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嫂嬌兵哥哥糙八零隨軍閃了腰 第7章_莉芙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把摩托車停到關懷院區外圍,兩人步行入內,祁鉞臉色也愈發凝重,開始跟夏青青說起他們的故事:

「我們那次任務之後,我也被送進來關了一個月。

在這裡治療條件確實不錯,但真的,太痛苦了,一點自由都沒有,還很壓抑,最主要的是,看不到希望。

而我們這些人,都是因為做任務、救人這些原因,被迫染上各種毒素,卻要接受類似戒毒所的嚴苛對待,我們心中,多少也有些苦悶。

我們從不後悔選擇這個職業,也不後悔拼了性命去做任務,哪怕被迫染上毒素,我們也從沒後悔過。

只是,我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就像古人說的,寧可馬革裹屍還,不願病死卧榻。」

得虧今天惡補中醫,讓夏青青對九州古文化多了一些了解,否則這些文縐縐的句子,她真要聽懵了。

雖然,但是,現在也沒聽懂。

至少夏青青能反應過來這一句是古詩詞,還會及時用光腦,去查了一下馬革裹屍的出處和含義。

了解之後,夏青青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祁鉞,在這些全民體質普遍在E、F為主的地方,他的體質應該已經能到了C級,證明祁鉞確實是一名優秀的戰士。

如果是病死卧榻,對他來說,確實是一種折磨。

看來,她這個治癒師,就算精神力只恢復了百分之五左右,還是能發揮很大作用呢。

至少對得起飼養員給她提供的每日五餐和鮮花。

這一刻,夏青青的心情突然有點歡愉。

她也說不上是為什麼,或許,是這處關懷分院的鮮花特別多?畢竟除了鮮花和美食,很少有其他東西能讓夏青青發自內心的歡愉。

看到夏青青沉默不語,祁鉞覺得自己太嚴肅,又怕帶歪了夏青青的愛國主義思想,連忙為他深愛的九州解釋兩句:

「還好我的祖國,從不曾放棄我們,花大價錢在各州建了軍方療養院,針對我們這種情況,也聘請了國內外專家會診。

只可惜,敵人的手段太狠辣。我們的國家還在發展,還不夠強大,我們的醫療條件也很有限。

我相信,九州的未來,會越來越好。」

說到這裡,祁鉞下意識握拳,手背上青筋無意識地鼓起。

夏青青輕拍他的手背安撫:

「我會幫你的,以後我幫你做各種葯,包你百毒不侵,體質越來越強。

你要是出任務,記得跟我說一聲,我到時候再幫你改裝武器,保證讓你武裝到牙齒,任何敵人都不能傷害你。」

夏青青:我的飼養員,我自己保護!

「謝謝,我也會護着你,要是有人欺負你,記得隨時跟我說。

哪怕是假結婚,在結束婚姻關係之前,我也是你丈夫。我會儘力做到一個丈夫應盡的責任。」

兄弟啊!等得就是這句話!

這才是一個合格的戰士,該對治癒師說得正確契約詞。

按照九州國對結婚這件事的嚴謹態度,他們是把婚姻也當成一種重要契約呢。

一想到即將跟祁鉞拿到一張正式契約書,夏青青的心情更好了。至少未來的日子,吃喝不愁,鮮花不斷,還能偶爾欣賞一下俊美的異性。

祁鉞雖然是當兵的,常年風吹日晒地訓練,可他長得一點都不粗糙,五官介於小白臉和硬漢之間,身材也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肌肉的標準型。

就祁鉞這樣的,在星際肯入娛樂圈的話,肯定也能靠顏值出道,收穫一大片小迷妹。

最重要的是,祁鉞這人情感豐富、心地善良、責任感強,還好忽悠!跟祁鉞這種人定契約,那不比跟星際里那些傲嬌又暴躁的3s戰士更合適?

想到結契(婚)後的美好生活,夏青青當然也要履行承諾,盡量提高她契約對象的存活率。

兩人牛頭不對馬嘴,偏偏又和諧滿足的交談之後,祁鉞就轉到這次去探望的戰友身上。

「嚴峰比我大四歲,今年二十六,是我們隊的老隊長。

他最後一次任務,是去東南州邊境當卧底,期間為了獲取重要資料,闖入了秘密實驗室。

那次任務,老嚴完成得很漂亮,為我們國家及時防護了一種新型生物武器侵擾。

可老嚴解毒太晚了,回來之後整個人差不多就廢了。一天只有幾個小時清醒,更多時候,都在跟神經毒素做鬥爭。

老嚴的母親馮耀華教授,本來是中醫協會的名醫,為了他這事兒,愣是熬着一大把年紀轉學了西醫,一直耗在這方小天地里。

整整兩年零七個月,嚴峰本人都放棄了,馮教授還在堅持研究解毒劑。

要不是馮教授研究的三代解毒劑,我可能,也要一直關在這鬼地方。」

夏青青跟祁鉞的精神力契合度很高,她能感覺到祁鉞的精神波動,是一種美好的感動。

可她自己,作為從培養皿里出來,從小被帝國養大的孩子,根本無法體會親情、愛情這些感情波動。

或者說,夏青青能理解,但很難共鳴。她可以作為一個很好的旁觀者和記錄者,就是很難感同身受。

……

兩人一直走到嚴峰的病房,親眼看到躺在病床上瘦得過分的高大青年,還有陪在他身邊、身穿白大褂的乾瘦母親,夏青青看向祁鉞:

「我治病,馮教授可以留下,但你得幫我攔着,不能讓她礙事。」

「好。交給我,我跟馮教授溝通。」

祁鉞也不避着夏青青,直接跟馮教授說了自己的情況,又說了夏青青治病的事兒,還現場從兜里拿出裝進臨時藥瓶的葯,讓馮教授試吃了一顆。

馮教授不愧是中醫大拿,只憑着試服,就給出了標準答案:

「蜂蜜、小米,加了花粉、還是蜂膠?應該沒有任何中藥成分。別說,吃着挺舒服,我感覺整個人輕鬆了不少。

如果是這個葯,可以給小峰吃着試試。但是應該沒太大治療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