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動心顧席祝曼 第10章_莉芙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顧席幾人回到旁邊的豪華遊艇,裴雲深看了眼靠在沙發上的某人。

長腿隨意懶散地交疊在一起,他點了支煙漫不經心地抽着,俊臉掩在繚繞的朦朧煙霧之間,面上看不出什麼意味,舉手投足之間透着一股慵懶痞態。

裴雲深手裡拿着酒,邊喝邊笑着開口:「說說,跟那位祝總什麼關係啊?」

顧席掃了眼他,語氣清懶悠然:「能看出什麼關係?」

「嘖,有一腿的關係。」裴雲深看着他,笑得不懷好意。

「不過你不是喜歡那種甜美又清純的小白花嗎,啥時候換口味了?」

「你很懂我?」

「不敢說很。」某人眼神幽幽,裴雲深淡笑。

顧席沒再理他,淡淡收回視線,不經意看見手腕上戴的表,他輕勾了下唇。

挺甜美的啊。

盛霄這邊,他讓大家都去樓上玩去了,人走了後,氣氛也瞬時變得沉寂下來。

他看了眼祝曼,見她沒什麼反應,盛霄拍了拍一邊易成的肩,攬着他往走了。

易成還有點摸不着頭腦,頻頻往後看,盛霄掰過他,「行了,瞧把你給出息的。」

易成給他來了一拳:「是不是兄弟?」

「嗯。」盛霄敷衍。

「那那個蘇少跟祝小姐什麼關係啊?」

「前男友。」

「祝小姐和顧總呢?」

「我知道個屁。」

易成明顯不信,但盛霄確實是不知道,不過那倆人看起來也確實不像沒點貓膩的樣子。

兩人聲音漸漸遠去,直至消失。

「你跟他什麼關係?」蘇懷年看着悠然靠在座椅上看手機的女人,忍不住問道。

女人沒應他,他再次開口:「祝曼?」

祝曼慵懶地抬了下眸,輕淡地看着他嗤笑了聲:「跟你什麼關係?」

蘇懷年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眼裡滿是陌生與距離,全然不似以往,以前雖說她也是沒什麼心的樣子,但至少眼裡有他。

「你真的要這麼狠心嗎曼曼?」

祝曼懶得再聽他講,直接將手機「啪」地聲往他面前一扔,將他和謝琳的床照大大方方地展現在他面前。

祝曼表情平靜:「蘇懷年,我最後再跟你說一次,如果你還想要臉的話,就不要再來纏我了,不然,我一個看你不爽,這纏綿的照片可能就要滿天飛了。」

祝曼說完,站起身就走了,頭也沒回。

蘇懷年愣在原地好一會兒,他拿出手機播了通電話出去。

謝琳正在跟她的小姐妹聚餐,看見來電,臉上立馬現出笑意,她噓了聲,走到一邊接起電話,柔着嗓子嬌滴滴地開口:「懷年。」

「謝琳,你故意發照片給她的?」男人語氣僵硬,怒氣隱隱。

「懷年你在哪兒呀,我想你了。」謝琳撒着嬌。

「說清楚。」蘇懷年語氣很不好。

謝琳頓了頓,一股腦說著:「對,是我,懷年,你跟她根本就不合適,她天生性冷淡,碰都不讓你碰,根本就對你沒多喜歡,我這樣只不過想讓她主動離開你。」

蘇懷年聽了她的話,臉色沉了沉:「什麼性冷淡,你胡說八道什麼?」

「我沒有胡說,蘇懷年你想一想,她讓你碰過她嗎?沒有吧,你們在一起兩年你不覺得奇怪嗎,要麼是她不行,要麼就是她根本就不喜歡你。」

謝琳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也是有一次,祝曼和她朋友去洗手間,正好被她看見,她跟了去,才聽見原來她和蘇懷年之間根本沒有進展到那一步。

她聽見她說了句「暫時還沒興趣」,她上網一查,知道了一個詞叫「性冷淡」,謝琳便自動理解為她是性冷淡了。

「她之所以生氣,不是因為有多喜歡你,而是因為她是祝氏的千金大小姐,是天之驕女,你的背叛讓她顏面掃地。」

蘇懷年冷冷地哼笑了聲:「我為什麼會背叛她,還不是你不要臉地勾引我。」

「對,是我勾引你,但還有一點你忘記了,是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我只是稍微磨一磨你就過來了,說到底你還是心裏有我的不是嗎,懷年?」

謝琳和蘇懷年高中談過,當初,她媽花了大心血將她送到星北,她從小到大,一直得到的教育便是,要跟星北那些有錢有勢的大小姐大少爺交好。

謝琳雖然從小不愁吃不愁穿,但她跟星北那些典型富二代不一樣,她們家連北城上流圈的大門都跨不進去,如果她當初知道蘇懷年就是蘇家的二少爺,她又怎麼會跟他分手。

她其實不敢惹祝曼,但能攀上蘇家跨階層的機會,她不想放手,所以她賭了一把。

「懷年,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蘇懷年聽着她的話,沒說什麼,直接摁斷了電話,旁邊的椅子被他一腳踢開,他的面色極其不好看。

——

祝曼給盛霄發了個消息,就直接離開了,她站在路旁,等的士。

一陣急促的鈴聲響了起來。

祝曼按了接聽,放在耳邊,盛霄的聲音傳了過來: 「就要走了?」

「嗯。」祝曼輕揉眉心,漫不經心地回他。

「等一下,我叫司機送你。」

盛霄剛招手喚人,正好一輛的士開了過來,祝曼揚了下手,同時淡淡對電話那頭開口,「不用了,我攔了的士。」

「那多不安全啊,祝總貌美如花的。」

寂靜又濃郁的夜色中,一道淡淡散散的聲音從背後飄了過來,帶着些細碎的笑意。

盛霄也聽見聲音了,剛想問,電話就被掛斷了。

祝曼轉頭,就看見正從樓梯走上來的男人。

男人一步步走近,在她身邊停下,他手一抬,「啪」的一聲,便將她剛給拉開的的士門給關上了。

「不好意思,不坐了師傅。」

司機看了眼這兩人,以為是情侶吵架,好心說了句:「小夥子,女朋友要哄着啊。」

顧席淡笑着瞧了眼旁邊的女人:「好嘞,多謝師傅。」

的士揚長而去,祝曼抬眸看了眼他,眉眼微挑:「 ?」

「我送你。」

他話音剛落,一輛港A88888的黑色賓利正好停在兩人面前,司機下車恭敬了叫了聲「顧總」,然後拉開車門。

祝曼看了眼,禮貌拒絕:「不用了,謝謝。」

「不客氣,都這麼熟了。」

顧席垂眸看着她,唇角勾着弧度,他微微俯身,看着她的眼睛,聲線慵懶又含着淡笑:「還是……害怕了?害羞了?」

祝曼淡淡地回視着他的眼睛,兩人不動聲色,氣氛微妙。

司機站在原地感覺自己像個多餘人。

好一會兒,祝曼移開視線,徑直坐了進去,顧席笑着直起身子,走到另一側上車。

司機坐好啟動車子,想了想還是問了句;「顧總,去梵蒂嗎?」

顧席沒有立即回答,反而看向旁邊的女人,勾唇懶笑:「去梵蒂嗎?」

祝曼當然記得梵蒂。

昨晚就是在那裡。

「南灣公館。」祝曼淡聲對着司機說道。

司機從後視鏡掃了眼自家老闆的眼神,才恭敬應道:「好的,小姐。」

司機在不遠處掉了個頭,車子平穩地行駛在路上。

祝曼低頭看着手機,顧席漫不經心地看了眼她:「男朋友?」安靜的車廂內,男人嗓音磁性又慵然。

祝曼眉眼未抬:「前男友。」

只聽見某人輕笑了聲,「眼光真不怎麼樣。」

「哦。」祝曼淡聲敷衍。

接下來便是一路安靜,祝曼只讓司機停在南灣公館大門口,便下了車。

顧席降下車窗,視線落在她的身上,語調帶笑:「不用送進去嗎,祝總?」

祝曼笑意嫵然:「不用了,顧總早點回去休息。」

「那行吧,祝總再見。」

車窗升上,顧席眼神懶淡收回,輕輕一笑:「今天就在這兒休息了。」

「好的,顧總。」

祝曼看着某人的車直接開進南灣公館的時候,忍不住氣笑了:「他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