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動心顧席祝曼 第2章_莉芙小說
◈ 第1章

第2章

♛♛

算起來,顧席正式遇見祝曼的時候,是在港城。

朋友新開了家夜店,要他去捧場,他去了。

那晚夜店正式開業,

燈紅酒綠,音樂嘈雜。

一堆朋友坐在卡座喝着酒,有人忽地指了指吧台,「那美人真帶感。」

顧席咬着煙看過去,迷濛的白霧之中,就看見坐在吧台高腳椅上喝酒的祝曼。

酒吧燈光朦朧,女人一襲紅色弔帶裙,一頭長髮隨意散落,腳下的細跟高跟鞋纏着纖白的腳腕,美得性感張揚。

她表情懶漫,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

期間應該是手機響了很多次,她不耐煩地拿起,摁斷,然後又「啪」地扣在桌上。

顧席叼着煙狠吸了口,眸色幽深。

大家繼續起鬨:「極品啊,睿哥,去認識下啊。」

李睿連擺手。

他可沒那個膽子,怕他那成天喊打喊殺的未婚妻又找他的茬。

「我倒是不敢,不過……」

不過,他看了眼旁邊一臉玩味抽煙的男人,語氣調侃:「不過看席哥的樣子好像還挺有興趣的,席哥要不要去搭搭訕?」

眾人一聽立馬來興趣了。

「這種應該不是席哥的菜吧?咱席哥身邊一直都是清純掛的。」

「也是,席哥最近不是在捧一個女演員嘛,叫什麼來着?」

「唐雪。」

「對,唐雪,那姑娘,是真tm純,一張臉楚楚惹人的,怪不得席哥會喜歡。」

顧席聽着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沒有作聲,漫不經心地抽着煙。

他懶散地靠在沙發上,一張俊臉掩在呼出的煙霧中,幽深的眼神有些讓人看不透。

一支煙盡,顧席又從桌上的煙盒中捻了根,身邊的公子哥諂媚地給他點煙。

他吸了口煙,兜裏手機振動,他拿出來,神情微斂着看了眼。

下一秒,身邊人又說了起來:「哎哎,來了個男的,是她男朋友嗎?看起來像吵架了。」

顧席輕抬眼皮,掃了眼過去,就看見剛剛那女人,正被一男的拉着手臂,男的放低姿態在跟她說著什麼。

他們的卡座距離吧台不遠,吧台那邊的話隱約能聽見些。

女人的表情明顯很是嫌惡,她甩了幾下都沒甩開他,便拿起吧台上的一杯酒往那男的臉上一澆,然後酒杯直接往那男的腦袋上砸去。

男人被砸中了眉骨,才鬆開她,用手捂着額頭,皺着臉。

看得出來很疼。

卡座上的眾人饒有興緻地看着戲。

「嘖~該說不說,這美人下手還真挺狠,我都感覺眉骨一陣發涼。」

「盲猜一波,那男的不是劈腿就是出軌了。」

「席哥你說對不?」

顧席撣了撣煙灰,懶里懶氣的:「這麼八卦?」

「席哥,咱可不是誰都八卦的,這美人長相和身材在港城那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又正是傷心買醉時,說真的,你們真不去搭搭訕?不去我可去了啊?」

眾人笑道:「去吧去吧,瞧你那出息。」

顧席沒搭話,眼神不經意地落在了女人的身上,女人紅唇嫣然,面色冷又魅。

確實是個極品。

這邊祝曼又喝上酒,蘇懷年被砸後揚起了聲來:

「曼曼,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我那晚真的是喝醉酒一時衝動,我保證跟她斷乾淨,再也不往來還不行嗎?」

聽着他的話,祝曼好好審視了下眼前這個她熟悉又不熟悉的男人。

要不是那女人把兩人的床照發在自己的手機上,她還怎麼都想不到。

照片上一身**的男人,就是她交往了快兩年的男人,

她那一直溫潤如玉的未婚夫。

動靜有點大,卡座這邊聽牆角的些人,越聽越來勁。

李睿吃着瓜搖着頭:「嘖嘖,男人真醉了可是ying不起來的,席哥你有經驗,你說對不?」

「我不懂。」顧席吸了口煙,面上淡淡又散散。

眾人信了他的話才怪:「席哥您可別裝純了,您不懂這港城就沒人懂了啊。」

卡座一陣笑聲。

祝曼想着以前的事,自嘲又不屑地笑了笑:「蘇懷年,你哪來的臉來找我給你機會?」

「曼曼,別鬧了。」蘇懷年顯然還覺得自己沒什麼大錯,「你想怎麼打我罵我都可以,好嗎?」

祝曼懶得看他,手指輕撫着面前的酒杯,聲音冷然至極:「如果不想腦袋再開花,就滾,有多遠滾多遠。」

蘇懷年一次次哄她,也耐心漸無:「祝曼,對,我承認這次是我做得不對,那你呢,你就清清白白了?你祝小姐藍顏知己哪裡不是,我還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你為什麼就非得對我要求這麼高?」

祝曼看着他終於說出了心裏話,笑出了聲:「沒對你要求高啊蘇懷年,你現在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都被我踹了,還死皮賴臉跟來港城做什麼?想來看我跟我的藍顏知己啊?」

「祝曼!」蘇懷年聽着她的話,隱隱有些不開心。

祝曼輕嗤,她撫了下頭髮,嫵媚十足。

卡座這邊有人「草」了聲:「這女人是真他媽有感覺。」

酒吧一瞬間正好插空安靜。

祝曼顯然聽見了這個擬聲詞,她的視線悠悠掃過去,就跟卡座上眾人的視線對上。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打破了別人的吵架現場,眾人還是挺不好意思的。

奈何人女主角完全沒有被打擾的意思。

她的目光淡而直地落在主位上的男人身上。

顧席亦是同樣饒有興味地看着她,他翹着二郎腿抽着煙,面色看戲。

懶懶痞痞,很有感覺。

兩人視線交纏,看不懂什麼意味。

蘇懷年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忍不住變了變臉:「祝曼?」

祝曼輕勾唇,淡口出聲:「蘇懷年,你送了我一個大禮物,我也來送你一個吧。」

蘇懷年沒聽懂她的話。

只見她款款起身,往那邊卡座的方向走去。

卡座吧台隔得並不遠。

眾人見這大美人直直走過來,神情懶而媚,都不自覺咽了咽口水。

大家全都看向她,不知道她想做什麼。

她的視線很明確,直落在主位男人身上。

眾人在她和顧席身上看來看去,懂了。

好些人已經懂事地往旁邊移了移。

祝曼腳步裊裊,不急不緩,一步步走到主位上的男人面前,魅人的紅唇輕輕一揚,萬物失色。

「有女朋友嗎?」

顧席懶散地靠在沙發上,輕挑着眉,視線在她身上掃了掃,低惑的嗓音中透着疏懶:「沒有,怎麼?」

男人尾音帶着探究和玩味,如同陳壇釀酒般,誘人沉醉。

「老婆呢?」

「沒。」

他語氣極其散漫,話剛落下,剛送到唇邊的煙,就被一隻白皙纖細的手奪過。

祝曼咬過男人的煙,下一秒就直接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眾人咋舌,

這也太直接了吧?!

蘇懷年臉色已經鐵青,他咬着牙叫她:「祝曼?」

氣氛微妙至極,眾人不敢說話。

祝曼沒理他,伸手拿着煙吸了口,然後拿開,嫣紅的唇輕張,尼古丁的味道。

繚繞的煙暈中添着曖昧的蠱惑,危險又勾人。

顧席面不改色地看着她,眼神含着意味不明的笑。

她手指夾着煙,皙白的手臂環過男人的脖頸,她微微靠近男人的耳畔,唇上輕勾着氣,一片灼熱滾燙。

「把他趕走好嗎?」

她的聲音又輕又魅,引得顧席勾唇滾喉。

他淡淡看着她,低啞着嗓音回她:「趕走有什麼好處,嗯?」

「你想要什麼好處?」

祝曼親碰了下他的側臉,全身又嬌又軟。

顧席看着她,眼神幽深,他喉結滾動,抵牙懶散笑了聲。

「把這位先生請出去。」

這話是對李睿說的。

席哥發話,李睿當然是二話不說照做,叫了人要將蘇懷年請出去。

蘇懷年一直被人捧着,從沒這麼狼狽過。

因為那件事,自家父親一怒之下把他趕了出去,再加上現在這是港城,別人的地盤,他有氣也無奈。

看着祝曼和那男人曖昧涌動,他恨得牙痒痒,「祝曼,你有意思嗎?」

蘇懷年剛說完,還沒得到回答,便被人「禮貌」請走。

【友情提示:♥雙潔&表面花♥,成年人的遊戲,沒有那麼多規矩,想玩就玩了,想親就親了,想做就做了,想純情的勿進!!!還有噢,城市只是隨便一個背景設定,肯定跟現實不太一樣,看個小說只圖一樂,不喜歡就點點左上角,漫漫書海,總有你喜歡的,不要對作者和男女主角進行人身攻擊,互相尊重,Sal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