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對着她們倆點了點頭。
「要不,我們把東西退了吧?
就是可惜了那些定金和郵費。」
我媽一臉的猶豫,試探着問我。
「沒事兒,東西你們留着用,買都買了,就當送你們的新年禮物了。」
我擺擺手,就回桌上和我爸一起吃飯去了。
後續兩天我媽和妹妹恢復了正常,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
等放周末,我就開始觀察她們兩個周圍的人。
我懷疑他們兩個接觸的倀鬼是同一個人。
購物慾同時發作,且正常上班、上學的時候,並沒有出現這種行為。
那麼,這個倀鬼一定是雙休日才會出現,且能同時接觸我媽和妹妹。
嫌疑人一:菜市場李阿姨。
我媽和妹妹周六早上一定會一起去菜市場買菜,順路買些早飯回來。
所以我起了個大早,跟着我媽和妹妹一起去了菜市場。
看着我李阿姨和我媽熟稔地寒暄砍價,我的手不自覺地揪着手邊的韭菜,默默觀察着李阿姨。
爆炸頭捲髮,下巴上一個黑色的痦子,一身灰色工裝,普普通通的賣菜大媽,並無什麼異常之處。
我點點頭,排除了李阿姨的嫌疑,看我媽買完菜,就打算跟着一起走。
卻沒想到李阿姨發出了尖銳的爆鳴聲,她一隻手簌簌地抖着,滿臉怒意地指着被我揪扯的亂七八糟的韭菜。
我媽本來要走的步伐停滯,轉過頭看明白髮生了什麼之後,抓起那一堆韭菜就放在了稱上。
「這些一起算。」
我尷尬地低頭看着我這欠欠的手,跟着我媽回了家。
嫌疑人二:美甲店老闆娘。
我媽和妹妹每隔一周的周六下午會去美甲店做美甲,沒準就是美甲店老闆娘對她們做了些什麼。
我借口不想在家獃著,硬跟着她們兩個去了美甲店。
在我喝了八杯水,去了四趟廁所之後,兩位小仙女的美甲終於做完了。
推開店門的時候,空氣都是清新的。
我連滾帶爬回了家,躺在沙發上的時候,別提多輕鬆愉悅了。
僅僅是觀察了一天我就生理心理雙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