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動心顧席祝曼 第9章_莉芙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偌大的牌桌上,只剩祝曼和顧席兩人面前放着牌,其餘的人都在興緻盎然地觀着戰。

祝曼淡掃了眼對面的男人,正對上他一臉玩味的懶散表情。

他鬆散坐着,見她看過來,那雙多情的眸子稍挑,臉上始終帶着勝券在握的淡笑。

荷官繼續發牌。

正巧這時從外面進來個人,走到盛霄身邊,對他說道:「盛少,有人來了。」

「誰?」盛霄正在看祝曼的牌,隨口問了句,沒多大在意。

「說是姓蘇。」

現場十分安靜,在場人自然都聽見了,都隱隱有些好奇,他們港圈好像也沒聽說有什麼姓蘇的。

盛霄聽後頓了下,他看了眼一旁的祝曼,祝曼表情淡淡的,沒什麼波瀾。

盛霄放低聲音跟她說話:「今天什麼日子,不速之客一個接一個,怎麼樣,讓他來不?」

祝曼瞥了眼他,語氣略淡:「問我?」

「當然,全憑曼姐你發話。」

盛霄現在也是很看不慣姓蘇的。

「趕出去吧。」祝曼輕描淡寫地吐出一句話,說完,她隨手推了堆**,朝對面的男人略微一笑。

顧席慵懶地靠着,看着她微勾唇。

盛霄看了眼一旁站着的人,說道:「聽見了嗎,就按祝小姐的話去辦。」

「好的,盛少。」

傳話那人躬身應道,說完便走了。

牌桌**現在已經積了一堆**了,兩人完全不把錢當回事,都很隨性。

最後一張牌發完,顧席朝對面女人懶揚了下唇:「祝總,還要繼續嗎?」

「當然。」祝曼表情淡然淺笑。

「那行,就——」

顧席剛將面前壘起來的**盡數推到**,話還沒說完,倏然間傳來一陣吵鬧聲。

眾人循聲看去,就看見一個臉生的帥氣男人大步走了過來,他的身後還跟了幾個盛霄的人。

盛霄不成器地瞪了眼自己的人,白養了。

丟人。

盛霄將他們眼神凌遲了一頓,而後將視線轉向蘇懷年,面上帶着略微的諷刺:「喲,這是什麼風把蘇少給吹來了。」

蘇懷年看着他,扯了下唇:「不至於吧盛霄,也是這麼多年的朋友了,連你的門都進不來了?」

盛霄輕笑了聲:「這是哪裡的話,我這座小廟確實是真心供不下蘇少這座大佛啊。」

「盛霄——」

「跟他沒關係,很明顯,是我不讓你進來的。」蘇懷年才剛開口,就被一道淡淡的悠然嗓音打斷。

女人姿態慵懶,表情淡然,看都沒看他一眼。

明眼人都感覺到現場的氣氛有些不對勁。

蘇懷年沒有看其他人,隨意坐下,視線直直落在祝曼身上。

兩人間的氣氛明顯是有什麼故事的樣子,有點激起了在場眾人的八卦心。

裴雲深笑着有些好奇:「盛少,這位是?」

「哦,忘了介紹了,這位是京都蘇家二少。」

眾人一聽也有些意外,京都蘇家和祝家是不相上下的兩大頂級世家,沒想到竟都來了港城。

「原來是蘇少啊。」

蘇懷年此刻關注點只在祝曼身上,沒說多話。

祝曼完全當他不存在,她撐着頭,視線淡淡又懶懶,面色絲毫沒有因蘇懷年的到來有任何波動。

「祝總,需要給你點時間嗎?」

祝曼輕抬眼眸,看了眼對面慵懶矜貴的男人,男人視線淡淡地落在她身上,眼裡帶着細碎玩味的笑意。

蘇懷年也被這道慵懶的聲線吸引了注意力,他看過去,有些意外。

昨晚酒吧的男人?

男人氣質極其慵懶又漫不經心,跟昨天晚上給人的感覺一樣,他左手隨意地搭着桌上輕扣,那塊不適合他的腕錶格外閃耀。

蘇懷年認得那塊表,那是祝曼不久前在海城慈善拍賣來的。

只是他不太懂為什麼會在這個男人的手上,蘇懷年忽地想到昨晚的畫面,臉色暗了暗。

他抿了下唇,打量着他。

祝曼伸手也將面前的**全數推到了牌桌**,「最後一把,顧總。」

眾人注意力這才又被吸引了過去,這大幾億的大局,再加上另加的賭注,大家都有些迫不及待。

「攤牌攤牌。」

顧席看着對面的女人,唇角輕揚:「一起?」

「好啊。

在萬眾矚目之中,兩人徐徐揭開手中的牌,驚呼聲響起。

「哇,皇家同花順。」

盛霄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下眼睛。

祝曼:同花順(♥️9 10 J Q K )

顧席:皇家同花順(♥️10 J Q K A )

荷官將**全部勾到顧席面前,祝曼面前瞬間變得空空蕩蕩。

盛霄搖頭嘆息:「嘖,你說你最近這是什麼運氣?萬分之零點幾概率的皇家同花順都讓你遇上了。」

祝曼看了眼他,沒說話,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這是個什麼運氣。

顧席看着她,笑意懶散又不羈:「承讓了祝總,看來鼻子是哭不了了,真遺憾。」

祝曼滿臉敷衍,「恭喜顧總,什麼要求?」

「嘖,暫時想不到,先欠着吧祝總。」男人聲音慢悠悠的。

祝曼看了看他,「行。」

裴雲深看着兩人,又忍不住往某人地身邊靠了靠,笑道:「還以為你又會讓着她呢?」

「我從不讓牌。」某人聲音淡淡。

裴雲深嗤笑:「喲,我差點信了。」真當他是瞎的啊。

就在剛剛,他一瞬間都覺得這男人隨時要扔掉手中的牌了,不知道為什麼又改變了主意。

蘇懷年見祝曼打完,起身走到她的身邊,伸手握在她的手腕上,聲音放低:「曼曼,我們好好談談。」

眾人視線流轉,紛紛看戲。

「談什麼,談你劈腿的光榮事迹嗎?」祝曼不慌不忙的甩開他的手,悠悠的話音剛落,便引來一陣唏噓聲。

蘇懷年被噎得一時沒話說。

顧席饒有興緻地打量了幾眼,而後站起身來,像是要走的樣子。

路過祝曼的時候,他在她身邊停下,微微俯身,壓低聲音:「祝總,還需要我幫你嗎?」

他的聲音裡帶着些戲謔的淡笑。

祝曼想起了昨晚,她故意坐在他的腿上,讓他幫她趕走蘇懷年。

她微微轉頭看向他,他跟她隔得近,面前誘人的性感紅唇,他只要稍稍靠近一點,就能親上她。

顧席看了幾眼,又淡淡地移開視線,落在她好看的眼睛上。

周圍人見兩人這極近的曖昧狀,忍不住起鬨了起來,盛霄打量,蘇懷年臉色一陣不好看。

裴雲深笑道:「幹嘛呢兩位,這你儂我儂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幹嘛呢。」

祝曼微微移過頭,表情淡定。

顧席依舊看着她,眼裡泛着笑意:「要不要?」

「不用了顧總。」祝曼淡聲。

「行,不過記着,你還欠我一件事。」男人溫熱的呼吸盡數噴洒在祝曼的耳畔,絲絲撩耳。

隨後他懶散地直起身子,走過某人的時候,兩人視線交匯,意味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