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龍王殿齊天沈秋水免費閱讀 第003章 賣符的騙子_莉芙小說
◈ 第002章 玄天升龍道

第003章 賣符的騙子

陳默離開教室,但,並未離開校園。

經歷過星空萬族大戰的他,對眼前世界充滿危機感,以他現在的身體,一個子彈就能要了他的命,他必須要馬上提升實力,應對明日的弔唁。

陳默來到學校操場,此刻,所有人都在考試,操場空無一人,陳默當即盤坐在一棵松樹下,陷入沉思。

修仙八境:凝氣,金丹,元嬰,化神,合道,大乘,渡劫,仙尊。

每提升一個小境界,實力便是一次質的飛躍,大境界之間的差距,更是天壤之別。

踏入凝氣一重,身體便可超過任何國家運動員,一拳下去,攜千斤巨力,無人可擋。

修鍊到元嬰境,更是可以橫渡宇宙虛空,一拳之威便可毀山斷海。

若是成就仙尊,甚至可成為一界尊主,受億萬生靈膜拜,眨眼可滅星辰。

陳默前世便是化神境大修士,小師妹洛璃更是合道境真仙,兩人一起遨遊宇宙星空,成為很多同道嚮往的神仙眷侶。

不過,對於現在的陳默來說,那些都太過遙遠,如今陳默要做的,就是儘快踏入凝氣境一重。

前世陳默修鍊玄道宗鎮宗法典,《天玄道訣》,修為一路勢如破竹。可最後陳默發現,他的進境太快,導致根基不穩,乃至其後提升修為越來越困難。

這一世,陳默吸取前世教訓,不求勇猛精進,只求穩紮穩打,為將來在修仙路上走得更遠打好基礎。

前世,陳默是東華仙帝最喜愛的弟子,星空萬族各種修鍊法門任由陳默予取予求,各種靈丹仙藥更是如同路邊大白菜,所以現如今陳默精通萬族功法。

「想要打好根基,應該選哪一門功法好呢?」

「青雲門鎮門之寶《三梵青龍仙法》?不行,同樣勇猛有餘鞏基不足。梵天宗的《青蓮混元佛卷》?也不行,那玩意需要保留童子身。」

陳默可不想孤獨終老,最後,經過一番深思熟慮,陳默選擇了玄道宗的基礎法訣,《玄天升龍道》!

玄天升龍道雖只是玄道宗基礎法訣,但宗門典籍中卻有記載,一旦玄天升龍道修鍊到高深境界,可身化萬丈真龍,毀天滅地!

只不過除了宗門典籍記載,數十萬年來,也沒有人能將玄天升龍道修鍊到化神境,所以才淪為基礎法訣。

不過玄天升龍道作為玄道宗基礎法訣,對新弟子用來鞏固根基是最好不過,無比適合現如今的陳默。

就是它了,玄天升龍道!

打定主意,陳默立刻閉上眼睛,開始進入修鍊第一步,引氣入體!

方圓十米內的天地元氣開始向陳默匯聚,陳默周身一米範圍內的空間都產生微微褶皺,昭示着玄天升龍道的霸道。

一刻鐘後,陳默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一絲喜悅,一道精光自他眼中一閃即逝,他的身體似乎壯大了一圈,不過不仔細看,很難發現。

「不錯,雖然地球靈氣比修仙界稀薄萬倍,可我只用了一刻鐘就成功引氣入體。」

「當初我第一次修鍊《天玄道訣》,還用了整整三天才成功引氣入體,這《玄天升龍道》,果然最適合初學者用來鞏固根基!」

成功引氣入體,陳默繼續閉目修鍊,一直到日暮西山,陳默才緩緩睜眼,他感覺到有人朝他走來。

七八名身穿校服的少年男女,很快走到陳默身前,面色各異。

「陳默,你在這幹嘛?」

人群中,那名梳着長長馬尾辮的漂亮女孩,一臉不解的望着陳默,心中卻失望透頂。

中途棄考,然後一個人跑來操場坐着,他當真已經無藥可救。即便那些考試題不會做,也應該堅持到最後一刻。

陳默腦海立刻浮現出這女孩名字,安可悅,武州第一高中校花。他高中到大學的同學,當地一個資產幾千萬的富商之女。

安可悅的父親安守義,跟陳默父親陳兢業是好友,安可悅的母親梅婷,一直想要撮合兩人。

雖說當時陳兢業只是一名副鎮長,但陳默母親李素芳卻是整個漢陽省都有名的企業家,資產數億。跟李素芳的生意比起來,安家的資產可以忽略不計,這也是梅婷竭盡全力撮合安可悅和陳默的最大

原因。

只是當時的陳默不學無術,安可悅根本瞧不上他,可礙於母親的緣故,只能和陳默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可笑當時陳默竟然以為安可悅對他有好感,暗戀了安可悅很久。

不過很快隨着李素芳的公司發生了一次經濟危機,梅婷以為陳家即將沒落,於是就不再讓安可悅跟陳默來往,陳默還因此傷心很久。

陳默記得,那次經濟危機很快就被母親化解,安家人懊惱萬分,可再也拉不下臉讓安可悅跟陳默交往了。

至於以後陳默父母雙亡,家道中落,梅婷更是慶幸自己當年的選擇是多麼明智。

安守義還好,在陳默落魄之際,經常給予幫助,可梅婷卻一反之前的諂媚,對陳默冷嘲熱諷,羞辱打擊。

最後,安可悅也漸漸和陳默斷了聯繫,後來在一次同學聚會上,陳默偶然聽說,安可悅終於嫁給了自己的心上人鄭元昊,雙宿雙飛,成為很多同學羨慕的一對。

人群中,那名被其他人簇擁着的俊朗少年,微微一笑,調侃道:「或許陳默同學超水平發揮,提前答完考題。」

人群中發出一陣譏笑,大家都知道陳默不學無術,考試從未及格過,怎麼可能提前答完考題?這人明顯在羞辱陳默!

「昊哥英明!」

兩名少年趕忙拍馬屁,看向陳默的眼神充滿戲謔。

陳默面無表情,看向最先說話那少年,眼中閃過一抹蔑視。

鄭元昊,武州市副領導的獨子,他學生時期的頭號情敵,一直打壓陳默。

陳默父母健在時還好些,至於後來陳默家道中落,鄭元昊更是變本加厲,把陳默一步步逼上絕路。

陳默嘴角微微彎起一抹弧度,在心中默默念道,鄭元昊?希望這一世你不要讓我失望!

陳默沒有理會安可悅以及向他挑釁的幾人,目光掃過人群,最後停留在安可悅身邊那名有些害羞的青澀女孩身上。她此刻,正一臉擔憂的望着陳默。

蔣瑤,一個普通商販人家的孩子,天性善良,軟弱,因為陳默無意中在幾個學校霸王手中救了她,因此對陳默心生好感。

前世陳默風光時,她默默竊喜;陳默落魄時,她不離不棄。只可惜前世陳默被安可悅迷住了雙眼,無視了蔣瑤的付出,直到自殺前一刻才幡然醒悟。

現在的蔣瑤可能由於發育晚,並不出眾,但姣好的輪廓註定她是個美人胚子。陳默記得,上大學後的蔣瑤,直接成為和安可悅並駕齊驅的校花。

見陳默竟然不搭理自己,安校花光潔的額頭輕皺,心中暗道:「要不是媽媽讓我和你保持聯繫,就你這種紈絝子弟,我才懶得搭理。」

旋即,有些不悅的又說了句:「陳默,我在問你話呢?」

見到安可悅生氣,旁邊立刻有人幫腔:「陳默,安校花在問你話!」

若是前世的陳默,這時候肯定會向安可悅道歉,然後像條哈巴狗一樣哄安可悅開心,但是這一次……

陳默嘴角浮現一抹古怪的笑容。

「瑤瑤,這次考試發揮的怎麼樣?」看着蔣瑤,陳默一臉溫和的微笑。

蔣瑤怔住了,她沒想到陳默居然不搭理安可悅,轉而和她說話。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蔣瑤身上。

這個一直活在謙卑中的平凡女孩頓時無所適從,低下頭,羞紅了臉,聲音輕的如蚊子哼哼:「還不錯。」

陳默忽然起身,上前揉了揉蔣瑤額頭的碎發,像大哥哥對待妹妹那樣,笑道:「那就好,如果你能考進全班前十,我有神秘禮物送給你!」

「真的?」蔣瑤一陣激動,旋即意識到陳默對自己的態度過於親密,趕忙低下頭往後退了一步,小臉都紅到了脖子根。

陳默哈哈一笑:「行了,我還有事,先走了,三天後見!如果遇到困難,記得給我打電話。」

根據陳默的記憶,要不多久,蔣瑤家就要面臨一場大難,差點家破人亡,多虧李素芳無意間發現,才幫她家化解。

這一世既然陳默重生,自然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而三天後,就是放榜的日子,陳默記得,那天同樣發生了一件改變他整個人生的大事。

望着大步離去的陳默,安可悅貝齒輕咬,雖然她並不在乎陳默對自己的態度,可第一次被陳默冷落,讓這位習慣了被男生捧在手心中的天之驕女,心中一陣失落。

同時,她還有些驚訝,因為剛才那一瞬間,她覺得陳默似乎變的有些不同了。

鄭元昊的小弟開始為安可悅和鄭元昊鳴不平。

「哼,狂妄!居然敢無視安校花和昊哥!」

「裝腔作勢而已,就憑他,有什麼資格跟昊哥比!」

「就是,我看這陳默是故意破罐子破摔了,想要吸引安校花的注意,這種伎倆,我上初中時就用過。」

鄭元昊默不作聲,目光從始至終都未曾從安可悅身上移開過,至於陳默的無視,鄭元昊根本不放在心上。

一個人和一條瘋狗計較什麼!

現在陳默的行為在他眼中,無疑就是被逼瘋了的狗。

蔣瑤有些擔憂的看向安可悅,小心翼翼道:「可悅,你不會生我的氣吧?」

安可悅回過神,望着蔣瑤,失聲笑道:「傻瓜,我怎麼會生你氣?咱們可是好姐妹,走,我請你喝奶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