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嫂嬌兵哥哥糙八零隨軍閃了腰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那成,我幫你聯繫。要是你這葯,能單獨賣就好了。

你有沒有考慮過稀釋,降低藥效,不一定要治好我這種病,只要能達到緩解作用就行。

你畢竟是一個人,能救治的人有限,若是單吃藥,哪怕時間長一些,或許可以救更多人。」

祁鉞的建議,給了夏青青新思路:

「要不然,你下午幫我去把醫院庫房那種制中藥丸的工具借來,我把這些東西稀釋一下,做成中藥丸子?

那樣的話,藥效稀釋了,就不需要我出手,不只是神經類疾病,老年人的老年痴呆症什麼的都能吃。

你也可以一天一粒繼續吃着鞏固一下,這個用鮮花做的,沒副作用。」

「那行,你在家等着,還是跟我一起去?」祁鉞是行動派,說話間已經去拿他的摩托車頭盔,準備外出。

「你自己去吧,我還要給太陽花再澆澆水。」

經過這段時間的學習,夏青青也越來越懂得如何偽裝自己。

藍星還沒開始研究精神力,也沒開啟鮮花提取物對精神力作用的研究,她如果跟祁鉞說,她用精神力提取鮮花,估計會被人當瘋子。

所以夏青青就故意誘導了祁鉞,讓祁鉞以為,她在用特殊手段製藥,中醫這個詞,真好用。

為了更好地演戲,在祁鉞離開之後,夏青青就開始通過光腦,連通九州教育和醫療網絡,查詢各種中醫製藥方面的知識。

這一學,還挺有意思呢。

虧得夏青青精神力高,附帶了過目不忘、理解能力卓絕,才能讓她在短短四十分鐘時間內,翻完了幾本中醫入門知識。

學沒學會不重要,至少要能借用,能忽悠。

等祁鉞拿了一套簡易中藥丸製造機回來,就被夏青青拉着去了一趟農貿市場,買了幾大罐子蜂蜜,又批了兩袋子小黃米。

東西準備好了,祁鉞就眼睜睜看着、準確說是幫着夏青青折騰。

燒水、炒小米、加水熬蜂蜜、加藥片,熬好出鍋的糊糊,然後往醫院弄回來的機器里一倒。

那中藥製藥機,就跟壓面機一樣,自動把這個蜂蜜小米糊糊,揉搓、壓扁、切割、搓圓,最後生成一大盤滿滿當當的淡黃色小藥丸子。

就,看上去太簡單,特別不靠譜的樣子。

尤其是夏青青小氣鬼,那麼一大鍋的料,裏面就摳摳索索地放了一顆小白片!

所以平均每個小藥丸子的藥效,還不足五百分之一?

理智告訴祁鉞,這玩意兒不行,就像在做假藥,不能拿出去騙人。

可是看看自己的手,隨手還能感覺到小藥丸子的溫熱,他的病是真治好了,也就五百顆小丸子的事兒!

「不燙了吧?來,嘗一顆。是不是神清氣爽。」

還沒等祁鉞掙扎完畢呢,一粒黃豆大的小丸子,已經送到他唇邊。

祁鉞心一橫,張嘴就吞。

別說,挺香,但不會像之前那麼沖頭。感覺更像吃了一顆糖豆豆。

至於神清氣爽,祁鉞還真沒多大感覺,只是覺得挺舒服,沒什麼不適。

「這個分量果然最合適。我是按照最小分量稀釋,老人、小孩就一次一粒,成年人就可以一次1-4粒,根據病情和患者身體狀況來調整用量。」

「可惜我這沒有合適的防腐劑,咱們做得葯常溫保質期只有三個月,放冰箱里冷藏也不能超過一年。」

「只有三個月保質期?那你手裡的,也要儘快賣掉?」

「那倒不用,我的這個不會壞。」

夏青青沒法解釋,她經過半個月努力,精神力恢復了一丟丟,好歹能把空間鈕打開一條縫,她的東西放在無時空流速的空間鈕里,自然不會壞。

夏青青想多做兩鍋葯放空間鈕,其實也不怕壞。但是沒法跟祁鉞解釋,只能先放棄,或者等祁鉞不在家的時候,她自己根據教程偷偷做。

祁鉞很快抓到重點:

「所以我們現在,要在三個月,不,最好一個月內,把這一瓶大概五百顆葯分裝賣出去。」

「嗯。」

「現在你這個葯,確定有效果?」祁鉞斟酌開口。

夏青青氣鼓鼓:「當然了。」

「那,如果是神經受損嚴重超過一年的,你那個白葯還能治嗎?」祁鉞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明顯有些緊張,聲音都打着顫。

「可以啊,慢慢吃這個小豆豆,只要能忍受,就從每日兩粒,逐漸加到4-8粒,分早晚服用。

堅持個一兩年,或者三四年的,只要神經沒有壞死,慢慢調理總能好呀。

最快的辦法,當然是吃一、兩顆整的,但是必須得我親自引導,否則容易瘋。」

容易瘋?!

祁鉞都是一陣後怕,想想他早晨無所畏懼地吃了那麼一顆葯,他還真是敢啊。

夏青青搞怪地拍拍祁鉞的肩膀:

「只要有我在,就沒問題。我可是很靠譜的治癒師。」

「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我們明天找個患者試試?放心,診金不會少了你的。」

診金?!

夏青青兩眼發亮,直接從沙發上彈起來,小臉兒板着,看上去特別嚴肅認真:

「救人如救火,現在才15點,距離睡覺還有七個小時!救人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要拖到明天?」

午後的陽光,透過窗外的樹蔭,斑駁地散射進來,星星點點的光芒落在夏青青皙白小臉兒上,顯得柔美又夢幻。

這一刻,祁鉞竟然在夏青青這小姑娘臉上,感覺到了聖潔的光芒,就像國外說的什麼天使。

祁鉞也擔心戰友的情況,既然夏青青都不怕累,那他也沒必要拖到明天。

出發前,祁鉞打了個電話,約好之後,就推出他的小摩托,將黃色貓咪圖案頭盔遞給夏青青,載着她一路向西。

……

這次的地點,距離雲湖療養院還有四五公里,是雲湖療養院的關懷分院區。

說好聽點是關懷院區,其實就是精神疾病重點監控院區。

要不是光腦足夠強大,提取了足夠多的信息,夏青青都很難把這一處山明水秀、滿院花開,如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跟完全禁閉、甚至限制自由的監控區聯繫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