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動心顧席祝曼 第5章_莉芙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兩人的身份和顏值都實在太吸引人的注意力了。

眾人左看看右看看,以至於菜都忘記喊服務員上了。

祝曼看着大家面對着空氣坐着,輕笑了聲。

顧席順着她的視線,淡淡地掃了眼餐桌:「吃空氣嗎咱們?」

那眼神,淡痞中又莫名地壓迫。

負責的人反應過來,立即心驚膽戰地賠罪:「不好意思顧總祝總,我的失誤,菜馬上就上。」

他說完趕緊起身出去叫服務員上菜。

門一開發現服務員早在門口等了,只是沒得到指示不敢動。

菜一一上來。

祝曼笑笑:「我還以為這是港城的特色呢。」

顧席看着她,眉眼笑意疏懶明顯:「失敬了祝總,改天帶祝總去體驗下港城真正的特色。」

祝曼輕淡一笑:「顧總客氣了。」

顧席拿過一旁的紅酒杯,向她示意,語氣懶散含笑:「祝總遠道而來,顧某一定是要好好招待的,畢竟咱們以後也可能算是親密無間的……」

他故意賣着關子。

祝曼看着他,輕挑眉。

親密無間的什麼?

顧席勾唇,眸中戲謔難掩:「親密無間的…合作夥伴。」

「祝總說我說得對嗎?」他看着旁邊的女人,逗趣似的,興味十足。

祝曼輕笑,語氣不咸不淡:「那就要看顧總的誠意了。」

「絕對讓祝總各方面都滿意。」男人姿態懶散,字裡行間都透着不正經。

有意無意地暗示,她聽得不要太懂。

祝曼淡聲笑:「顧總倒是很有信心。」

「沒辦法,自身條件擺在那兒。」顧席散漫一笑,毫不謙虛。

祝曼拿起公筷,好心夾了塊肉放他盤子里,笑語盈盈:「那就多謝顧總了,吃塊肉,這肉顧總應該會喜歡。」

顧席眼神落到盤子上,低眸輕笑,臉上帶着不羈和玩味。

鴨肉,

很好。

他拿起筷子,夾起認真嘗了口:「不錯,祝總選的就是好吃。」

祝曼扯了扯唇,是真的服。

兩人云里霧裡的對話。

眾人聽着,感覺聽懂了,但又感覺不是很懂。

兩人後來的談話,大家總算品出來了。

時不時地你來我往的內涵,也看不出來互相有什麼合作誠意。

祝曼隨便吃了幾口菜。

臉色正常。

顧席那邊的人鬆了口氣。

還好提前了解過這位連自家顧總都敢懟的、難伺候的祝總的口味。

顧席懶散地靠在座位上,紅酒入喉,眼神意味深長地落在旁邊女人的身上。

直白火辣的視線很難不讓人察覺。

祝曼轉頭看着他:「顧總飽了?」

顧席看着她挑眉輕笑:「嗯,飽了,吃得…很飽。」

「那就來聊聊合作吧。」祝曼拿起桌上的紅酒漫不經心地抿了口,開始聊合作。

都這樣了,也沒必要再打什麼太極。

「可以。」

顧席依舊是輕散不羈的樣子,眼神似笑非笑。

他的指尖有一搭沒一搭地在桌上輕點,懶淡揚唇:「祝總倒是說說,讓我選擇天藝的原因,說起來,天藝雖然背靠祝氏集團,但對祝氏來講,好像可有可無。」

「而且近幾年天藝無論是業務還是知名度,各方面都一直在下滑,我們港宇有比天藝更好的選擇不是嗎?比如說,啟星影視,他們老闆在祝總之前就聯繫過我。」

顧席不緊不慢地說著。

祝曼聽完他的話,笑得淡然:「看來顧總對天藝了解得挺多,顧總放心,有我在,天藝就不是可有可無,而且我完全有信心把天藝做到國內最好。」

「顧總,這合作,您只會賺。」

女人自信又有野心。

不知是大言不慚還是真有信心和能力。

顧席靠在座椅上,饒有興緻地打量着她。

「聽着很有道理的樣子。」

顧席說完,笑着喝了口酒,又慢條斯理地放下酒杯。

他的眼神看向她,語氣依舊散漫不經心:「祝總是真心想合作?」

「不然呢?」祝曼得體地笑。

不然我閑得慌,坐在這裡跟您皮笑肉不笑?

顧席點點頭,拿出手機,往她面前一推,嘴角噙着笑,語氣慵懶:「行,留個私人電話。」

祝曼:「 ? 」

眾人:私人電話?

顧總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難怪還主動讓人安排了飯局。

「怎麼,不想啊?」顧席勾着唇,眉眼輕揚。

「怎麼會。」祝曼嫣然一笑。

不就是個私人電話,留誰的不是留。

她伸出手指,噠噠地按下了一串電話號碼,然後將他的手機推了過去。

顧席靠在座椅上看她,語氣疏懶:「合同準備了嗎,祝總?」

男人話音一落,祝曼旁邊的助理立馬拿出合同,走過來雙手恭敬遞上:「顧總,請過目。」

顧席接過,隨意翻了翻,然後二話不說地拿過一旁的筆,刷刷地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龍鳳鳳舞,瀟洒得很。

兩邊公司的人都是一陣愣住,各有各的心思。

天藝:這麼輕鬆?不是說港宇的顧總是出了名的難搞嗎?

港宇:顧總吃錯藥了?還是被美色迷住了?

祝曼也是有些意外,但面上沒表現出來,淡定得很。

顧席將合同推到她面前。

祝曼拿起筆,也幾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合上,顧席朝祝曼伸手,笑得興味:「祝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顧總。」祝曼握住他的手,笑意淺然。

男人拇指似有若無地在她手背划過,很快鬆開。

兩家公司達成了合作,眾人舉杯飲酒慶賀,氣氛少了點剛剛的尷尬。

顧席拿着杯子,碰了碰女人的酒杯。

他微微俯身,在祝曼的耳邊,輕笑低語,嗓音磁性又曖昧:「祝總,一塊手錶的回禮。」

近在咫尺的距離,男人灼熱的呼吸灑在耳畔。

莫名的,祝曼有點想起昨晚。

耳朵隱隱有些發燙。

兩人這有些曖昧的近動作,落入他人眼神中。

大家眼觀鼻鼻觀心,好像有些懂了。

顧席說完,視線不經意掃到女人微紅的耳朵,他驀地興緻更濃,眼神盛着調笑:「祝總耳朵怎麼紅了?」

悠悠低笑的嗓音,又準確無誤地傳入祝曼的耳中,一陣**。

祝曼瞥了眼他。

沒說什麼,淡抿起酒來。

關你屁事。

顧席見她不搭理自己,無所謂地直起身子,笑着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吃完飯,天還沒黑。

會館大門口,顧席走到祝曼面前,嘴角噙着淡痞的笑:「祝總,我送你?」

祝曼回以一笑:「不用客氣了顧總。」

話才落下,一輛紅色騷包跑車停在祝曼面前。

車窗緩緩落下。

車內男人戴着一副墨鏡,笑着朝她招手:「親愛的曼曼,上車。」

祝曼點頭,又看向旁邊的顧席,笑道:「我先走了,顧總。」

她隨意揮了下手,就拉開車門上了車,「隆隆」一陣響,跑車揚長而去。

顧席視線懶淡地看着跑車離開的方向。

金屬打火機的聲音響起,他捻了支煙點上,漫不經心抽着。

煙圈緩緩吐出,慢慢氳開。

男人稜角分明的俊臉掩在呼出的迷濛煙霧之中,唇角弧度興緻頗濃地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