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龍王殿齊天沈秋水免費閱讀 第072章 約戰陳默_莉芙小說
◈ 第008章 廢

第072章 約戰陳默

陳默凝神感受李越身上的氣息,最後確定,那並不是修仙者的靈力,比起他所修鍊的靈力,李越身上那道氣息,簡直微弱的可憐。

如果非要找個詞形容,可稱之為靈氣。

不過即便是靈氣,也足夠讓陳默驚訝。

前世他還是普通人的時候,自然看不出李越身上居然有靈氣,可後來他修鍊成元嬰境,重返地球,也並未發現地球上有修仙者的痕迹。

可是,眼前的李越分明就是一個修仙者,即便是那道靈氣弱的可以忽略不計,但也足夠證明他的的確確是一名修仙者。

這個發現讓陳默心中一沉,既然李越是一名修仙者,那麼偌大的李家肯定不止他一人修仙,甚至他背後還有宗門。

此時,陳默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雜種,受死吧!」

李越猙獰一笑,對着陳默一拳轟出,速度和力量,超出剛才那些少年百倍。

剩下那兩名少年面露震驚,隨即一臉崇拜的看着李越,雖然只是李家旁系,但他們也有資格了解這世界上一些不為人知的內幕。

「沒想到,越哥居然是一位武者!」

「看樣子,應該修鍊到外境大成!」

兩人的聲音雖然不大,可卻還是清晰的傳入陳默耳中。

武者?外境大成?陳默有些疑惑,似乎明白了什麼。

輕輕伸出一隻手,準確無誤的抓住李越襲來的一拳,未等李越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一股他完全無法匹敵的力量將他一把甩向半空,跟着,狠狠的砸落在地上。

若不是李越此刻的武道修為已達外境大成,這一下,會直接讓他五臟錯位,骨骼盡斷,命喪當場!

陳默一腳踏在李越胸口,如同一尊戰神,冷冷看着他,一臉不屑:「這就是你所謂的實力?在我看來,不過如此!」

李越被摔的七葷八素,根本無法開口說話,那僅剩的兩名少年,驚恐的望着陳默,一臉見鬼狀。

其中一人最先反應過來,咽了口吐沫,沖陳默喊道:「陳默,快放了越哥!」

陳默雙手背後,冷冷注視着那少年:「放了他?可以。不過,得給他一點教訓,讓他這輩子都忘不了!」

另一名少年驚叫道:「你敢傷越哥,李家不會放過你!」

陳默玩味一笑:「威脅我?」

「我這人平生,最受不得他人威脅。而且我也不妨告訴你,今世,李家在我眼中,不過螻蟻罷了!」

說完,當著所有人的面,陳默一腳踏在李越小腹,一股比李越自身強大萬倍的靈力,摧枯拉朽,廢了他的丹田。

「啊!」

「陳默,你這個雜種,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李越發出一聲驚天慘叫,聲傳四野,暈死過去。

對於一個武者來說,丹田被毀,比死都難受。

但對於陳默而言,他,已經手下留情,要不是不想讓李素芳難做,就憑剛才李越那句話,此刻,他已經是個死人!

陳默一腳把李越踢給那兩人,冷喝一聲:「滾!」

那兩人抬起李越,連同那些被陳默打倒在地人,連滾帶爬的逃出倉庫,連回頭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陳默臉色平淡,無喜無悲,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走出房門,他知道,好戲,才剛剛開始。

夜,李家族地燈火通明。

家主李東陽居住的別墅內,陳默大舅李立文和大舅媽王曉雲跪在院之中,身後,是躺在擔架上渾身是血,昏迷不醒的李越。

在後面,是剛才那幾名被陳默打傷的李家旁系子弟,還有他們的父母。

周圍,陳默二舅李立武,三舅李立功,小姨,李立言偕同家眷,靜靜的站着,一臉悲憤。

李東陽緩緩自門內走出,來到李越身邊,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李越,面色嚴肅。

「說,怎麼回事?」威嚴的聲音,淡淡響起,卻帶着一股讓人不容抗拒的氣勢,彰顯這位超級世家家主的霸氣。

李立文滿面悲痛,沉聲道:「父親,越兒被四妹家那個雜種廢了丹田!」

此言一出,那些李家旁系小輩倒不覺得有什麼,可他們的長輩,還有那些李家嫡系,都面露震驚。

丹田被毀,李越此生,再難踏足武道。

就連李東陽,也難以保持平靜,怒喝道:「小畜生,膽敢下此毒手!」

「立武,帶人速去把你四妹,還有那個小雜種帶過來!」

「是,父親!」李立武面無表情,轉身離去。

「不必了,我已經來了!」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一身藍白校服的陳默,緩緩走進院子,一臉淡然。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匯聚在場中那個身穿校服的少年身上。

陳默小姨李立言心中微微錯愕:「這小子,居然敢孤身前來!」

李家旁系那些人,紛紛露出嘲諷之色,看向陳默的目光,如同看一個將死之人!

「不知死活!」一位李家旁系長輩,冷聲道。

李立武剛走出兩步,看着緩緩走進來的陳默,微微一怔,即便是他不喜陳默,此刻也忍不住在心中暗贊一聲:「好膽!」

陳默大舅媽王曉雲豁然起身,指着陳默厲聲喝斥:「小雜種,越兒怎麼說也是你親表兄,你怎麼忍心下此毒手!」

陳默大舅李立文,此刻也是怒視陳默,一臉陰沉。

看到這一幕,站在人群最後面的福伯,臉色焦急,悄悄退走。

對這些人的目光,陳默視而不見,只是淡淡看着李東陽,一臉似笑非笑的神情。

李東陽緩緩轉身,冷冷盯着陳默,聲音不急不緩,不怒自威:「跪下!」

這位執掌李家數十年的家主發怒,所有人,頓時心頭一驚,忍不住低下頭。

雖然李東陽並不是修仙者,可那久居上位者的氣勢一旦爆發,讓整個小院的溫度都驟然下降。

但,陳默卻絲毫不為所動,依舊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東陽,無喜無悲。

「跪下!」李東陽的聲音,忍不住提高几分。

所有人心中,再次一驚,紛紛怒視陳默,心中暗道:「當真不知死活!」

陳默忽然雙手**褲兜,看着李東陽,臉色慢慢變得嚴肅:「我這一跪,別說是你,即便是煌郗國地位最高那位,也承受不起!」

堂堂玄道宗頂級天才,化神境第三階大修士,豈能向一個凡人下跪?

除非陳默心甘情願,否則,這世界上任何人都當不起他一跪!

「狂妄!」

「無知!」

「不知死活!」

頓時,李家眾人再也忍不住,當著李東陽的面,紛紛喝斥。

素來和陳默老媽交好的小姨李立言,暗暗着急,她可不想陳默和李家鬧得太僵,出聲呵斥:「陳默,怎麼說話的?還不趕緊給你外公跪下認錯!」

陳默並不知道小姨內心真正想法,以為她跟李家人都是一丘之貉,冷冷道:「我陳默一生行事,俯仰於天地,何錯之有!」

何錯之有!何錯之有!

這四個字,如同警世鐘鳴,在眾人腦海中回蕩,讓所有人都暗暗心驚!

李立文再也忍不住,怒斥道:「畜生,你身為李家人,卻對自己同宗表兄下這麼重的手,居然還不認錯?四妹,當真教出來一個好兒子啊!」

陳默不屑一笑:「李家人?現在你們肯當我是李家人了?抱歉,我不稀罕!」

「放肆!」這次,就連陳默小姨都忍不住出聲喝斥。

王曉雲轉身對着李東陽磕了一個頭,厲聲道:「父親,您都看到了,這小畜生目無尊長,拒不認錯,甚至當眾羞辱李家,請您為越兒做主啊!」

李東陽冷冷望着陳默,面色肅然,一字一頓道:「請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