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世桃源第4章 催生植物在線免費閱讀

末世桃源第5章 初戰喪屍在線免費閱讀

想到此處,沈墨蹲下身體,嘗試着對地上剛冒出頭來的一株不知名小草輸出異能。

隨着那股神奇力量的湧出,不知名小草迅速生長,幾秒鐘的時間就幾乎長成了成熟體。

雖然植物方面的知識儲備有限,但是沈墨也能夠認出,這是一株北方春季田野中常見的蒲公英。

停止輸出異能,沈墨細細觀察它。

這株蒲公英個頭兒比原本常見的蒲公英大了一倍左右,倒披針形的綠色葉片長約30公分,葉柄及主脈為紅紫色,葉片中間竟然結出了8個花苞,花苞數量遠超普通蒲公英。

看來自己的木系異能果然能夠催生植物,還能夠改進植物的某些形態,但是這異能能夠使普通植物同翠寶一樣變異嗎?

沈墨再次對這株蒲公英輸出異能,眼看着它逐個綻開花蕾,漂亮的金黃色花朵由盛而敗,長出了8朵潔白的絨球。

這白色的絨球個頭兒比常見的大了一圈,成熟到極致時並沒有像常見的蒲公英種子一樣隨風飄散,而是墜落於地。

種子成熟離體後,那原本翠綠的葉片竟然枯萎了,好像被數量繁多的種子帶走了所有生機。

撿起幾個這自帶降落傘的種子,沈墨發現這種子的形態也發生了變異。

它們不再是如茴香和孜然一樣的褐色長柱型小顆粒,而是整體趨向於豆子一樣圓潤。單個種子個頭兒比芝麻還大些,十分飽滿,顏色也趨向黑色。

難道自己的異能只能雞肋地加速普通植物生長,讓它們的個頭兒比同類更大些,或是毫無意義的改變它們個體的某些形態?

沈墨內心不太能接受這一結果,想想又挑出手中最大的一個蒲公英種子,對其輸出異能。

如此幾番下來,沈墨異能催生出的蒲公英個頭兒越來越大,眼看其高度已經趕上了旁邊兩次異變後近50公分高的翠寶。

此時催生出的單株蒲公英,花朵數量已達十幾朵之多,單朵花有嬰兒拳頭大,結出的種子自然也隨之增大。

但是隨着種子個體的逐漸增大,種子數量也相應減少。

後面催生出的蒲公英,其種子已如綠豆大小,散發著黝黑的光澤。這種子成熟離體時,竟然隱有豆莢炸開的爆裂之聲。

在旁邊看夠了風景的翠寶終於注意到沈墨的動作,看了會兒有些嫌棄地說:「哼,這些傢伙真不爭氣,白白浪費了主人的好吃的。」

聽着腦海中傳來的童稚不滿聲,沈墨也不得不承認,最後幾次催生出來的蒲公英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她低頭將最後一次催生出的蒲公英種子全部揀起,裝進衣兜。

看着滿滿兩兜綠豆大小的蒲公英種子,沈墨知道短時間內自己的異能催發對這蒲公英的影響也就止步於此了。

翠寶鬧着要給沈墨展示自己的「飛針」神技,看着翠寶將「金針」釘入地面幾公分深的亮眼戰績,沈墨對於自己這個聲音童稚嬌嫩的愛寵的實力有了較為清晰的了解。

這裡可是地面板結的荒地,翠寶射出的「金針」,其力度與強度可以說堪比武俠世界中的低配版暴雨梨花針。

給展示完「功夫」就嚷着肚子餓的翠寶輸送了一些異能,看着翠寶除了葉片邊緣又慢慢長出「金針」外別無變化,沈墨知道自己的異能對於此時的翠寶也只能起到填飽肚子的作用。

但是沈墨還是有點不甘心,她想要再嘗試一下,想要弄清楚自己的木系異能對其他普通植物是否會產生不同的影響。

她安撫好翠寶,又開始隨機催生田野中的另一株植物。

這一次,沈墨催生的是一株蒼耳。

湊巧的是,蒼耳這種植物和之前催生的蒲公英都有一定的藥用價值。

十幾年前,尚在人世的沈奶奶就用蒼耳做偏方,給幼時的沈墨治過鼻炎。

看着眼前已經長出種子的蒼耳,沈墨不由得回想起奶奶為自己採取蒼耳,細心炮製時的場景。

殘酷的現實撞破了溫馨的回憶,沈墨忍着鼻酸,繼續催生手下的蒼耳。

成熟的蒼耳種子形如棗核,呈青灰色,上有許多倒鉤刺,能勾住動物皮毛、衣物等,是沈墨小時候的免費玩具之一。

此時捏在沈墨手上的蒼耳種子,刺的曲度略微變直,尖銳度也有所提升,但是卻無其他方面的變化。

一次又一次的輸出異能,直到沈墨感覺自己的異能幾近耗盡才停了下來。

最後,沈墨手上的蒼耳種子仍是棗核大小,但其上的刺近乎青黑色的小針,感覺已能刺破皮肉。

看看天色,也應該收拾啟程了,沈墨一手抱着翠寶的花盆,一手提着臨時充當種子口袋的外套走回車旁。

沈爸沈媽被女兒開車門的動靜驚醒,一家人稍作收拾再次啟程。

由於沈爸沈媽後半夜值夜,所以這次由沈墨來開車。

她大概看了下手機中之前下載的一款離線地圖,記住了大致路線與方向,發動了汽車。

眼角餘光瞥到副駕駛座上發出輕微鼾聲的爸爸和後排座位上睡着的媽媽,沈墨盡量把車開得平穩些。

想到之前自己催生蒲公英和蒼耳的結果,沈墨接受了自己的異能目前尚不能使普通的草本植物變異,也一時無法尋到翠寶之外的助力的事實。

所以自己哪怕成了異能者,也只是一個力氣變大的戰五渣?

一旦遭遇喪屍,自己只能大力出奇蹟?

總不能用自己催生出來的蒲公英種子砸暈、砸死喪屍,或是用催生出來的蒼耳種子扎傷、扎死喪屍。

那個畫面太「美」,沈墨有些不忍直視。

中午時分,貨車已經載着沈家人來到了平城附近,沈爸沈媽也相繼醒來。

雖然已經平安向中部乾坤基地行進了一段路程,但是沈家人也不得不面對汽油即將用罄的現實危機。

無法可想,只能找一個最近的加油站去加油。

沈墨把貨車停到一個周圍人煙稀少的路邊加油站旁,隔着車窗觀察這個加油站附近的情況。

加油站里停着兩台車,一台轎車就停在一個加油機旁,駕駛室門大開;一台越野車停在加油站左邊的一間小超市門口。

幾台加油機附近遊盪着五個喪屍,由衣着來看,其中四個穿着工作服的是加油站的工作人員,剩下一個被咬掉一條胳膊的可能是來加油的轎車司機。

停在小超市門口的越野車倒是關着車門,讓人無法看清車裡的情況。小超市的門關着,收銀室的門開着,距離太遠,也摸不清情況。

強自壓下心頭的懼意,沈墨和沈爸各持一把斧頭輕輕打開車門下了車。

被強行留下的沈媽則鎖好車門,抱着翠寶留在駕駛位上,準備隨時接應老公和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