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動心顧席祝曼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紅色跑車張揚地行駛在路上,窗外東西方碰撞的經典元素一幀幀划過,繁華又世俗。

祝曼懶散靠在座椅上,撐着頭,表情淡淡地看着外面。

盛霄接完電話,正好碰上紅燈。

他摘下墨鏡,轉頭看向副駕上的女人:「你是跟顧席一起吃飯?」

「認識?」祝曼視線漫不經心地落在他身上。

「港城誰不認識他啊,出了名的他,不過我勸你,別跟他走太近,他這人挺花挺狠的,小心吃虧。」盛霄認真勸告她。

「看來他在你們這兒風評不太好啊。」祝曼輕揚唇。

「你知道就好,合作談得怎麼樣?」

「簽啦。」祝曼沒所謂地回著他的話。

「簽了?」盛霄有點沒太敢相信,「才一頓飯的工夫就簽了?」

這不像顧席的風格啊。

顧席這人,誰找他合作不是要兜兜轉轉費盡功夫啊。

「這不正常。」盛霄開動車子,嘖嘖地搖頭,「你該不會是拿美色去誘惑他了吧?」

「滾。」

「開玩笑哈哈。」盛霄嬉笑。

祝曼懶得搭理他。

盛霄看她沒什麼興趣的樣子,又換了個話題問:「對了,你跟蘇懷年?」

「別提他。」

提起他祝曼就煩。

盛霄自顧自地嘆了口氣:「嘖,誰能想到溫潤男神蘇懷年是那樣的人啊,咱倆可真是看走了眼。」

祝曼和盛霄是在斯坦福碩士留學的時候認識的,後來就成為了好友,再後來兩人認識了蘇懷年。

蘇懷年當年追祝曼,盛霄是親眼所見了的,溫潤有禮,進退有度,誰知道竟然還突然冒出個初戀拉扯不清的。

「只能說,看人還真是不能只看表面啊,不過你也不用難過,不就一個沒意思的蘇懷年,到時候哥介紹個靠譜的兄弟給你。」盛霄一本正經地說著。

「靠邊停車。」祝曼扶了扶額。

盛霄瞥了眼她:「幹嘛?」

「你話很多,很煩。」

一個大男人,簡直跟她媽有得一拼。

「得,曼姐,我閉嘴。」盛霄見被嫌棄了,手指比劃,拉上了自己的嘴巴。

盛霄送祝曼去換了個衣服。

夜色漸漸來臨,華燈初上,高樓林立的霓虹照亮了迷人的夜色。

海港的晚風舒適宜人,豪華遊艇在江面上緩慢行駛,流光四溢,波光粼粼,夜色濃郁又惑人。

祝曼和盛霄到遊艇的時候,上層豪華寬敞的甲板上,一圈港城闊少名媛,正圍坐在沙發上玩遊戲划拳喝酒,熱鬧得很。

見着盛霄來,眾人停住笑道:「盛少可終於來了啊~」

「霄霄,主人遲到必須得自罰三杯啊。」

在場眾人起鬨着要罰他,倏然掃見他後面的女人。

絕色的一張臉,身姿娉婷裊娜,黑髮紅唇,朦朧燈光之下,全身泛着白,晚風襲來,輕盈的髮絲和綠色的裙擺微微飄起,姿態慵懶又性感,讓人一時看直了眼。

「喲喲喲,霄霄啊,這位大美人是?女朋友?」有位帥哥立馬過來挽過盛霄的肩,眼睛發光似的看着祝曼。

其他人也是一副曖昧非常的眼神在兩人身上掃。

祝曼輕撫被風吹亂的頭髮,唇角輕揚,沒說話。

「美女貴姓呀?有男朋友了嗎?」挽着盛霄的那人看着祝曼,眼神完全移不開。

盛霄不客氣地給了他一拳,不客氣道:「你操那閑心幹什麼,有沒有也輪不到你。」

「盛霄你,是不是兄弟啊?」

盛霄沒理他的,笑着朝眾人道:「介紹一下啊,這我朋友,祝曼,京都來的。」

「各位好。」祝曼眼含笑意,顧盼生輝,明艷又大方,讓人不自覺沉溺其中。

眾人嬉皮笑臉地興奮鼓掌:「歡迎美女~」

盛霄拉着她坐去了中間讓出的位子,時不時打量的視線難免,祝曼也不在意。

易成跟着坐了過來,十分殷勤地給祝曼倒上酒:「祝小姐歡迎歡迎啊,盛霄的朋友就是咱們大家的朋友。」

祝曼淺笑:「謝謝。」

易成差點沉淪在她的笑里,他撓撓頭,有些臉紅:「不客氣不客氣。」

盛霄不成器地看了眼易成,湊近祝曼低語:「我這兄弟不行,很狗,改明兒給你介紹個好的。」

祝曼笑着瞥了眼他。

「哎哎,霄霄說什麼悄悄話,趕緊自罰三杯。」易成看兩人湊得有點近,趕緊帶頭起鬨。

於是盛霄就在眾人的鬧哄中自罰了三杯。

他豪爽喝完,拿過桌上的酒瓶,給祝曼剛放下的杯子滿上。

「真就是朋友這麼簡單啊?盛少~」大家看他這嫻熟倒酒的樣子,還是不太相信這兩人之間沒什麼。

「真的不能太真,我曼姐看不上我。」盛霄看向祝曼笑道,「對不,曼姐?」

眾人視線落在祝曼身上。

祝曼面上含笑,滿足大家的好奇心:「追過,沒追上,盛少挺難追的。」

她說完,端起酒杯漫不經心地喝了起來。

盛霄習慣了她胡說八道。

易成聽了,逮着盛霄不平了起來:「盛霄你過分了啊,祝小姐這種絕色還追不上你?眼光這麼高,孤獨終身吧你。」

盛霄踹了他一腳:「會不會說話啊你。」

眾人見狀,也一人一句說笑着:「連祝小姐這樣的美女都追不上,盛少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呀?」

「這咱們可都不敢下手了啊。」

盛霄無奈笑:「行行行,反正她的話你們就信唄。」

「那可不,美女說啥都是對的。」易成笑看着祝曼。

其他人頗認同地點了點頭。

盛霄看着易成一副完全陷進去的樣子,嗤笑着搖了搖頭。

沒出息。

眾人說笑了會兒,盛霄被大家拉着玩遊戲,祝曼不參與,坐在旁邊喝酒看着,易成想着話題找祝曼說話。

祝曼有一搭沒一搭地應着他。

夜色越發濃郁,海港城市夜景絢麗,祝曼吹着風,喝着酒,甲板上的燈光朦朧又有氛圍感。

江面上,兩艘豪華遊艇緩緩並行。

祝曼瞥了眼,旁邊遊艇上也是笙歌鼎沸,甲板欄杆處倚着一道頎長的身影,像是在看着這邊的方向。

祝曼有點近視,剛剛回去的時候摘了隱形,也看不太清,她淡淡地收回了視線。

風意溫柔,波濤輕涌。

顧席靠在欄杆上,指尖夾着煙,懶散抽着。

裴雲深端着酒杯走過來,見他饒有興緻地看着對面,視線直白,笑着問他:「看什麼呢?」

顧席將手上的煙送進唇中,吸了口又吐出,散漫勾唇:「看美女。」

「喲不得了,什麼美女讓你看得這麼入迷,讓我也來看看。」裴雲深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兩艘遊艇雖然隔得近,他還是看了好會兒。

「哎,對面是盛霄他們吧?他旁邊坐着的那位美女嗎?看着有點面生啊,認識?」

隔老遠地盯着人瞧,說不認識他都不信。

顧席懶懶地抽着煙,唇角微揚,沒接話。

「對了,說到這兒,聽說你昨天跟個美女走了?」裴雲深突然想起聽到的,八卦之心大起。

顧席沒看他,輕撣煙灰,神情漫不經心:「消息還挺靈通。」

「稀奇啊,從來只有貼顧總的,沒想到這次顧總還主動貼人啊,說說,到底是怎樣的女人讓你按捺不住了?」裴雲深還真有些好奇。

撩人夜色中,煙霧從唇邊繚繞蔓開,男人看着前方,唇邊溢着意味深長的笑,嗓音慵懶又低沉:

「挺有意思的。」

裴雲深看着他,笑着輕嘖了聲。

……

盛霄這邊正玩得嗨。

有人上來,俯身到他耳邊:「盛少,港宇的顧總來了。」

「顧席?」

「他來幹什麼?」

盛霄有些意外,他們跟顧席那圈人平時也不熟,也很少有什麼私下往來。

這人今天怎麼主動來了?

不對勁。

很不對勁。

盛霄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地看了眼旁邊的祝曼。

她淺淺喝着酒,易成手舞足蹈地在跟她說冷笑話,她倒是也給面子,唇角淡淡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