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炮灰原配看到彈幕後,離婚躺贏了第3章 我們離婚在線免費閱讀

炮灰原配看到彈幕後,離婚躺贏了第4章 在想你什麼時候還錢在線免費閱讀

孟晚一晚上沒回家,再次出現在亭山新村,意外看到了江行愷。

她此刻臉上難看到不行,嘴唇泛白開裂,她每抿一下唇,都能嘗到血腥味。

江行愷瞥了她一眼,神色冷漠,帶着一絲不耐煩。

他徑直從孟晚身邊走過,沒打算和她說話。

孟晚低着頭,卻突然抓住他的衣袖,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江行愷甩開了她的手。

孟晚一時不察,手背撞在了旁邊的杆子上,疼得她直抽冷氣。

江行愷眉眼微動,緊緊抿着唇,什麼都沒說。

「我有事跟你說。」孟晚捂着手背。

江行愷原本要出門,聽到她的話,把車鑰匙揣進口袋。

「晚上再說。」

孟晚腳步一頓,「我現在說,你回家一趟,耽誤不了多長時間,頂多5分鐘。」

江行愷眉頭一皺,見她堅持,他便折返回家。

兩人一路沉默到了家。

孟晚早已經習慣,她和江行愷這三年說的話,加起來十根手指都能數得清。

比陌生人還不如。

到了家中,孟晚坐下,也沒抬頭。

「我們離婚吧。」

江行愷隨意嗯了聲,像往常一樣下意識不走心道:「好。」

他瞳孔緊縮一陣,銳利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聲音沉下。

「你說什麼?」

這一次,孟晚不再低頭,而是抬眼和他對視。

「我說,我們離婚吧。這個房子是你買的,我沒資格要,我們之間沒有孩子,就更沒有糾紛了。我只帶一些現金走,其他我都不會動。」

孟晚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少年,或者29歲就真的死了。

她想了一晚上,自己難道就這樣了嗎?

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離婚。

走出這段貌合神離的婚姻關係,走出這個牢籠。

江行愷聽着她的話,連財產分配都想好了,氣笑了。

他打量着孟晚,冷冷嗤了聲。

「孟晚,你又想耍什麼手段?以退為進?我們怎麼結的婚,你心知肚明,真離了婚,後悔的可不是我。」

孟晚被他眼底的輕蔑和不屑刺痛,覺得眼睛酸疼,又低下頭來。

「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也是很冷靜在跟你提這件事,我們離婚。」

江行愷怒意湧上,一張俊臉愈發冷漠。

「孟晚,你想清楚再開口。」

孟晚在他心中的形象實在算不得好,貪婪,有心機。

哪怕現在提出離婚,他都得往壞的方向揣摩,她是不是另有目的。

孟晚聲音始終淡淡:「我想得很清楚。」

「你跟你父母提過了?」他淡聲問道。

孟晚咬着唇,「還沒。」

江行愷冷笑,果然如此。

「你那後媽會輕易放走我這個金龜婿?」

孟晚難堪地埋着頭。

對他充滿嘲諷的話,沒有任何反駁的底氣。

原因無他,只因為剛結婚那會兒,孟建軍很看不上他這個女婿,兩家關係降到了冰點。

等江行愷賺了錢,孟建軍和她後媽趙桂英便換了一張嘴臉,厚着臉皮和他借過錢。

「我會和他們說清楚。」

江行愷眸色銳利:「所以,你打的如意算盤,是先提離婚,再讓你後媽以此為由,敲我一筆?」

孟晚屈辱地別過臉,難堪反駁着:「他們不會的!我只是想跟你離婚,我會跟他們說清楚,不讓他們找你!」

江行愷不信,嘲諷道:「你在我這裡,信譽值為零。這時候離婚,外界會怎麼說我?一朝發達,拋棄糟糠之妻?」

孟晚滿滿的挫敗感,肩膀垮了下來。

「那你說,你要怎麼樣才願意跟我離婚?」

江行愷深邃的雙眸如寒潭,語氣尖銳刻薄:「這段婚姻不是你求來的嗎?憑什麼你說開始就開始,你想結束就結束。孟晚,你把我當什麼?」

孟晚蒼白無力地重複着之前說過的話:「我沒有算計過你,我真的不知道那時候發生過什麼,我醒來之後就看到跟你躺在一塊兒。我那時候跟你說過,你可以不娶我,我不會……」

「我不娶你,然後以流氓罪坐牢,打靶?」江行愷揚眉反譏。

孟晚閉上眼,感到了深深的無力。

從她嘴裏說出的每一句話,江行愷都不信。

她乾脆破罐子破摔:「是,當初的事都是我做的,我算計了你。但我現在後悔了,因為這樣的婚姻,不是我想要的,我對不起你,已經耽誤了你三年,不想耽誤你一輩子。」

這些話,不但沒能平息他的怒氣,反而在他怒火上澆了一把油。

「不是你想要的?孟晚,可這些都是你求來的!你自己的選擇,跪着也要走完!」

江行愷的聲音冷到孟晚背脊發寒,如果不是今天說了這些話,孟晚還不知道他竟然這麼恨她。

孟晚覺得每呼吸一下,冰冷的空氣都像刀子一樣割着她的肺部。

她艱難抬起頭看着他,「就這樣耗下去,我是無所謂,可你不想跟你喜歡的人在一起嗎?把人養在外面,可不怎麼光彩。」

江行愷眸色頓了頓,而後冷嗤,「不勞你費心,你就安安心心在家裡做你的江太太。」

說罷,他便拉開門離開,只留下一個無情的背影。

孟晚像是被抽走了渾身的力氣,身體垮了下來,怔怔地流着淚。

太疼了。

隔壁尚蘭香探着腦袋出來,只聽到江行愷最後一句。

她滿臉八卦神色,哎喲一聲。

「孟晚,好端端的,鬧什麼離婚呢!你家男人離了你,只會找到更好的。可你……嘖嘖,估計夠嗆。」

孟晚渾身發軟,起身關上門,隔絕了外面的視線。

她目視前方,彈幕自然又是清一色「卧槽」。

因為原劇情,男主的原配沒有鬧出任何事,在29歲這一年,安安靜靜死去,為女主騰位置。

孟晚再一次下樓,亭山新村只有八棟樓,說大不大,哪家哪戶有什麼事,一會兒就傳遍了。

一如她要和江行愷離婚這事兒,便有不少人上來勸。

有些人是真心,有些人是看戲,孟晚一目了然。

「孟晚,離婚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得好好想清楚。」

「行愷每天在外奔波,你在家裡還折騰他做什麼。」

「孟晚,你真要離婚呀?那我可把娘家侄女叫過來了,回頭讓她和江行愷相看相看。」

孟晚都沒理會,把前兩日在冰箱擱着的剩飯拿下來喂狗。

這邊有條流浪狗,叫小黑,孟晚經常來喂。

本以為已經喂熟了,結果她剛把飯菜倒下,就見小黑叼着肉跑了。

孟晚跟了一段路,才發現它叼到了不遠處,餵了另一隻母狗。

孟晚幽幽道:「果然,只要是公的,都一個樣。」

她轉頭端起小黑的飯碗,把裏面的飯菜都倒了。

小黑一回來,便瞧見飯碗空空,衝著孟晚搖尾巴賣乖。

孟晚冷冷一笑,「別再跟着我,不然把你做成狗肉煲!」

小黑蹲在地上,趴了下來,咕嚕嚕的眼鏡委屈地看着孟晚無情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