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龍王殿齊天沈秋水免費閱讀 第008章 廢_莉芙小說
◈ 第007章 挑事

第008章 廢

陳默靜靜站在庭院中,望着痛哭流涕的李素芳,心中生起一絲莫名的悲涼。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始終是人生遺憾。

姥姥走後,李家唯一疼愛老媽李素芳的親人也沒有了。那種失去唯一至親的痛苦,前世陳默體會過,知道那種傷痛是何等的撕心裂肺!

在水晶棺前足足痛哭了半個小時,李素芳才被陳默大舅媽和二舅媽拉了起來,緩緩走出靈堂,眼睛又紅又腫。

陳默大舅李立文嘆息一聲,道:「明天母親出殯,今晚你先在這裡休息,等明天母親出殯後,你再回去吧!」

李素芳傷心過度,對周圍一切充耳不聞,只是走到陳默身旁,抱住陳默,淚水又是忍不住的湧出。

「老媽,節哀!」陳默拍了拍李素芳後背,柔聲勸慰。

李立文看向旁邊那群李家年輕一代子弟,喊道:「李越,帶你姑姑下去找個房間休息。」

「是。」

一個頭上綁着白色孝布的少年,越眾而出,走到陳默身前,古怪的看了眼陳默,躬身說道:「姑姑,請跟我來!」

李越,陳默大舅李立文的二兒子,陳默表兄,為人陰險刻薄,工於心計,在李家年輕一代,地位不凡。

看着李越,陳默眼中突然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根據前世的記憶,他知道,好戲,即將開演。

陳默扶着李素芳一路跟隨李越來到一棟別墅前,李越淡淡說道:「姑姑,你今晚就在這休息吧,我去安排表弟。」

李素芳愣了下,說道:「讓小默跟我住一起吧,不用再麻煩了。」

李越面色平靜的解釋:「姑姑有所不知,父親交代過,同輩人住一個地方,小輩有小輩們住的地方,禮,不可亂!」

李素芳有些擔憂的看向陳默,她知道李家人對陳默的敵視,有她在,李家人或許收斂些,可一旦陳默和她分開,那就危險了。

陳默明白老媽的擔心,也知道這的確是李家的規矩,自己老媽根本沒能力改變。

為了不讓李素芳擔心,於是,陳默一臉自信的說道:「老媽,就一個晚上,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一旁的李越悄悄撇了眼陳默,不動聲色的微微低頭,嘴角露出一抹陰狠的笑容。

李素芳無奈的看着陳默,囑咐道:「你自己小心,千萬不可生出事端,如果有事,馬上來這裡找我!」

陳默心中無奈,他倒是不想惹事,可要是別人找他麻煩,他根本沒辦法阻止啊!

不過,陳默還是很聽話的點頭道:「老媽你就放心吧,一個晚上而已,能出什麼事?」

李素芳想了想,就一個晚上,應該不會出事,點點頭,看着陳默跟着李越離開。

李越帶着陳默一直向前走,路過一排排空着的別墅,最後,來到一間偏僻的小房子前。

這裡,距離李素芳住的那棟別墅,已經足夠遠了。

望着那間孤零零的小房子,陳默知道,那是李家人用來堆放雜物的倉庫。

前世,他就是在這裡,被李家小輩們關在房間中,狠狠揍了一頓,差點被打死。

陳默有些感慨,本以為重生,有些事情會發生改變,但歷史依舊驚人的相似,最終,他還是無可避免的來到這裡。

李越一臉陰笑看着陳默,露出毫不掩飾的鄙夷,沒有李素芳在,他終於不用再掩飾。

「你晚上就住這吧!」

陳默平淡的看着他,道:「難道你們李家窮的連房子都沒有了?居然讓客人住倉庫?」

李越一臉厭惡說道:「房子是給人住的,你這樣的雜種,讓你住倉庫已經是抬舉你了。」

前世陳默因為這兩個字,躲在倉庫哭了好久,但這一次,陳默不再有任何感覺。

「雜種罵誰?」陳默淡淡問道。

李越張口就道:「雜種罵你!」

陳默微微一笑:「沒錯,你的確是雜種!」

「你找死!」李越回過味來,頓時明白自己中了陳默的文字陷阱,一臉猙獰,雙拳緊握。

陳默依舊臉色平淡,靜靜注視着李越,若是他敢動手,陳默就敢廢了他!化神境大修士的威嚴,不是他區區一個凡人能夠挑釁的!

似乎想到了什麼,李越強忍着咽下這口氣,緊握的拳頭慢慢鬆開,冷聲道:「我不和你鬥嘴,咱們走着瞧!」

李越狠狠瞪了陳默一眼,眼中閃過一抹陰毒之色,把倉庫鑰匙丟在地上,大步離開。

陳默站在原地未動,等李越走遠,對着地上那串鑰匙伸出一指,那鑰匙居然騰空飛起,嗖的一下飛入陳默手掌。

陳默微微一笑,打開倉庫門,走進倉庫。

雖然沒有踏入凝氣一重,但經過一晚上的修鍊,陳默體內積攢了不少靈力,像『馭物』這種修仙界的基礎手段,陳默還是能夠施展的。

當然,如果物體太大,陳默就沒辦法了,畢竟他現在的實力,還不到凝氣一重。

夜幕緩緩降臨,陳默和老媽一起吃了晚飯,看到陳默沒出事,李素芳漸漸放鬆了警惕,而陳默什麼也沒說,與老媽分開後,就回了倉庫,靜靜等着好戲開演。

晚上十點,大部分忙碌了一天的李家人,都準備休息,幾個李家小輩,卻悄悄的聚在一起,商量了一陣後,迅速向著陳默所在的倉庫走去。

一些發現他們的李家長輩,微微一笑,當做沒看到。

以李越為首的七八個少年,站在倉庫門前,李越又拿出一把倉庫門上的鑰匙,遞給李家旁系的一個少年:「打開房門。」

那少年接過鑰匙,迅速上前,毫無顧忌的開門,可他驚訝的發現,房門居然沒鎖,被他輕輕一推,就開了。

倉庫內,傳來陳默淡淡的聲音:「既然來了,就都進來吧。」

李越和幾名少年微微有些驚訝,但陳默的底細他們早就探查清楚,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他們不相信陳默能搞出什麼花樣。

李越對着幾人使了個眼色:「進去!」

幾名少年頓時從腰間摸出木棍,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看着進去的幾人安然無恙,李越帶着剩下的少年,全部進入倉庫。

並不寬敞的倉庫中間,吊著一盞白色節能燈,陳默正坐在一張老舊的太師椅上,面色平靜的看着來人。

「你們,想幹什麼呢?」陳默一臉玩味的笑着。

幾名少年自動讓出一條道,李越走上前,臉色猙獰的看着陳默:「一個不要臉的女人跟野男人生下的雜種,也敢罵本少爺?現在,我就讓知道侮辱本少爺的後果!」

「上,別打死了就行!」李越輕描淡寫道。

幾名少年提着木棍,一臉壞笑着走向陳默,啐了口吐沫,罵道:「呸,雜種!」

陳默臉色驟然一變,看着李越的目光中泛起一抹殺機,不是因為那一聲聲雜種,也不是因為來人很多,而是因為李越那句話中,不但侮辱了他,更是把他父母也連帶上。

「既然來了,那就都留下吧!」

陳默緩緩起身,迎着來人,一拳一個,那沖向他的五六名少年,頃刻間被打倒在地,不停的哀嚎。

李越有些吃驚,陳默的動作明明很慢,那些人明明可以躲避,卻沒有一個躲得掉。

剩下的那兩名少年,臉色嚴肅道:「越哥,調查的資料有誤啊,這小子明顯身手不凡吶!」

李越絲毫不為所動,微微一笑道:「有兩下子啊,難怪敢有恃無恐,幸好那些人早有準備,讓我跟着過來,單憑這幾個傢伙,還真拿你沒辦法。」

「不過,下面我會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實力!」

李越說完,身上忽然湧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陳默微微一愣,心中暗驚:「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