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亂紅塵第8章 艱難的考驗在線免費閱讀

迷亂紅塵第9章 辣眼的治療在線免費閱讀

這時後排車窗緩緩降了下去,一位頭髮梳得油亮,五官如刀刻般,彰顯一股陽剛之氣,神色冷酷的青年男子探出頭,掃視了一圈。

江經理和張強見狀,連忙恭敬的上前,低頭哈腰的喊了一聲,「冷總。」

裏面的人正是康樂集團的總經理,冷肖。

「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多人圍着?」冷總狐疑的問道。

「沒……沒什麼,就是那個霄陽鎮的周彬想進去面試……」張強指着不遠處的周彬,簡單說了下。

周彬看着這車就知道裏面的人身份不凡,他的目光落在這個冷峻青年的身上,那臉龐上散發出的上位者氣息,不禁讓人不敢直視。

冷肖這時也將目光落在了周彬的身上,看了看,然後對着張強說道:「多給人一次機會,也是給自己多一條路。」

張強連忙點頭,「是是是,冷總說得太好了,小的我受教了……」

隨後,大門緩緩打開,邁巴赫向裏面駛去,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人群漸漸沸騰了。

「這就是冷總嗎?好年輕,好帥,我要是能嫁給他多好。」

「你呀,別做夢了,沒聽過他的傳聞嗎?」

「這冷總就是我的偶像,不但管着這麼大的康樂集團,還有好多家夜場也是他的,太厲害了。」

「冷總,果然冷酷,聽說都沒見他笑過,外面給他冷哥的稱號,真是名副其實……」

眾人漸漸散開,周彬進了江經理的車,往裏面的辦公大樓駛去。

很快,周彬在江經理和王辰的帶領下,來到了三樓樓梯口的洽談室坐了下來。

沒多久,王辰叫來了人事主管何輝。

何輝見江經理在周彬旁邊坐着,連忙客氣的說道:「你就是周彬吧,既然是江經理引薦來的人,那……」

何輝說到一半,便聽到一旁的江經理輕咳了幾聲,然後給他使了個眼色。

何輝這才反應過來,語氣變得陰沉下來,然後指向周彬說道:「周彬,我們到隔壁洽談室面試……」

何輝跟江經理是一夥的,自然知道了江經理的意思。

周彬連忙跟着他來到隔壁的洽談室。

隨後又有兩名負責面試的工作人員走了進去。

十幾分鐘後,周彬走了出來,沒看到王辰,便獨自下樓。

很快,他往大門的方向而去,結果碰到了匆忙而來的王辰。

「彬哥,怎麼樣了?有希望嗎?」王辰關切的問道。

「沒,沒戲了,謝謝你啊,我就先走了。」周彬拍了拍王辰的肩膀。

「沒事的,彬哥,你這樣的人才,是他們的損失,就像以前你鼓勵我一樣,加把勁……」王辰說著,握起拳頭,跟周彬的拳頭碰了一下。

江經理又怎會真讓周彬通過呢?有了他的暗示,那個人事主管何輝可是在面試現場百般刁難。

周彬大學學的就是製藥類的專業,而且還掌握了《玄天心經》里的醫術,他已經對答如流,很有可能會被破格錄用。

雖說周彬坐牢是被冤枉的,但何輝還是針對他坐過牢的事實,一直揪着不放,結果還是泡湯了。

……

周彬剛回到林娟家,林娟便將他拉到了房間,從裏面拿出一個黑袋子,遞到了周彬眼前,「小彬,我知道你們現在因為劉英的事,急需用錢,我這有一點,你先拿着。」

「哪裡好意思,你幫我們家夠多了,要是讓你婆婆知道,就麻煩了。沒事,明天還剩一天的時間,我再去想想別的辦法。」周彬用手推了推,哪裡好意思收。

林娟一把抓過他的手,然後將黑袋子強行塞到周彬的手裡,「別跟我客氣啊,再客氣我就不理你了。」

她說完,連忙奪門而出,跑下了樓,留下呆愣在原地的周彬。

「這……」周彬一陣無語。

他打開黑色袋子,看了下,裏面足足有五捆,也就是五萬元,沒再多想,來到隔壁自己住的房間,將黑袋裡的錢平放,然後藏於草席下面。

很快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周彬下了樓,看着林娟做的一桌好菜,然後看了看門口,沒看到劉叔回來,便問起了母親,「媽,都吃晚飯了,劉叔還沒回來。」

「小彬啊,自從我殘疾以後,你劉叔的心思就更少放在家裡了。估計又在哪個豬朋狗友那裡喝酒玩樂了,他這麻將沒打過癮是不會回來的,你也知道他有這個嗜好,只顧着自己玩樂,哪還會把我們放在心上……」

陳惠說著,不禁連連嘆氣,眼底流露出一份無奈與失望……

皎潔的月光揮灑在翠綠的霄陽鎮,平添了幾分美色。

忙碌了一天的人們漸漸入眠,整個霄陽鎮沉靜在夏日的夜色中。

林娟的婆婆王萍,上樓入睡時,碰到周彬,連忙使了個眼色,輕語道:「我等你!」,說完,便不好意思的離去。

周彬內心直呼這下完了,不管她了,就是一場誤會,找個時間跟她說清楚。

周彬上床修鍊起了玄天心經,這裡的靈氣非常稀薄,實力提升很慢,不過他也知足了,畢竟相對於普通人,他的身手已經很不錯了。

他盤腿而坐,一個小時後,忽然聽到隔壁林娟房裡傳來的異樣聲。

周彬修鍊了玄天心經,聽覺明顯強於常人。

那聲音聽起來有點痛苦,他感覺不妙,連忙來到隔壁房間。

房門鎖了,可插着鑰匙,不懂裏面有沒反鎖,他試了試,結果開了,看來是林娟忘記反鎖了。

他輕輕推門而入,然後將門關上。

「林娟,你怎麼了?」周彬小聲問道。

周彬沒聽到林娟的回復,而是傳來陣陣輕哼的聲音。

他連忙打開燈,沒想到衣服都被她扯破了,凌亂的散落在她的身上,遮蓋了部分重要部位,那優美的曲線一覽無遺,簡直可以讓人流鼻血。

林娟邊輕哼着,邊扭動着誘人的嬌軀。

周彬的臉瞬間紅到了耳根,心跳加速,彷彿全身都要燥熱起來。

他看到林娟的眼神有點迷離,而且很痛苦的樣子,連忙反應過來,應該是林娟的病發作了。

他不敢多想,強壓心中的燥熱,連忙輕輕打開門,來到隔壁自己的房間,拿出一套師父給他的銀針,回到林娟的房間,把門關上。

很快,他來到床前,晃了晃嗡嗡作響的腦袋,盡量不被眼前讓人垂涎三尺的一幕影響。

眼前林娟身上原本雪白的肌膚變得有點紅潤,而且可以看到密密麻麻,一粒粒如雞皮疙瘩般的泛起。

「癢,好癢……」

林娟口中傳出痛苦的**聲。

周彬看出了她的怪病,是體內的一種極為罕見的毒素。

他不再遲疑,迅速用長長的銀針,落在了她的幾大穴位上,有的入內一分,有的入內兩分半,深度不一。

他沒有觸碰到林娟的身體,因為他知道會傳染,也就變得十分小心。

最後還有三個穴位被衣服遮擋了,他顯得有點猶豫。

看着眼前如舞蹈般不斷扭動的優美身姿,內心的那團熾熱的火焰迅速上涌,使得他整張臉如火紅的太陽,一顆心砰砰直跳。

這場景對他這個精力旺盛,如狼似虎的年齡來說,簡直就是極大的考驗。

他看着林娟的表情越來越痛苦,好似做了某種艱難的決定,一咬牙,在不接觸的情況下,小心捏起一點衣角,輕輕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