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龍王殿齊天沈秋水免費閱讀 第004章 大師_莉芙小說
◈ 第003章 賣符的騙子

第004章 大師

陳默離開學校,忽然間想起來他現在是借宿在安可悅家中,不由的一陣頭大。

陳默老家在鳳山縣,父親陳兢業在鳳山縣下屬一個鎮當副鎮長,母親李素芬在省會漢陽市打拚。

為了讓陳默將來能夠考上好點的大學,特地把陳默送來整個漢陽省最好的高中,武州第一高中。

正好是武州本地人的安可悅一家得到消息,在安可悅母親梅婷的大力邀請下,李素芳便把陳默寄宿在安家,也好有個照應。

如果是前世的陳默,能夠和暗戀的女神同住一個屋檐下,自然是求之不得。

可這一世,已經知道安家人嘴臉的陳默,實在無法繼續住在安家。

更何況就在剛才,陳默還冷落了安大小姐。如果現在回去安家,不是自討苦吃嗎?

「安家是回不去了,而且住在安家也不方便以後修鍊,最好在外面租個房子。」

陳默打定主意,準備去學校附近轉轉,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房子。

可摸了摸口袋裡為數不多的生活費,陳默不由的一陣苦笑。

李素芳知道陳默紈絝的性格,所以對陳默的經濟約束非常嚴格,為了不讓陳默在外面胡混,每個月只給陳默一千塊的零花錢。

如果對於普通學生來說,吃住都在安家,一千塊足夠多了,可對於前世的陳默,卻還不夠他去一趟KTV。

有生以來第一次,化神境大修士陳默,居然為了錢而發愁。

不過,這點小事還難不倒陳默。

他立刻去商店買了一些硃砂毛筆和白紙,準備畫幾道簡易版的符籙,雖說這些符籙的功效不及原版的萬分之一,可對於地球上的普通人來說,遠勝過那些人蔘首烏。

在僻靜之地製作好幾道符籙,夜幕已經降臨。陳默找了一個人流量較多的公園,在路邊擺起了地攤。

華燈初上,一個穿校服的少年,靜靜盤坐在路邊,身前的破紙皮上擺了幾道稀奇古怪的鬼畫符。

路過的大爺大媽,青年男女,看着陳默紛紛露出譏笑,這年頭,真是世風日下,連學生都出來招搖撞騙了嗎?

陳默對這些人的態度卻是不聞不問,六百年的修鍊,早已讓他道心堅如磐石。這些嘲諷對他來說無異於清風拂面,一笑而過。

陳默相信,茫茫人海,總有那麼一兩個識貨之人。

「你這些符都能幹什麼呢?」一個穿着白色羽絨服的長髮女孩,半蹲在陳默身前,蔥白般的玉手,輕輕翻動那幾張符紙。

陳默看了眼,女孩大約二十來歲,身材高挑,眉清目秀,膚白貌美,氣質淡雅中卻透着一股高貴,比安可悅還要美上三分!

不過陳默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指着那些符紙,平淡說道:「寧神醒腦,驅邪除晦,安宅定風,強身健體!」

「寧神醒腦?」女孩一愣,美目閃過一絲期盼,緊盯着陳默問:「如果有人神志錯亂,經常胡言亂語,甚至連自己最親近之人都不認得,你這符,能治好嗎?」

陳默一指最左邊的那道符,說道:「你說的那個情況,在我看來便是陰陽失衡,地魂不歸,現代醫學解釋為神經衰弱,那道寧神符最適合。」

女孩拿起那道寧神符,仔細查看,實在看不出有何特別之處,反而就像是小孩子隨便拿筆畫了幾道。

陳默不想讓這位好不容易對他這些符籙感興趣的客人跑了,繼續解釋:「人生具三魂七魄,三魂者,一為天魂,二為地魂,三為命魂。七魄者,一魄天沖,二魄靈慧,三魄為氣,四魄為力,五魄中

樞,六魄為精,七魄為英。」

「三魂當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住其身,天魂為陽,地魂為陰。陽氣盛則天魂強,陰氣盛則地魂凶,唯有陰陽調和,人才能精力旺盛,百病不生。」

女孩聽得雲里霧裡,似懂非懂,但,她覺得陳默所言,似乎很有道理。

「那你這道寧神符賣多少錢?」女孩抱着姑且一試的態度問道。

陳默一眼便看透了女孩心思,她知道女孩根本不相信他這些符籙的功效,若是稍微有人勸阻,女孩肯定馬上離去。

於是,陳默決定賣個關子:「我的符,只賣有緣人。正所謂,能識此寶者,分文不取;不識此寶者,千金不賣!」

女孩好奇的打量陳默,眼前這少年還穿着校服,分明就是一個高中生,可女孩在陳默身上卻絲毫感覺不到年輕人的稚嫩,反而有種面對睿智老者的壓力。

「我相信你,說吧,你這符多少錢?我買了!」女孩看着陳默,一臉堅決。

陳默知道,女孩依舊不相信他,可他此刻急需要錢。

嘆了口氣,陳默道:「寧神符三萬,清神符兩萬,其餘一萬。」

「三萬!你怎麼不去搶!」

未等女孩回答,突然從旁邊殺出來一個穿着紅色小皮褂,黑色保暖褲,腳上踩着一雙紅色長筒皮靴的短髮女孩,一臉鄙夷的看着陳默,呵斥道。

這女孩容貌跟剛才那位穿白色羽絨服的長髮女孩不相上下,身材很誇張,但氣質卻截然相反,渾身透出一股強勢、霸道、刁蠻任性的氣息。

「我說小云云啊,你怎麼連這些都相信,也不看看他那樣,分明就是一個小高中生。」

「你再看看他這些鬼畫符,根本就是胡亂畫上去用來騙錢的。還三萬,白送我都不要,還要費勁丟進垃圾桶!」短髮女孩拉起金佩雲,怒視陳默,似乎認定了陳默就是一個江湖騙子。

白衣女孩金佩雲被她一陣喝斥,臉色有些尷尬,她明白自己這位閨蜜說的有道理,可她仍然想買來試一試。

金佩雲拉着自己這位閨蜜,有些感傷道:「勝男,我奶奶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發病也越來越頻繁,連楊縉最好的神經科專家都束手無策,我這也是實在沒辦法,才想着買一張回去試試,就算死馬當

活馬醫吧!」

厲勝男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神色,急聲道:「小雲,我知道你奶奶從小最疼你,你想讓她儘快好起來,可是你也不能當冤大頭啊,你看他那些符,你見過在白紙上畫符的嗎?就算是江湖騙子,最起碼也

要有點專業知識啊!」

眾所周知,就算是最尋常的符籙,都是畫在黃紙上,可陳默這些符,卻都是畫在白紙上,實在有些不倫不類,也勿怪厲勝男認定了他就是個江湖騙子。

厲勝男這番話,讓即便是星辰湮滅都面不改色的玄道宗化神境大修士陳默,老臉一紅。

陳默心中一陣無奈,你以為他想用白紙啊,實在是他身上剩下的錢,買不起黃紙,不過即便是白紙,也絲毫不影響這些符籙的效果,這點陳默還是有底氣的。

周圍幾個看熱鬧的行人,也是忍不住看着陳默發出兩聲譏笑,讓金佩雲那點僅存的希望,差點破滅。

可是,一想到家中那位瘋瘋癲癲的奶奶,金佩雲眼中透出一股堅決。

「勝男,我已經決定了,你不必勸我,就算是上當受騙,為了奶奶我也要試一試。」

看着陳默,她果斷道:「先生,那張寧神符我要了。」

「我身上帶的現金不多,我用微信轉給你吧!」

厲勝男一手扶住額頭,滿臉無奈,看向陳默的眼神,如刀子般銳利。她勸不住金佩雲,所以就把怒火轉移到陳默身上。

陳默根本不搭理她,神色不悲不喜,看着金佩雲問:「你身上帶了多少現金?」

金佩雲翻開手中女士挎包,說道:「只有一萬。」

「一萬就行,我說過,能識此寶者,分文不取;不識此寶者,千金不賣。不過我最近急需錢用,收你一萬,當做成本費。」

金佩雲把現金遞給陳默,陳默數都不數,直接裝進口袋,說道:「念在你孝心可嘉,其它那幾張符一併送給你了。回去之後,將符紙貼在病人額頭,大喊一聲『啟』便可!」

金佩雲愈發覺得陳默有些高深莫測,不由得對這些符紙多出幾分信心:「多謝先生!」

旁邊厲勝男卻滿臉不屑,怒視陳默道:「要是這些鬼畫符不靈,不論你躲在哪個犄角旮旯,老娘也要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