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世桃源第5章 初戰喪屍在線免費閱讀

末世桃源第6章 橋上遇險在線免費閱讀

貨車駛過來的聲音吸引了這幾個喪屍的注意,沈墨剛下車就看到離得最近的一個喪屍已經搖晃着逼近車前。

來不及看清這個喪屍的臉,更來不及害怕,她用盡全力揮出一斧,竟然砍掉了喪屍的半個腦袋。

初戰告捷,看這個喪屍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那張青灰色的臉此時彷彿不再讓人恐懼,沈墨只覺力氣都大了幾分。

她主動上前,迎上了最靠近自己的一個喪屍。在這個喪屍嘶吼着向她撲咬而來的同時,她也向著喪屍頭部揮出了斧頭。

解決了第二個喪屍,沈墨發現沈爸也已經和一個穿着加油站工作服的喪屍戰在一起。

沈爸的斧頭此時正卡在這個喪屍的頭骨上,污血橫流的喪屍仿若無覺,伸着爪子抓向沈爸的脖子。

情急之下,沈墨下意識地把自己手裡的斧頭朝沈爸身前的喪屍扔去。

一擊即中,她還來不及慶幸救下了爸爸,卻見那個只剩一條胳膊的喪屍已經朝自己撲來。

手裡沒了武器,沈墨本能地伸腿踢向朝自己撲咬而來的獨臂喪屍。

果然是大力出奇蹟,這個獨臂喪屍竟然被沈墨一腳踢出了兩米遠。沈爸隨後持斧趕到,幾斧頭砍死了倒在地上掙扎欲起的獨臂喪屍。

父女二人很快又解決了最後一個喪屍,靠在一起休息。

沈墨發現自己雖然沒有像爸爸那樣氣喘吁吁,但是也有些力竭,對自己的體力水平有了新的認知。

稍微休息了一會兒,沈爸和沈墨謹慎地走進右邊那間開着門的收銀室,確認了裏面沒有喪屍。

父女倆又透過左邊小超市的玻璃窗觀察裏面的情況,隱約發現有幾個喪屍被關在裏面,看樣子一時無法破門而出。

覺得暫時安全,沈墨和沈爸回到路邊的貨車上,清洗掉手臉上濺到的喪屍污血,把車開到離小超市最遠的一台加油機旁來加油。

沈爸把貨車油箱加滿,又打開後面的車廂取出幾個空着的水桶來多存儲一些汽油。

站在旁邊警戒的沈墨此時才明白了爸爸為什麼要在有限的車廂空間里放上幾個帶蓋子的空水桶,不由感嘆爸爸的生存智慧。

沈媽也下車來幫忙,連用過的空礦泉水瓶都加滿油排排放好。

正在一家人想盡辦法儲油時,翠寶突然提醒沈墨注意旁邊的小超市,說是裏面有動靜。

沈墨擔心是裏面的幾個喪屍想要衝出來,招呼爸媽上車離開,反正油也儲備的差不多夠用好幾天的。

「哈哈,那幾個笨東西,想要咬人又咬不到,真是笨笨!」

有人?沈墨正欲跨進車門的腳如灌了鉛般沉重。

沈墨和翠寶溝通後,確認小超市裡只有六個「笨東西」,她陷入了糾結之中。

她不是濫好人,更不是聖母。在不危及自家人的情況下,她也願意把生的希望帶給別人。

可是想到要救人就必須打倒六個喪屍,這過程中又存在危險性,萬一連累父母陷於險地,她不敢繼續想下去。

躊躇片刻,沈墨終是告訴了爸媽小超市裡可能有人被困的消息。

沈爸了解女兒,明白女兒這是在徵求自己的意見,也懂得女兒想去救人又怕連累自己和老婆的糾結。

沈爸解開剛剛系好的安全帶,提起一把斧子,對女兒微微一笑說:「走吧,雖然是末世,咱老沈家做人也不能違背了本心!六個喪屍,咱父女倆還是能幹倒的。」

沈墨眼睛發酸,叮囑媽媽鎖好車門,就提着另一把斧子跟上了爸爸的腳步。

父女二人在小超市的門前停住腳步,再次透過玻璃窗向里張望。

這個小超市只有一間屋子,右邊臨近正門口處是一個收銀台,後牆右側有一扇小門大開着,通向加油站的後院;左邊則有幾個喪屍圍在幾個倒下的貨架旁,幾個貨架在牆角撐出了一個很小的空間,讓喪屍不得而入。

看來,翠寶感應到的人就藏在貨架後的角落裡。

翠寶現在感應到外界動靜的距離有限,把車開到加油機旁才感應到了超市裡的動靜。

要是翠寶在停車伊始就告訴沈墨這裡有十來個喪屍,可能她都沒有勇氣下車,早就開着車跑路了吧。

看來自家和裏面被困的人有緣,註定這屋裡的人命不該絕。

沈墨和爸爸耳語幾句,自己站到超市門口幾米遠,沈爸則伸手打開朝外開的超市門並閃身躲在門後。

沈墨用手裡的斧子敲擊地面,裏面原本圍着貨架的幾個喪屍聽到聲音,搖晃着朝沈墨而來。

沈爸放過第一個喪屍給女兒收拾,自己從門後閃出砍倒第二個喪屍,然後再迅速躲到門後。

如此一番操作,超市裡的幾個喪屍很快被斧頭父女二人組消滅殆盡。

沈爸快速走進超市,關上了那扇通往後院的小門。

透過貨架的縫隙,沈墨的目光和貨架後面一道飽含恐懼和期待的目光撞在一起。

「這裡的喪屍被我們打死了,你安全了,稍後就可以出來了。」沈墨一邊柔聲安慰目光的主人,一邊和沈爸合力挪開最外面的貨架。

挪開最後一個貨架,沈墨才看清楚裏面的情況。

一個壯碩男子面朝下,靜靜壓在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和一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子身上,不知是暈過去了還是死了。

他身下的秀婉女人正是那道目光的主人,雙手緊緊壓着旁邊男孩子的左腿傷口。

旁邊的男孩兒臉色蒼白地躺在地上,正和旁邊的女人一樣,滿是感激地看着沈家父女。

沈墨和沈爸合力扶起男子,發現他臉色通紅,不省人事。

將男子面朝上平放在清出來的地面上,沈墨快速回到車上,拿來醫藥箱,協助女人簡單幫男孩清理、包紮傷口。

經過簡單交流,沈家人弄清楚了這三個人的來歷和受困原因。

周爸周衛國是一名退役軍人,複員後奮鬥幾年成了包工頭,手下有一支規模不小的施工隊。

周媽楊紅霞是一名外科護士,也是工作狂丈夫和叛逆兒子之間的黏合劑。

這次趁著兒子學校放假,周媽鼓動丈夫帶兒子出遊散心,以緩和父子關係。

受傷的是他們的兒子周末,今年18歲,是一名又高又瘦的高中生。

周家自駕游沒兩天就遇上了這次不知名輻射,全家莫名暈倒醒來後,周衛國直覺不對勁,馬上開車往家趕。

昨天聽到了收音機廣播,他們一家又決定改道趕往中部乾坤基地。

今天早晨路過這家加油站,周衛國想去超市要點熱水給胃不好的妻子喝,順便也給車上補充一點食物。

明明看到加油站有一個工作人員和一個司機有說有笑,確認環境安全後周家人才放心地進了超市。

結果剛進超市就聽到外面傳來慘叫聲,最後進門的周末驚慌之下關上了超市的門。

原來周家人進入超市後,加油站後院變異成喪屍的工作人員繞過收銀室,咬傷了正在加油的工作人員和司機。

另幾個變異後的工作人員則從連接後院的小門進入超市,咬傷了離小門最近的超市收銀員,周家人慌不擇路地躲入左側的貨架後。

周衛國為了保護妻兒,將幾個貨架往身前堆,自己又擋在最外面。

過程中周末的左腿不知怎麼受傷了,血腥味引得喪屍不斷撲咬向周家人,結果推倒了擋在周家人身前的貨架,把周家三人壓在了下面。

周衛國則在之後發起了高燒,暈了過去。

正說著話,周衛國竟然緩緩醒了過來。他醒來時先是一悚,看清周圍情況後才放鬆下來。

又是一番交流,周沈兩家決定結伴前往乾坤基地。

一是人多力量大,路上有個伴能提高安全係數;二是沈爸和周爸看對了脾氣,都覺得對方人品可靠,意氣相投。

周衛國常年帶着施工隊在各地奔波,熟悉路況,開着塞滿加油站小超市食物的自家越野車在前帶路,沈家的貨車緊隨其後,再次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