁換柱。

而沈青檀說她的婢女臨時被換走,趙頤可以肯定是故意換新娘。

世間沒有這麼多巧合,不過是精心策劃罷了。

趙頤見沈青檀神色淡定,想必她也看穿侯府的算計,所以沒有提出要換回去。

他體弱多病,壽命不長,在眾人眼裡,國公府的爵位會落在趙珏頭上。

即便是如此,只要他活着一天,對趙珏而言仍舊是潛在的威脅。

沈青檀在侯府備受寵愛,風頭遠遠蓋過才認祖歸宗的沈明珠,聰明人都知道該娶誰。

趙珏寧可捨棄有青梅竹馬情誼的沈青檀,不惜大費周章的策劃一場換新娘的戲碼,也要娶沈明珠進門。

足可見沈明珠給他帶來的利益,遠遠大於沈青檀能給的。

重要的是侯府願意配合,沈青檀顯然成為了一顆棄子,侯府不會再做她的靠山。

將她嫁給他,他失去岳丈的支持,趙珏繼承爵位的機會又大了許多。

對於趙珏對他的忌憚,趙頤覺得有些可笑。

他想要爵位,不需要藉助女人的力量,所以娶誰都是一樣的。

趙頤顧及沈青檀與趙珏十幾年的情誼,沒有先做決定:「我待會同三弟商議一下。」

他的眸光掃過沈青檀稍顯疲累的眉眼,又體貼地說道:「我吩咐廚房給你準備了一些吃食。你先用膳,其餘的事交給我。」

沈青檀柔順道:「有勞二爺。」

趙頤交代完,抬步離開新房。

沈青檀望着緊閉的房門,聽見趙頤吩咐守在門口的婢女進來伺候她。

房門推開,陪嫁的兩位婢女進來。

她們看見沈青檀,腳步驟然停頓住,臉上露出驚惶的神色,彷彿不知道坐在大房的新娘會是沈青檀,全都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

畢竟她們是沈明珠的陪嫁婢女。

沈青檀看着她們煞白的臉色,心裏冷笑一聲,不管她們是真的不知道換了人,還是裝模作樣假裝不知道,這都不重要。

欠她的人,她會一筆一筆將債討回來。

她斂去思緒,發話道:「都別愣着了,過來伺候我梳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