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迷亂紅塵 迷亂紅塵第10章 是好事還是陷井?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迷亂紅塵第9章 辣眼的治療在線免費閱讀

迷亂紅塵第10章 是好事還是陷井?在線免費閱讀

隨着遮蓋在上身的凌亂衣服被拿開,那讓人勁爆辣眼的一幕瞬間映入了周彬的眼帘。

此時周彬體內的燥熱再次肆無忌憚的湧上心頭,好似要將眼前桎梏它的枷鎖衝破,暢快的遨遊於九天。

周彬緊緊咬着牙,欲要將體內的這股狂暴之力鎮壓。

他立刻閉上眼睛,將注意力集中於如何控制他的毒素問題上,好似在搜索着最後的解決之法。

下一刻,他緩緩睜開眼,好似變得清明了許多。

緩緩精準的落下最後三針。

然後運氣,不時在每根銀針上輕輕轉動着,只見銀針上泛起一縷縷的白氣,特別神奇。

隨着周彬做完最後一個動作,帥氣的收手,他深吸一口氣,來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然後運氣調整。

這毒素可非同小可,耗費了他不少勁力,才得以壓制。

原以為可以輕鬆搞定,卻如同打了一場艱難的大戰。

漸漸的,林娟的**聲變得越來越小聲。

不多時,床上沒了異響,變得安靜起來。

林娟緩緩睜開眼,正要起來,然後看到身上以及重要部位旁扎着的銀針,一抹紅暈迅速爬上她的俏臉。

她很吃驚,沒想到周彬會醫術,而且身上已經沒有了異樣,反而很是舒服。

她轉頭,看着周彬正在閉目養神的樣子,沒有打擾,而是靜靜地躺在床上,想到周彬之前的動作,一陣羞澀。

夜色朦朧,田間一陣陣清脆響亮的蛙聲傳來,如悅耳動聽的歌聲,撩撥着她內心的那團火熱。

幾分鐘後,周彬睜開了眼,此時的他頓時感到舒服了很多。

正在這時,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小彬,謝謝你,不然我可得難受一整晚。」

周彬聞言,連忙起身,來到床前,「客氣什麼,這是我應該的,不然我這身醫術就浪費了。」

他說完,連忙抽走林娟身上的十三根銀針,然後收了起來。

「我現在只是暫時壓制了你體內的毒素,一時間沒那麼容易發作,不過得想辦法根除,需找到一種叫玄靈花,方可慢慢治癒。」周彬將情況說了下。

林娟用被子遮擋住,詫異開口,「我的身上有毒?難道能治?」

對於周彬突然懂得這麼多,感到很是驚詫,他這怪病可是連醫院都查不出來什麼原因,更別說治療了。

「可以的,你中了一種叫癢紅羅的毒,這種毒可以說很少有人知曉,醫生查不出來,也是正常。」周彬用堅定的眼神看着林娟,然後吞咽了下口水接著說道:「癢紅羅的毒素很難根除,久而久之,每次發作的間隔時間會縮短。

等到發作的頻率越來越高時,你的身體會漸漸潰爛,然後……」

周彬沒敢再說下去,怕把她嚇到,最後肯定是全身潰爛而死,死相非常難看。

此時的林娟已嚇得臉色蒼白,蓋着薄被子,蜷縮在一起,眼神露出驚恐的神色。

周彬見狀,趕緊來到床前,安慰道:「不用擔心,在沒找到玄靈花之前,我會控制它,至於什麼全身潰爛,離你遠着呢。」

林娟一聽,神色稍微變得緩和,她朱唇輕啟,「那這個什麼玄靈花能找到嗎?」

「看運氣,很少有人知道這種花,即便看到,也認不出來,不懂它的價值,我有空,到山上看看。這種花主要生長在懸崖縫裡,特別是陰氣比較重的地方,它能吸收那裡的陰氣,滋養自身。

你得的癢紅羅屬於至陽的熱毒,玄靈花這種至陰屬性,剛好是它的剋星。」

周彬稍作解釋了下,然後跟她打了一個招呼,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癢紅羅和玄靈花基本沒人知道,要不是《玄天心經》里的醫道篇中有記載它們的特性,周彬也不可能懂得。

……

晨曦的陽光喚醒了沉睡的萬物。

距離黃雄說的兩天時間,還剩今天一天,要是湊不到一百萬,那麼明天黃雄就會讓劉英進監獄,等待未知的審判。

很快,周彬起床並洗漱好,坐在了一樓的餐桌旁吃着林娟準備好的早餐。

他喝着香濃的豆漿,手拿一根油條,吃得別提有多爽,畢竟是他愛吃的早餐。

王萍今天沒讓周彬來扶,直接慢慢下了樓梯,一見到周彬一個人在吃早餐,便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哼」了一聲,便走了。

周彬見狀,正喝着豆漿,差點被嗆到,估計是昨晚沒等到他,所以王萍才一大早的不爽。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到了下午三點多,周彬、陳惠、劉全、劉英都在家裡坐着,一臉的陰沉。

眉頭緊皺的劉全深吸一口煙,緩緩吐出,「看來是沒有辦法湊到剩下的五十萬了,小英啊,你只能嫁給張強了,總比你跟着那個什麼黃雄好。」

劉英沒有開口,眼神顯得特別憂鬱,彷徨。

陳惠看着劉英,好似想說什麼,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她的眼眶漸漸濕潤。

此時的大廳顯得格外的安靜,就連周彬也變得沉默了。

他緩緩起身,神色凝重的朝門口走去。

不多時,來到馬路邊,只見一輛小車緩緩駛來,停在了他的身旁。

一位男青年打開車門,下了車。

周彬認出了男青年,正是張強。

緊接着後排座上伸出一條蹬着黑色**,搭着黑色高跟鞋的大長腿映入了周彬的眼帘。

很快,另一條黑色**的大長腿也伸了出來。

隨後一位內搭白襯衫,外穿黑色職業裝的美女探出頭,那勾勒着曼妙曲線的身子隨之前傾,緩緩下了車。

一旁的張強偷瞄了一下,好似生怕被察覺似的,迅速收回了目光,然後指着周彬,恭敬的對美女說道:「陳秘書,這人就是周彬。」

陳秘書上下打量了下周彬,感覺眼前的年輕人很是一般,不過沒再多想,邁着**,來到周彬近前,伸出玉手,「您好,周先生,我是康樂集團的總經理秘書陳芬,很榮幸……」

周彬有點懵,這康樂集團的總經理秘書找他幹嘛?

看着眼前美女一直伸出的玉手,他連忙禮貌的握了上去,「陳秘書,您找我什麼事?」

陳秘書嫣然一笑,露出一排整齊的貝齒,「可否到我們公司坐一下?」

她說完,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周彬的眼底閃過一抹詫異,頓了頓,然後上了車。

張強恭敬的站着,小車絕塵而去,消失在他的眼帘。

他並不知道陳秘書找周彬何事,也不敢多問,接着轉身看向不遠處坐落的林娟家的房子,不由自主的露出貪婪的眼神,壞壞一笑,然後朝裏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