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盛霄聲音不大,但在場眾人也都聽見了,就連正淺抿着酒的祝曼,也轉頭看向了他。

「先玩着,我去接個人。」盛霄起身,朝大家說了句。

「盛少,是顧總來了?」有人好奇問道。

盛霄「嗯」了聲,也才沒走幾步,一陣皮鞋落地聲便傳了過來。

大家循聲過去,便看見從遊艇裏面走過來的三人。

為首那人雙手散漫插兜,一身矜貴西裝,身材高俊挺拔,神情慵懶,渾身透着一股上位者的無形氣魄。

是顧席。

顧席的身後,是裴雲深和寧皓。

這三人,都是港城手握集團實權的人,一個港宇集團,一個貿深地產,一個風行科技,在港城可謂是權勢滔天。

眾人見這三人過來,忙起身臉上蓄起笑來。

「喲,顧總真是稀客啊,正準備去接你們呢。」盛霄走過去,朝顧席伸手笑道。

「客氣了盛少。」

顧席淺散勾唇,語氣有些不經心,兩人隨意握了下手就立馬鬆開。

顧席視線淡淡地掃向了別處,看到沙發上的女人時,他停了下來,極輕地勾了下唇。

祝曼坐在沙發上,手拿着酒杯,表情無所謂地看着他。

男人眉眼深邃,視線直勾,自然也吸引了在場人,眾人視線在一坐一站的兩人身上打轉,嗅到了絲不同尋常的意味。

裴雲深順着某人的視線看了過去,就看見剛剛隔老遠的那抹倩影此刻就淡定地坐在沙發上喝着酒。

慵懶嫵媚,確實是個尤物。

某人那眼神也是不一般,透着隱隱的侵略性。

盛霄自然也注意到了,他輕皺了下眉,裴雲深見狀,還以為盛霄跟她有什麼關係,笑看着他:

「盛少,你看巧了不是,我們正好在旁邊那艘遊艇上,看見你們這邊挺熱鬧的,就想着過來玩玩,盛少應該不會介意吧?」

盛霄笑了聲,遊刃有餘地說場面話:「裴總這是說的什麼話,三位大駕光臨,歡迎都來不及啊。」

這幾人一來一往地說著客套話,其餘人在旁邊陪着笑。

話落,盛霄寒暄着幾人入座。

顧席長腿剛邁開。

一旁的幾個名媛小姐下意識地理了下頭髮,空空身邊的位子,眼神隱隱期待。

顧席像沒看見似的,直接往某個方向走了去。

裴雲深看着,輕笑着搖了搖頭。

顧席這男人,長相和身材是真好,渾身又透着絲散漫不羈的痞壞勁兒,明裡暗裡饞他的身子的人不知道多少了,甚至還被私下評為「港城最想上的男人」。

當然這是裴雲深聽自家妹妹說的。

顧席聽見的時候,也只是懶散地揚了下唇,極其漫不經心。

也只有他們幾個知道,這人也就表面跟人裝裝樣子玩玩,想更深入那還要另說。

所以,裴雲深昨晚聽見他被女人勾走的時候,還真挺好奇的。

不過看樣子,他跟今天這個女人,貌似也不簡單。

晚風拂來,有些吹亂祝曼的頭髮,她剛捋到耳後,就看見面前停住了一道身影,她輕抬眼眸。

男人視線落在她臉上,嗓音低懶磁性:「喲,祝總,真巧啊。」

他一手插兜,一手伸向她,唇角噙着懶淡的笑。

眾人看這架勢才恍然。

原來這兩人認識,難怪了。

能讓顧席主動打招呼,又叫祝總,看來這美女也不是一般人。

祝曼看着面前的男人,揚唇輕笑:「顧總。」

她的手輕握了上去,顧席剛感覺到手心的一絲柔軟,她便又快速收回,一觸即離。

顧席輕摩了下手心,表情疏懶:「差點還以為祝總不認識我了。」

「顧總說笑了,怎麼會。」祝曼淡笑。

「也是。」顧席輕勾了下唇角,直接在她身旁坐下。

在場多道打量的視線和不善的眼神,再加上旁邊男人不容忽視的壓迫感十足的氣息,祝曼往旁邊挪了下,跟他拉開了些距離。

大家紛紛落座,酒都滿上。

「祝小姐和顧總很熟嗎?」易成看了看兩人,還是沒忍住有些好奇。

「不太熟。」

「挺熟的。」

幾乎是同一時間,兩道聲音同時落下來,大家一聽,滿眼吃瓜的興緻更濃了些。

祝曼看向旁邊的男人,他正靠在沙發上看着自己,嘴角笑意慵懶:「不熟嗎祝總?嘖,祝總這麼說我可有點傷心了啊。」

裴雲深看不下去顧席那逗趣的樣子,忍不住笑着看向一旁的寧皓:「咱顧總該不會看人姑娘漂亮就覺得眼熟吧?」

寧皓喝着酒,淡淡點頭:「說不準。」

兩人一唱一和,顧席視線在祝曼臉上,也懶得搭理他們。

「曼曼,沒聽說你跟顧總那麼熟啊?」盛霄也看着兩人笑語。

顧席嘴角微揚,他微微低頭,朝向她,語氣懶散:「真不熟啊?合著今天下午那合同白簽了唄,祝總?」

面對着數道視線,祝曼回以漫不經心的笑,拿起酒杯,輕碰了下他的杯子:「顧總說得是。」

顧席淡笑着看她,拿起桌上的酒喝了起來。

易成鬆了口氣:「原來祝小姐和顧總是合作夥伴呀。」

「祝小姐是哪家公司的呀?有男朋友了嗎?」

祝曼聽聲看過去,裴雲深正笑看着她。

也不怪他八卦,着實是某人看着有些不太對勁,搞得他也有些好奇。

祝曼紅唇輕勾,聲音輕然懶倦:「天藝娛樂,祝曼。」

裴雲深點頭笑:「原來是天藝的祝總啊,幸會幸會。」

……

眾人笑着,明顯看她的眼神不一樣了起來。

天藝是祝氏集團旗下的娛樂公司,這位又姓祝,不用想,只有一個身份,京都祝家的千金。

也難怪,連盛家小少爺都捧着她。

祝曼淺淺笑笑,懶得再說什麼,她看了眼對面的盛霄。

盛霄接收到她的眼神,起頭從她的身上轉移了話題,眾人又說起了別的。

祝曼靠在沙發上,旁邊男人的高級西裝布料總是有意無意地碰着她的手臂。

她不動聲色地往一邊移了移。

一旁的易成笑着看向她:「祝小姐準備在港城待多久呀,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能加個祝小姐的聯繫方式?我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咱們有空可以一起玩。」

易成是真對祝曼有點興趣,今天晚上一雙眼睛只差貼祝曼臉上了。

祝曼看了眼他,剛想說話,旁邊就響起了一道磁性十足的聲音。

男人是對着盛霄說的。

「盛少,打個牌?」

顧席話一落,在場立馬安靜了下來。

盛霄笑應:「可以啊顧總,這樣吧,顧總是客,點幾個人吧。」

「那就祝總吧,其餘隨便。」顧席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地就點了祝曼。

眾人好不容易偃下去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來,在這兩人身上左看看右瞄瞄。

「敢玩嗎,祝總?」顧席眼神落在祝曼臉上,慵懶含笑。

祝曼淡定輕笑:「玩什麼?顧總,太小了我可不玩。」

「放心,夠大。」

男人低笑聲落下,尾音輕揚,帶着絲勾人的醇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