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動心顧席祝曼 第8章_莉芙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話才落,裴雲深直接笑出了聲:「不是,你倆這什麼虎狼之詞?」

顧席懶懶地掃了眼他:「想什麼呢你?」

該說不說,兩人這對話,眾人聽着都有些想歪了。

可看人祝美女一副清明正經的樣子,大家又覺得是不是自己齷齪了。

「好了各位,走吧轉移戰場。」盛霄從中緩解氣氛。

眾人才起身說笑着往遊艇二層走去。

祝曼跟在盛霄後面,走得不快,易成走在她旁邊跟她說著話,她淺笑應着。

忽地,腳下高跟鞋不知道踩着個什麼東西,她身形微晃了下,易成剛想扶她,祝曼就被身後一股力拉了過去。

她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稍稍踉蹌,就貼上了男人結實的胸膛,背部觸感明顯。

「喲~」

後方的人在看着戲。

「祝小姐,沒事吧?」易成看過去,輕皺了下眉。

祝曼沒注意聽他的話。

某人慵懶的笑聲從上方落了下來,帶着一陣溫熱的呼吸:「小心點啊祝總,還是要少說話,好好看路。」

祝曼淡定從他胸前撤開,順便拂開手臂上的手,朝他扯唇笑了下:「真是謝謝顧總了。」

「不客氣。」顧席收手隨意插入兜中,垂眸看着她,唇角懶揚。

祝曼走的時候,看了眼地上,不知道誰扔了個瓶蓋在這兒,好巧不巧被她踩到。

……

橢圓形的牌桌,顧席、祝曼、盛霄、裴雲深,再加易成和寧皓六人坐好,旁邊圍滿了興緻勃勃觀看的人。

盛霄給祝曼大致講解着**的玩法,祝曼微斂着眼聽着,時不時地「嗯」聲,時不時地點頭。

剩下三人也不着急,耐心地等着。

祝曼跟某人正好是面對面,她輕微一抬頭,就看見他懶散靠在真皮座位上看着自己,手上拿了支煙漫不經心地抽着。

面前白煙繚繞,他朝她輕勾唇角:「祝總不會?」

「嗯。」祝曼隨意地應了聲。

「要不要我教你啊?不收學費。」男人表情懶痞,像認真又不像認真。

「謝謝,不用了。」祝曼輕淺一笑。

「喲,顧總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也教教我?」裴雲深忍不住好笑調侃。

顧席淡掃了眼他,「學費,兩個億。」

「兩個億,你怎麼不去搶?」裴雲深哼了聲。

顧席沒說話,視線散漫移開,裴雲深順着他的目光,看着祝曼,笑道:「祝總,顧總可是高手,還運氣特好,玩這個他就從沒失過手。」

祝曼淡淡瞧了眼他們,敷衍一笑:「是嗎?」

顧席看着她,唇角輕揚,長指上夾的煙漫不經心地送入唇中,輕吸又呼出,

「今天倒不一定。」

他低磁的嗓音中含着玩味的笑,輕描淡寫,帶着渾然的痞態。

兩人身上的暗流涌動太過明顯了些,眾人想忽視也忽視不了,心中各有各的猜想。

盛霄大致給祝曼講完,易成怕她不會,想再給她細緻講下的時候,祝曼往椅上一靠,翹起二郎腿,表情悠懶:「懂了。」

易成有點不敢相信:「就懂了?」

「嗯。」

易成還想說什麼,盛霄看着他嗤笑了聲:「行了,人大學霸,一聽就會。」

裴雲深笑道:「可以啊,那咱開始吧。」

……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比大小的遊戲,兩張底牌加五張公共牌,隨意組合,不僅僅需要運氣,還考驗着概率學和心理學。

牌局開始,每人面前一堆**,盲注下好,隨後荷官開始發牌,每人拿到兩張底牌。

看牌的時候,顧席坐得懶散,左手掀牌隨意看了看,袖口微微往上,男人左手腕上的女士鑲鑽腕錶太過耀眼奪目。

裴雲深視線一下被吸引住,「喲,顧總這表不錯啊。」

他這麼一說,眾人都看了過去,祝曼也是。

她有點意外,沒想到這男人還戴着自己那塊表。

不是很懂他什麼意思。

「這看着有點像不久前熱報上的那塊啊,內地神秘女富豪?」

「確實,看着一樣。」

幾人打着牌沒停,荷官發出三張公共牌到牌桌**,依次加註。

裴雲深笑道:「顧總,要不這局就賭你戴着的那塊手錶。」

「不賭。」男人回答直接。

「怎麼,這麼寶貝?哪個女人給你的定情信物?」

「嗯,算是。」顧席語氣隨意,順便捻了一疊**往中間一推,神情淡淡地看着對面的祝曼,眉眼輕挑。

祝曼沒理會他。

經過幾圈押注,桌面**已積了一堆**,最後亮底牌。

六人翻出牌,顧席,同花順,勝,荷官將**一一收到他面前。

……

往後的數盤,顧席面前的**越來越多。

這男人,心理戰玩得相當得心應手,好多盤都逼得裴雲深幾人主動棄牌,最後一揭牌,一手爛牌被他唬上了天。

下一盤的時候,幾人貿着跟他來,一開牌他又是一手好牌,來來回回,裴雲深盛霄幾人不僅**輸光,心裏還大受打擊。

如果這不是盛霄自己的地盤,他都嚴重懷疑那荷官是不是顧席的人。

再看祝曼,面前**雖說不多,但也不少。

裴雲深知道是某人故意下手輕的。

他座椅往某人身邊一移,用着只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我說顧席,你這過分重色輕友了啊,對兄弟大開殺戒,對美女手下留情,這裡放放水,那裡棄棄牌,可真給你能的。」

「怎麼,不服?」顧席沒有看他,語氣懶淡。

「服服大哥,我說你想跟人美女玩就直說啊,兄弟何必勞神又勞財給你倆當陪襯。」

顧席側眸瞥了眼他,「技不如人你還話多。」

話說完,顧席摁熄手中的煙,視線懶懶掃向對面的女人:「祝總,先說好,輸了別哭鼻子要哄啊。」

男人略帶調侃的話一落,引得眾人低聲起鬨了起來。

裴雲深笑着搖搖頭:「我說你真別太狗了。」

盛霄看着他明顯一直在找祝曼搭話,也笑道:「那顧總可能要失望了,想讓她哭鼻子那可有點難辦。」

「是嗎……」顧席隨便翹着二郎腿,一隻手搭在桌面上,指尖輕點,眼神興味十足地看着祝曼,語氣悠閑玩味,「這麼難啊?」

他輕摸了下耳朵,想到昨晚耳邊帶着哭腔的嬌媚求饒聲,嘖笑了聲,表情有些耐人尋味。

祝曼淡眸回視他,從容彎唇:「顧總,那咱們就賭賭吧,如果你輸了,就給大家哭個鼻子看看。」

「不錯,這很可以。」裴雲深笑臉跟着她起鬨。

「哭鼻子可以,祝總給哄嗎?」

顧席曖昧不清的話一出,再次引起一陣起鬨笑聲。

很明顯,顧席在調戲人祝美女。

「喲喲,顧總,非得祝小姐嗎,我們也可以啊哈哈。」

祝曼: 「……」

祝曼是真沒想到這男人能這麼沒臉沒皮。

她當時也是酒酣耳熱,**熏心了。

早知道他是顧席,脫光了躺她身邊她都不會有任何想法。

祝曼輕笑了聲,勾唇漫不經心:「顧總,遞個紙巾還是可以的。」

「哈哈,沒事顧總,她不哄我哄。」

盛霄插話笑道,又引得在場人侃笑了起來,「盛少哄顧總,這畫面想想還挺有意思的哈哈哈。」

盛霄有些幽怨地看了眼祝曼。

那眼神似乎在說,大小姐,為你我可犧牲太多了。

祝曼微微側身,「別說,你們還真有點配,霸總和小奶狗。」

盛霄咬牙:「祝曼,我可真謝謝你啊。」

「不客氣。」祝曼悠悠撤回去。

盛霄湊近她,「話說,你跟他什麼情況?」

「看不出來嗎,他找茬的情況。」祝曼語氣淡。

盛霄很認同地點點頭。

確實,看出來了。

裴雲深看了眼盛霄,又看了眼旁邊的顧席,忍不住笑着靠近他:「還真別說,挺想看盛霄哄你的。」

顧席懶眉掃了眼他:「你好這口?趕明兒我給你安排幾個,好好哄哄你。」

「滾吧你。」

「不過說真的,你這眼神收斂些,我看人祝大美女身上都要被你盯出個窟窿來了。」裴雲深笑着。

顧席沒應他,看向面前美眸淡嫵的女人:「行,就聽祝總的,但…若是祝總輸了呢?」

祝曼朝他淡淡挑眉:「顧總說呢。」

「我說啊……」,顧席故作慵懶思考狀,「嘖,不如祝總就答應我一件不過分的小事,怎麼樣?」

祝曼懶散撐着頭,語氣無所謂地淺笑,「行啊,有底線的話。」

「那是自然。」

顧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白皙修長的手指在桌上有一下無一下輕叩,語氣悠然又些許散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