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玫瑰花海中的秘密第3章 聽聽我的過去在線免費閱讀

玫瑰花海中的秘密第4章 我媽媽去哪了在線免費閱讀

翌日

蘇槿桉從床上醒來,走到洗漱間,看着鏡子里那半張紅腫的臉,頓時想到昨天蘇星河毫不猶豫打她的時候,這是她從小到大,他第一次打她,就連四年前他一氣之下把她趕出家門的時候他都沒有打過她。

咚咚咚~

門鈴響了,她從監控上看到是沈林希,趕忙跑下樓,打開了門,沒想到打開門的那一刻,沈林希幾乎瞬間抱住了她,「這些年你去哪了,你不知道我很擔心你的。」說著說著眼裡已經充盈着熱淚。

沈林希看到她紅腫的臉,捋了捋她耳邊的髮絲,心疼地問道,「還疼嗎?」

蘇槿桉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把她拉進城堡內,順便關上了門,走到客廳,兩人坐在沙發上,就如以前一樣,「不疼了。」她搖了搖頭說道。

「我還不知道你,嘴上說不疼,心裏一定很難受吧?」沈林希深知蘇槿桉的性格,這麼多年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蘇叔…大家都在找你,卻一點消息都沒有,連我你都不告訴,每次回信息你都換個位置,生怕我找到你似的。」沈林希沒有提起蘇星河,因為她知道現在的蘇槿桉一定不想聽到他的稱呼,待她緩緩吧。

蘇槿桉想了想這些年的事,笑了笑,「沒…」

咚咚咚~

「門鈴又響了,誰啊?」沈林希好奇地問道。

蘇槿桉走到門前,打開了門,誰曾想,「你們是新月阿姨和霖叔叔。」蘇槿桉吃驚地說道。

「桉桉,回來也不和我們打聲招呼,要不是這臭小子告訴我們還以為你永遠不會來見我們了呢。」宋新月撫了撫她的頭,說道。

「對不起,新月阿姨,讓你們擔心了。」蘇槿桉自責地說道,又看了一眼後面的季宴辰。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句話是季勝霖說的,他也心疼這個小丫頭啊!

沈林希看是兩位長輩,連忙站起來,有禮貌地說道,「伯父伯母好!」

「這位是?」宋新月問道。

「新月阿姨,她是沈林希。希希,這兩位是新月阿姨和霖叔叔。」蘇槿桉介紹道。

「奧,原來你就是沈家的千金,我和你爸爸是生意夥伴,他還經常和我提起你呢。」季勝霖恍然大悟地說道。

「新月阿姨,霖叔叔,你們也別站着了,進屋坐吧!」蘇槿桉盛情邀請道。

幾人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宋新月坐在蘇槿桉的旁邊,看到了她臉上的傷,「桉桉,你這臉是被你爸爸打的?」宋新月疑惑地問道。

蘇槿桉點了點頭,「沒事的,已經不疼了。」宋新月看到一臉心疼。

季勝霖怒拍了一下大腿,「星河怎麼回事,連桉桉都打,還下手那麼狠,回頭我去教訓他。」

沈林希想到剛才沒有問完的問題,「桉桉,你這四年時間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不願意回來?」

「對啊,桉桉,這些年你去哪了,我們找了你好久都沒找到。」宋新月急切地問道。

蘇槿桉見大家那麼想知道,罷了,告訴他們吧,反正早晚都要說的,也躲不掉的,「那我就從四年前那天講起吧。」

季宴辰一直沒有說話,見她講起她的過去,心中莫名地揪緊了。

蘇槿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四年前的那一天,我因為懷疑是不是爸爸背叛的媽媽,才導致媽媽的離開,於是我先從蘇念身上下手,我偷拿了爸爸和蘇念的樣本,去測了DNA鑒定,可是結果卻超乎所料,蘇念並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我不敢相信,就又測了幾次,可結果都是一樣的,當時我很困惑,甚至連我自己的都測過了,我的確是爸爸的親生女兒,知道結果的我實在接受不了,我就跑去蘇氏和他鬧,誰沒想當時朱露就在蘇氏,因為朱露在旁邊一直添油加醋,然後我們就吵了起來,後來我就離開了。」

「後來呢?你去了哪裡?」季宴辰問道。

「後來我坐上了去往A國的飛機,打算徹底銷聲匿跡,不再回來,但是到了那裡,我腦海里的那些回憶總是在提醒着我是蘇氏的大小姐,我實在受不了了,開始學習分散注意力,同時也決定換一個身份,然後我發現小時候媽媽給我講的花的知識會讓我非常放鬆,之後我就做起了花藝,慢慢地做大做強,南昇花藝就是這麼來的。」

「沒想到桉桉這些年這麼難過?」沈林希心疼地說道。

「其實也還好,這些年我過得雖然有些苦,但是也有很多快樂啊,例如我在那邊認識了很多朋友,他們每天給我講很多有趣的事,真的我很久沒有那麼開心過了。」蘇槿桉提到這些心裏總是甜滋滋的,「再後來南昇花藝在國外已經很有名氣了,我覺得南昇花藝不應該止步於此,於是我回國了,我打算讓更多的人因為花藝感到快樂。」

「桉桉,真的很不錯呢,比當年你霖叔叔他們做的還要好。」宋新月誇獎道,「那桉桉,你還走嗎,索性就別走了,這裡有你霖叔叔和我,我們都是你的親人。」

蘇槿桉想了想,抬頭便對上季宴辰那熾烈的目光,手指不知不覺扣着脖子上的玫瑰項鏈。

「至少目前我還沒有走的打算,但是南昇的總部在A國,我應該回去的。」蘇槿桉回道,「新月阿姨,你知道我媽媽去哪了嗎?」

宋新月見她問了這個,表示吃驚地回道,「哎,你媽媽當年不告而別,我們都很難過,但是沒有人知道她去哪了,桉桉這麼些年一直在找她嗎?」

蘇槿桉點了點頭,「小時候我恨她,恨她拋棄我,但這四年的經歷,讓我看開了,我漸漸地不那麼恨了,現在我只想知道她為什麼不要我了?」說完,蘇槿桉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流淌而下。

宋新月見狀趕緊把她抱在懷裡,安撫道,「沒事的,我們桉桉真的很棒的,我相信,你媽媽絕對沒有不要你,她也許也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呢。」

季宴辰看到她哭了,自己的心裏莫名地痛起來,問道「爸,連您也不知道孟姨去哪了嗎?」

季勝霖搖了搖頭,「孟槿當年真的是一聲不響地就走了,她把我們所有人的聯繫方式都刪了,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似的,或許…」

「或許?」季宴辰看有希望,繼續追問,「或許什麼啊?話別只說一半啊。」

「臭小子,我是說或許只有蘇星河知道。」季勝霖若有所思地回道,「當年他們如此恩愛,說離婚就離婚那絕對不可能的,或許他會知道一些吧。」

「爸爸知道?」蘇槿桉雖話說的硬,但心裏還是認可這個爸爸的,畢竟這四年里,蘇星河每年每個月,甚至每天都會給蘇槿桉的卡上轉錢,生怕她吃不飽穿不暖。

蘇槿桉下意識地對視了一眼季宴辰,季宴辰似乎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