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美魅嬌女主又生崽崽了第2章 誤入地獄級小世界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美魅嬌女主又生崽崽了第3章 一絲不掛的少女在線免費閱讀

片刻後,蝶靈在系統空間恢復意識。

【宿主,你醒啦,剛才情況緊急,我把你拉進了空間】

「你搞什麼啊?」

系統的彩色小翅膀忽閃忽閃,大眼睛流露着深深的愧疚和忐忑。

【對不起,宿主,空間亂流導致我剛操作失誤,給你傳送錯了世界。】
。。。。。。

「然後呢?」肯定還有什麼,不然這頭豬怎麼這麼慌張。

【這是已經被放棄的地獄級世界,在你之前已經失敗了8個任務者,由於數據已經載入,宿主只能開始任務,但是主系統特批本次任務世界將對宿主開啟系統商城的全部權限,免費使用。】

合計我是第九個,我怎麼跟這個數字幹上了,不用問,失敗了八個人的世界肯定是高難度的,自己會失敗的可能性極高,畢竟自己還沒有做過任務。

無語的蝶靈,已經不想搭理這個不靠譜的豬頭了。

「任務失敗會怎麼樣?」

【你會死!而我會被銷毀…】

蝶靈白眼一翻癱瘓在了地上。

毀滅吧,這個悲慘的世界!!!沒錯,蝶靈擺爛了。

系統咬了咬牙:【怎麼樣你才肯繼續開始任務?】

蝶靈淡定的伸出了一隻小手,手心朝上鉤了鉤,然後我們就看到,在空間的空地上,兩個糰子展開了極限的拉扯,粉色小豬時而怒吼,時而哀嚎~~

片刻後,系統在蝶靈的威逼利誘下,簽訂了一系列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

『好了,開始吧』

空間里的系統想着自己答應的的條約,心痛的彷彿在滴血。

1.商城所有道具免費使用

2.開放前8個任務者的攻略劇情

3.生寶寶積分翻倍

4.可選一個本世界用過的技能卡終身使用。

統生無望…這絕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從主系統那賒來的。

系.負債纍纍.統直接一個俯衝,就把蝶靈頂出了系統空間。

【叮,任務開啟】

手腕處傳來冰涼的觸感,被拉扯的手臂,懸空的感覺。

蝶靈沒有並沒有睜開眼睛,而是慢慢的消化了一下剛才腦子中傳來的劇情。

男主叫姜央是巫族老祭司在山間撿到的孩子,老祭司一直虐待男主,拿男主試藥,無論男主種了什麼毒,都不會死,12歲時男主把老祭司弄死,成功上位,血腥手段統治着這裡。

各類毒蟲是男主小時候唯一的玩伴,所以他最大的愛好是研究蟲子。

原身在畢業旅行的時候,不小心跌落山崖,穿越到了這裡,誤入了男主的地盤,男主以為女主是巫王派來的細作,於是拿原主試蠱,原主在第一次試蠱的中途就死掉了,死後身體被扔到了萬蟲池。
。。。。。納尼?這尼瑪是不是太草率了。

『系統,你給我滾出來,這怎麼回事,這就是你說的劇情,寥寥數語,怪不得以前的任務者都死翹翹了,就這幾行大字,玩兒誰呢?』

蝶.極其暴躁.想殺系統.靈

聞言後,系.瑟瑟發抖.想要尿遁.統

【宿主你聽我狡…不是你聽我解釋】

蝶靈兇狠的盯着眼前的系統,呵!

【接收到的劇情是殘缺的,只能在滿足觸發條件時才能自動彈出,這也是此間世界被列為地獄級的原因,我相信宿主大人在人間界沉浸了這麼多年,看了那麼多話本子,一定能成功渡過難關。】

【加油,宿主,啊啊,男主過來了。】

不等蝶靈反應,系統又一腳把女主的意識踹出了空間。

『死系統,你給我等着~~』

蝶靈接收了原身的生平,對原身所處的現代世界十分好奇,但是現在不是細想的時候,身臨其境生效,感覺自己瞬間醍醐灌頂,彷彿真的變成了那個單純可愛的女大學生。

稍作整理後,蝶靈緩慢的睜開雙眼,看向了對面的男人。

他穿着深紫色帶暗紋的長袍,一頭瀑布般的長髮用一根銀簪子半束起,臉上帶着一副鎏金鬼面,面具上蜿蜒着黑色的詭異符文,整張臉只露出了一雙眼睛,還有一張毫無血色的薄唇。

姜央雙手背於身後,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女人,面具下的眉毛微皺,眼神里流出了厭惡的神色。

轉身侍從吩咐兩句,侍從聽到吩咐後轉身離開了。

「你是誰,這是哪裡?」

蝶靈虛弱沙啞的嗓音自對面傳來,正在擺弄酒樽的姜央聽到這個聲音後,手上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停頓。

但是沒有理會,依然專註於手中的東西。

蝶靈看到不理自己的男主,沒有多言,轉而看向了四周。

自己身處一個類似於地下洞穴,又像是水牢的地方,四周高,中心低。

岩壁中穿插而出的鎖鏈,拉起了自己的雙臂, 腳下是一個圓台,需要踮起腳尖才能勉強觸碰。蝶靈被吊置在了中心上面。

不知在這吊了多久,雙手手腕處已經被磨得猩紅異常,傳來陣陣刺痛。

『嘖,真疼,系統給我來個痛覺屏蔽卡,啥?就一刻鐘?那你看着時間,到期了就給我續上』

【。。。是~~~】

系統有氣無力的答對着。

簡直就是一隻生無可戀系統豬!!!

圓台立於中心被水包圍,洞內光線昏暗,看不太清晰,但是燭光的映照下,隱約能看出,水中似乎有着什麼東西,正透着森森寒光。

不一會兒侍回來,在水牢前面的空地的桌案上,擺放了各種瓶瓶罐罐。

蝶靈顫抖着聲音繼續說「你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無人應答。

正當蝶靈想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

「聒噪」

清冷的兩個字在蝶靈耳邊響起,與之同來的是姜央走動間起的風帶來的他身上混合著藥草香的清冷氣息。

姜央修長的手無情的掐住蝶靈的臉頰,迫使蝶靈抬頭看着自己。

半徑一米的圓台中間,姜央站上去之後都顯得擁擠了,蝶靈幾乎以90度的姿勢仰起脖子,才能堪堪夠到眼前人的下巴。

四目相對間,蝶靈被男主的眼神嚇到了,好冷的一雙眼睛

「說,你是怎麼破除山外圍的毒瘴的,誰你來的?」

被捏成金魚嘴的蝶靈,淚眼岑岑,眼底深處跳動着憤怒的小火苗,嘴角邊正光速的湧起可疑的液體。

嘴裏嘟嘟囔囔的說著什麼:

「你..個…老..癟..三..」

蝶靈瘋狂的甩頭,妄圖掙脫眼前之人的魔爪,但根本就是以卵擊石,半天了,這兩根手指還是嚴絲合縫的嵌在自己的臉頰上。

尼瑪啊,這該死的狗男人,你快鬆手,老娘要流口水了我告訴你,但是此時從金魚嘴裏說出來的就是

「嗚..哩..哇..啦..嗚哩嗚哩,哇啦哇啦」

姜央眉頭皺了起來,手指不經意間又加大了力度。

「啊啊啊,尼..嘛啊啊」

突然一絲晶瑩剔透的不明液體從蝶靈的嘴角滴到了姜央的手指上。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姜央瞳孔猛的擴大兩圈,一把甩開女主的臉,嗜血一般的眼神兇狠的落到女主的頸動脈上,下一刻直接退開回到岸上,兩個呼吸間就消失在了這個地牢。

「啊叭,嘎..嘎..砸」

蝶靈動了動僵硬的嘴角:「呵…t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