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炮灰原配看到彈幕後,離婚躺贏了第1章 享年29歲在線免費閱讀

炮灰原配看到彈幕後,離婚躺贏了第2章 包養女大學生在線免費閱讀

孟晚看着鏡子中自己的模樣,肥胖,臃腫。

她才23歲,是一個女人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她卻肥胖得不敢出門。

她摸着自己因為肥胖而垮下的臉龐,想到昨晚。

她和丈夫江行愷結婚已有三年,但他不喜歡自己,所以婚後一直沒有同房。

昨晚是個意外,他醉了。

孟晚垂眸,心裏在唾棄自己。

江行愷醉了,可是她很清醒。

她想打破三年來兩人的隔閡,所以主動和他上了床。

咔嚓,門開了。

孟晚聽到開門的聲音,連忙從衛生間走了出來,臉上堆起笑花。

剛走出來,卻對上了江行愷充滿厭惡和嘲諷的目光。

他很英俊,寬肩窄背,身材頎長,不然孟晚也不會對他一見鍾情。

但對着她的時候,江行愷的臉上,從來只有冷漠。

「阿愷,你餓了嗎?」她局促不安問道。

江行愷揚了揚眉,臉上浮現嘲弄的神色。

「孟晚,三年了,你可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孟晚臉色一白,手指絞在一起。

「什麼意思?」

江行愷嗤了聲,「昨晚的事,需要我提醒你?」

孟晚咬着唇,「我們是夫妻。」

「夫妻?」江行愷揚眉,「一個你靠手段得來的婚姻,也能稱作夫妻?」

他簡單收拾幾件衣服,神色冷漠,往外走。

「阿愷,吃了飯再……」

江行愷冷冷拂開她的手,「不必,你認為我現在還吃得下?我嫌噁心。」

孟晚狠狠一震,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他摔門而去,眼淚從眼角滾落下來。

江行愷眼底的厭惡,從三年前兩人結婚開始,便一直存在。

兩人是經由媒人介紹相看。

而孟晚卻在相看之前便認識了他,心裏早早對他生了情意。

聽說他在相親,便強忍着自卑,託人說了親。

毫無意外,江行愷看不上她,拒絕和她繼續相處。

孟晚雖然傷心,卻因為敏感自卑,不敢對他死纏爛打。

至於兩人為什麼最後還是結婚了,源於三年前那個晚上。

孟晚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醒來之後,便和江行愷躺在了一起,還被好多人看到。

如果江行愷不娶她,就會被打上流氓罪。

在雙方父母的操持下,孟晚和江行愷結婚了。

但江行愷是真的不喜歡她,他心裏藏着一個珍之愛之的女孩,別人連提都不能提。

加上他遭了算計,把所有的不滿都發泄在了孟晚頭上。

她回頭,怔怔望着牆上的結婚照,唯一一張結婚照。

20歲的她,和現在差不了多少。

最胖的時候會有200斤,幾乎看不清五官,皮膚粗糙蠟黃,長着深深的斑點。

但她記得16歲的自己,明明很美,是大院里最漂亮的女孩。

【這是男主原配?確實和他不般配。】

【她只是書中的炮灰,享年29歲,男主那時才三十齣頭,最有魅力的時候。】

【男主包養了一個大學生吧?叫什麼來着,林文文?比她好看多了。】

孟晚臉色慘白一片,唇瓣沒有一絲血色。

她抬起手,輕輕揮了兩下。

眼前沒有任何東西,可那些飄動飛過的文字,並沒有因為她的動作而有改變。

她揉了揉眼睛,還在。

用力閉上眼睛,睜開,依舊還在。

「難道是做夢?」

她用力掐了下腰間的肥肉,疼得她臉色扭曲。

不是做夢啊,那眼前這些東西哪裡來的?

孟晚倉皇跑進卧室,那些彈幕依舊如影隨形。

【她在幹嘛,好像精神不太好。】

孟晚腦袋嗡的一聲,一陣寒氣從頭頂掠過,直逼腳底。

這是不是說明,這些人看得見她!

孟晚嚇得眼眶都紅了,她撞鬼了!

【她怎麼哭了,哭得好猙獰啊,有些丑。】

孟晚:「……」

突然哭不出來了。

她用力擦了下眼睛,誰丑?誰?

她在床上坐了一會兒,發現這些字雖然沒消失,卻也沒傷害她。

她心情漸漸平復下來,終於想起自己剛才看到的彈幕。

她可以肯定,彈幕中的「她」,指的就是自己。

她是男主原配?男主是否指的是江行愷。

孟晚在心裏猜測着。

方才太過害怕,叫她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如今在腦海中分析一通,才看到「享年29歲」的字樣!

她才23歲,怎麼會這麼年輕就走了!

當她看到彈幕說江行愷包養了一個叫林文文的女大學生之時,她徹底綳不住了。

為免彈幕罵她丑,她用手捂着臉,嚎啕大哭。

她喜歡江行愷,結婚前便喜歡了好久。

那種潛藏在心底的情意,哪怕在這段蒼白的婚姻中消磨了許久,也不曾減少。

哪怕他眼底永遠只有冷漠,哪怕他從來不曾喜歡自己。

孟晚背脊一點點被胸腔涌動的悲痛壓彎,哭得不能自已。

這種疼痛,比方才江行愷眼底的厭惡還扎心。

明明是他背叛了婚姻,孟晚原本可以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指責,可她卻覺得興許這是必然結果。

這段婚姻,她這個妻子,本來就不是他想要的。

遙想三年前,她和江行愷結婚的時候,他還是一個無所事事的街頭混混,養活自己都是個問題。

一個丑,一個窮。

孟晚嫁給他,沒人會覺得不般配。

但結婚後的江行愷,事業卻一飛衝天。

他和好友於萬川合夥開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前往剛剛改革開放的特區深市,接連開發了兩個樓盤,賺得盆滿缽滿。

事業如日中天的他,今年不過27歲,卻英年早婚,妻子還是……胖得像豬的她。

他越是優秀,越是光芒萬丈,孟晚的自卑在陰暗處滋生得愈發厲害。

她幾乎不敢出門。

江行愷則是需要來往深市和申城,加上不喜孟晚,大多數時間都在外面,很少回家。

他在做什麼,他有哪些朋友,孟晚都不知道,甚至問了,他也不會說。

夫妻感情為零,只依靠一張結婚證維繫。

哭過一場,孟晚滿腦子都是「享年29歲」這個噩耗。

混沌的腦袋,突然清醒過來。

她都要死了,難道還要拘泥於這些小情小愛嗎?

孟晚很少出門,因為每每出門,都會受到或多或少的譏諷,那異樣的目光,就像是針一樣扎在身上。

但現在,她選擇了出門。

她住的地方是亭山區剛面向群眾開放銷售的亭山新村,這裡原來是提供給大學教師的公房,已經是申城這邊少有的樓房。

走到樓下,孟晚有些迷茫,卻不知道該去哪兒。

站了一會兒,便聽有人喊她:「孟晚,上哪裡去?」

喊她的女人是隔壁鄰居尚蘭香,最是八卦。

孟晚和江行愷夫妻關係不和,整個小區都知道,得虧了尚蘭香這個大喇叭。

孟晚不欲和她多說,敷衍:「去找丁儀。」

丁儀是她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也是江行愷合伙人的老婆。

她想找丁儀問問關於林文文的事。

丁儀家也在亭山新村,她在5棟,孟晚在7棟。

往常這時候,丁儀應該在外面搓麻將,今天竟然意外在家。

「孟晚,你怎麼過來了?」

丁儀笑得很熱情,拉着她進門。

每每她這樣笑,孟晚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難怪你沒出去搓麻將,這是又輸光了?」

丁儀和她一樣,都靠自家男人養着,於萬川每個月給她一千塊錢生活費。

別看對比他賺的錢,這一千好像不多。

可時下剛剛改革沒幾年,大家工資稍有上漲,平均工資依舊不過百。

這樣一對比,一千塊錢可就多了。

丁儀精緻的妝容浮現一抹笑,「打麻將嘛,有贏有輸不是很正常。我手頭沒錢了,你再借我三百。」

孟晚給了錢,丁儀從善如流給她打了欠條。

這是孟晚堅持要打的,一開始丁儀覺得膈應,後來發現她並不催自己還錢,便每次都給她打了。

孟晚剛把錢給出去,便看到了面前的彈幕飛起。

【原配好慘啊,唯一的閨蜜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還不知道這閨蜜拿着她的錢揮霍,轉頭在背後罵她死肥豬呢。】

【還笑她是傻子,又肥又傻,叫人噁心。】

孟晚緊攥着顫抖的手,臉上的肥肉輕顫了兩下,忍不住鼻酸。

她偷偷抬眼打量着打欠條的丁儀,怎麼都不信,自己的朋友會在背後說出這麼難聽的話。

「丁儀,你知道林文文嗎?」

丁儀手上的筆尖一頓,表情有些奇怪。

有些吃驚,又像是在按捺住興奮的模樣。

「你怎麼知道這個人?」

孟晚的心,狠狠一沉。

丁儀知道,可她從沒在自己面前提過。

「江行愷包養了她嗎?」孟晚顫抖着聲音問。

她的聲音嘶啞,壓抑着內心翻湧的痛苦。

丁儀抿了抿唇,「你別怪我,我其實沒見過那個女孩,就只是聽說過,我家老於告訴我的。」

孟晚閉上眼,流下兩行淚。

因為哭得太多,她的眼睛已經紅腫起來。

她胖到五官都擠到了一起,哪怕哭,也是毫無美感。

等她再睜開眼,好似看到了丁儀臉上來不及收起的笑容,輕蔑又鄙夷。

等發現孟晚看過去,她才恢復擔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