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動心顧席祝曼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祝曼覺得,這個男人多半是有病,非要讓她求饒,他才勉為其難地放過她。

凌晨三點多

祝曼累癱,全身汗涔涔的,她懶得管,直接埋頭睡了。

翌日,天色大亮。

祝曼醒的時候,正好落入了男人深邃意味的眸眼中。

兩人光赤着。

男人眼神含笑,玩味十足。

祝曼當他不存在,淡定起身,拿起手機打電話讓人給她送衣服來,然後走進浴室。

淋浴聲淅淅瀝瀝地響起,好一陣子才完。

祝曼穿着浴袍出來,半濕着頭髮,一張白皙素顏,明眸皓齒,出水芙蓉般的慵懶又性感。

她往沙發上一坐,拿起手機看了起來。

「介意嗎?」顧席散漫地靠坐在床上,抽了支煙向她示意。

「隨意。」祝曼沒看他,淡應了聲。

話音剛落,金屬打火機聲音響起。

顧席點了支煙抽起來。

他輕吐了口煙霧,那張臉掩在朦朧霧氣之下。

男人裸着上身,眼神淡淡地落在她身上,嗓音低欲十足:「留個電話。」

「怎麼,還想睡我?」祝曼笑着掃了眼他。

男人眼神漫不經心地鎖着她,微勾唇:「嗯,挺好睡的。」

痞味自然流露。

祝曼看着他懶痞玩味,長得就很會玩的樣子,輕笑了聲:

「想挺美,你技術挺一般的,我不是很滿意。」

她胡扯着違心話。

顧席聽後,懶聲笑:「那挺遺憾。」

「不過你昨晚聽見沒,有隻貓叫得挺舒服的。」

他輕揚唇,煙霧順着他的唇和鼻緩緩出來,淡淡的煙草味飄蕩開來。

很欲。

祝曼聳肩嗤笑:「有隻狗也叫得很舒服。」

她說完,正好門鈴聲響起,便起身去開門。

顧席看着她婀娜的身影,抵牙輕笑。

真就是,

床上要死要活,

床下嘴強王者。

祝曼打開完,門口的助理看見她,恭敬開口:「祝總。」

祝曼點頭,接過她手中的袋子。

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祝曼微挑眉看着她,等着她說。

助理視線不小心落在了她的脖間,自家總裁脖子上的曖昧痕迹太過明顯。

實在難以忽視。

她移了移視線,「祝總,今天下午您跟港宇影業的顧總有一個飯局。」

她想着還是提醒一下自家祝總,免得她沉迷溫柔鄉,忘記了。

「好。」

祝曼應了聲,便關上了門,隨便走進間房換衣服去了。

顧席穿着浴袍出來,正好就看見她從另一個房間出來。

一條黑色弔帶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

凹凸有致,性感迷人。

顧席想起昨晚,手感是很不錯。

祝曼手上拿着手機,準備走,忽地被叫住,

「祝小姐。」

男人低低的嗓音中噙着絲笑。

祝曼轉身,跟他面對面站在着。

男人煙不離手,渾身繚繞着淡淡的尼古丁味道,浴袍領口欲敞不敞,那雙勾人的眸子玩味又危險。

「再見。」

他輕笑着,嗓音懶散低磁。

祝曼輕媚地朝他勾出絲笑,她輕揮了下手機,嗓音悠然:「要錢嗎?我付給你。」

顧席看着她,眉眼輕挑着笑:「祝小姐不用客氣。」

祝曼聳聳肩,沒有一絲留戀地轉身離開。

高跟鞋嘀嗒聲在空曠的房間中回蕩,張揚肆意。

顧席面龐掩在薄薄的煙霧之下,饒有意味地看着門口的方向。

他微垂下眸,看着手中的女表,勾起了唇。

「祝…曼…」

他細嚼品味着這個名字,表情意味深長。

一路上,祝曼總感覺哪裡空落落的。

等她回到在港城的海景大平層,才不經意間看見,她手上的表沒了。

那塊她因為失戀花了上億拍來的大冤種手錶,還沒在自己手上戴到一個星期。

她依稀記得,昨晚是某個男人嫌那手錶礙事,就單手給解了。

祝曼也洒脫:「算了,就當是給他的辛苦費了。」

畢竟昨晚體驗也確實不錯。

下午五點,祝曼遮好脖子上的痕迹,助理過來接她去飯局應酬。

祝曼跟團隊到的時候,包廂已經有些港宇的人了。

港宇影業集團,國內影業界的龍頭老大,主營業務為電影投資、製作、發行、院線管理及影院放映等等,擁有強大的資本背景,收購了多家國際知名影院公司,在國際上很有影響力。

這也是祝曼看中港宇影業的原因。

眾人見她來了,忙起身招呼:「喲祝總來啦,歡迎歡迎啊。」

雖然表面上禮貌得體,但眼裡都打量着。

這幫老東西心裏精着,看她一個小丫頭接手天藝,雖說是京都祝家的人,但年紀小,猜想她也沒多大能耐。

祝曼淡淡勾唇,她環顧了圈包廂,慢條斯理地開口:「顧總還沒到?遲到?看不起我啊?」

祝曼彎唇笑着。

聽說港宇影業的顧總是一大帥哥,主位還空着。

客人都到了,主人還沒來。

明顯看不起她。

眾人看着她淡笑着卻又無比壓迫的氣勢,莫名讓人有點虛。

一時敲不定她的心思,只得訕訕緩和氣氛:「祝總,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顧總路上有點堵車,馬上就到了,祝總您先坐。」

「貴公司這個時間意識還是有待加強。」祝曼一本正經地淺笑着,語氣淡淡的教育意味。

眾人理虧,沒話講,只得訕笑。

她剛移動腳步,身後便傳來一道懶散不羈的笑聲:「祝總說得有道理,我一定好好反思。」

聲音莫名的有些熟悉。

祝曼轉頭,就看見昨晚跟她翻來覆去的男人。

此刻他雙手插兜,正慢悠走過來,一身矜貴的西裝被他穿出一股痞味。

她想起了助理的介紹,「港宇影業的顧總,身邊女人無數,帥且花。」

不得不說,這男人,確實是長得就很花的樣子。

原來他就是顧席,

難怪昨天晚上別人叫他「席哥」。

顧席停在她的面前,眸眼輕眯。

女人一身知性西裝,御姐十足,那雙勾人的美眸里有着淡若的打量。

他伸手,唇角懶揚:「祝總,幸會啊,我是顧席。」

他右手舉在半空,左手插在西裝褲兜里,饒有興味地看着面前的女人,等着她握上去。

祝曼打量了他幾眼,眉宇間也沒什麼尷尬。

她輕抬縴手,指尖輕握了男人的手,輕言淡笑:「幸會,顧總。」

女人的手白又軟,顧席昨晚早體驗過。

她淺握了下,就想抽走,男人手上稍緊了緊,握着她的手不松。

祝曼眸子微挑。

警告味。

顧席眉眼帶笑,眸光有些意味不明。

眾人有些看不懂這一幕。

自家顧總這是光天化日之下吃人豆腐?

關鍵對象還可能是公司重要的合作夥伴,天藝新上任的總裁,京都祝家的人。

雖然他們承認,這祝總長得是不錯,比明星還好看。

但也不好這麼明目張胆地惹啊。

祝曼看着這還不知收斂的手,正想不客氣,男人適時地鬆開。

「祝總,這邊請。」顧席笑看着她。

祝曼皮笑肉不笑了聲,坐了過去。

兩人一落座,有人立馬躬身給兩人滿上酒。

祝曼坐在顧席的左手邊。

男人左手漫不經心地放在飯桌上,指尖有一搭沒一搭地輕敲。

他的手,骨節分明,修長勻稱,很好看。

祝曼瞥了眼,忽然一愣。

自己那塊上億的大冤表,就戴在他左手腕上。

他倒也不客氣。

撿了個大漏。

該說不說,那手錶,戴他手上,倒顯得有點小氣。

不知道他是故意想讓自己看見還是?

總之就是挺不合適的。

顧席順着她的視線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散漫勾笑:「祝總,這塊表還行吧?」

「眼光不錯。」

「撿的。」

「運氣不錯。」祝曼無所謂地敷衍。

顧席看着她,輕舔下唇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