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嫂嬌兵哥哥糙八零隨軍閃了腰 第8章_莉芙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不是這個。」夏青青搖頭:

「這個是稀釋過的,只有五百分之一藥效,我給他吃的藥效果更強,但是會有刺激作用。

我可以同時幫他針灸,輔助吸收治療,只有這樣,才能儘快根治。

他的病情比較嚴重,一次不一定能治好,他要是受不住,我就明天再來給他針灸一次。

有我在,不會有生命危險。」

夏青青的自信,感染了祁鉞,讓祁鉞下意識跟着點頭:

「馮教授,您就放心吧,夏青青同志已經把我的病治好了。我現在一切感覺很正常。

這杯水有點涼了,我給峰哥換杯溫水過來吃藥。」

馮教授吃驚祁鉞的變化,但還是不放心讓自己兒子亂吃藥,只能斟酌開口:

「小夏同志,你能不能把葯先給我留下,等我這邊做一下基本的檢驗。不會讓你久等,一個小時之內肯定弄好。」

誰知道夏青青搖頭:

「你們願意就治,不願意就算了。

我的葯提取的是芬芳因子,現在的技術還檢查不出來,容易誤查為花粉。

以及我用到獨門的針灸推拿方法,幫他緩解用藥癥狀,這個方法,我也無法提供給任何人檢測學習。」

別說,夏青青這一套一套的說辭,還挺唬人的。

馮教授明顯很心動,但又放心不下兒子,只能跟夏青青打太極:「小同志,你這樣,讓我很為難。」

「我只提供方案,選擇在你。」

「我想試試。」

一直安靜躺在床上的嚴峰,突然睜開布滿血絲的雙眼,看向夏青青:

「夏青青同志,我給你簽個免責書,你只管動手,生死有命,真出事兒了,不會怪你。」

「小峰!」馮教授急了。

「媽,我真的受夠了。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也想試試。

祁鉞已經好了,就要歸隊了,我不能繼續躺下去了,我想歸隊。

我相信自己的直覺,您就讓我試試吧。」

「好,你試吧。免責書,我來簽。」馮教授痛苦地閉上雙眼。

免責書什麼鬼?我夏青青需要那玩意兒?就吃一片葯,我那麼大個治癒師在這,還能讓你們出意外?

夏青青壓下心底的一絲不痛快,也沒跟他們磨嘰什麼免責書,完全就當沒聽到,然後給了祁鉞一個眼神,迅速遞了一片葯給嚴峰。

夏青青能感覺到,嚴峰是真積極配合。

才拿到藥片,嚴峰生怕他母親阻止,根本不用喝水,一口就吞了下去。

下一刻,嚴峰捂着頭,發出痛苦的嘶吼,類似野獸垂死掙扎的哀嚎。

馮教授急壞了,剛想上前,就被祁鉞利落地反擒拿扣着手臂,還不忘塞了塊毛巾在她嘴裏,防止她亂出聲打擾夏青青工作。

其實,夏青青才不怕打擾。她那眼神,只是讓祁鉞把人攔着,別讓馮教授過來礙事,沒讓他捂嘴啊。

在路上,夏青青的光腦早就提取了馮耀華教授的基本信息,知道她的成就和醫德,存了借勢的心思。

在病房裡見到馮教授本人,以夏青青目前的精神力,足以判定此人基本善惡和對她的態度。

確認沒毛病,夏青青才選擇跟馮教授坦白,並且讓她全程觀看治療過程,就是為了拿下這個強大助力。

祁鉞哪裡知道他眼中「自閉、膽小、單純」的夏青青小朋友,竟然有八百個心眼子。

……

緊張刺激的治療,在嚴峰壓抑的嘶吼聲中緩緩結束。

這個過程,聽着就揪心,嚴峰那麼堅韌的人,連子彈打進胸口,都不喊一聲痛的硬漢子,居然叫得那麼大聲。

若不是祁鉞攔着,馮教授早就沖了過去。

好在,治療過程並不長,三分鐘後,嚴峰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變成綿長的酣睡聲。

夏青青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熟練地從包里拿出一個小藥瓶,從裏面取了顆黑色小藥片,掰下一點點塞進嘴裏。

嚴峰沒有祁鉞精神力強,夏青青精神力消耗並不大,只是她這具身體體質太差,每次調用精神力,都會有虛脫感。

祁鉞連忙放開馮教授,去扶着夏青青,小聲安慰:

「沒事吧?要不要躺一會兒?」

「我吃了補藥,這個比巧克力還管用,就是沒巧克力好吃。」夏青青拿着藥瓶皺了皺鼻子,又看看馮教授,就近靠着祁鉞,跟他咬耳朵:

「今晚回去,咱們再把這個補藥也做成小丸子,給馮教授和嚴峰都送一點,他們身體上都熬差了。」

祁鉞好笑地揉揉夏青青的發頂,從包里拿了塊紙包的進口巧克力,剝開了遞給夏青青:

「那夏青青同志,你的萬能胃,還能吃下巧克力嗎?」

「必須可以。」夏青青一把接過巧克力,美滋滋地吃着。

補藥和食物,那能一樣嗎?補藥再管用,那也沒食物美味。

……

馮教授是理智的學者,短暫心焦之後,迅速進入工作狀態。手腳麻利地給嚴峰抽了血,掛上氧氣罩,又安上心率儀,就急匆匆地跑去檢驗室驗血。

十五分鐘後,馮教授拿着化驗單折返,一把就把夏青青抱在懷裡。

夏青青都被抱懵了,手足無措地看向祁鉞,用眼神向祁鉞求救。

祁鉞輕笑一聲,安撫地拍拍夏青青的肩膀:

「青青別怕,肯定是你的治療有效,馮教授只是太興奮了,沒有惡意。」

夏青青當然不怕,她的精神力恢復了十分之一左右,最基本的情緒判斷肯定不會錯。

有沒有惡意,她第一時間就能感覺到。

只是,夏青青有點不太習慣。

這位頭髮花白的女教授,雖然面容憔悴、身形枯瘦,可她身上濃郁的情感因子,讓夏青青羨慕又有點不知所措。

夏青青以為她家飼養員祁鉞身上的情感之力就很濃郁了,沒想到馮教授這位年邁的母親,情感之力更加豐富醇厚。

更重要的一點是,祁鉞之前情感爆發,針對得是他熱愛的祖國,而馮教授,直接就是把情感傳遞給了夏青青。

這種一對一針對的情感,夏青青可以無負擔地選擇吸收,用來滋養自己的精神海中殘缺的情感區。

比起馮教授的感激,夏青青對她的感激反而更多。吸收到這麼美好的感情因子,讓夏青青的精神海都有些許拓寬。

「媽,你快把小夏同志放開。」沉悶有力的聲音,瞬間將馮教授的注意力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