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嫂嬌兵哥哥糙八零隨軍閃了腰 第5章_莉芙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所以你也不要我了嗎?」夏青青雙睫染淚,瞬間入戲。

裝得~!

可她這麼一副瘦弱的身子骨,裝出這麼一副表情,還真是楚楚可憐。

至少祁鉞這樣的硬漢,是完全識不穿夏青青的演技,嚇得連忙解釋:

「青青你別哭啊,我知道你的情況特殊,我也抱過你兩次,我也沒說不負責。

但你是姑娘家,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占你便宜,總得徵求你的同意。」

「我只有鉞哥一個親人了,只要不跟鉞哥分開,我怎麼樣都可以的。」夏青青持續裝可憐中。

換飼養員太麻煩,好不容易遇到這麼合心又好騙、精神力契合度又高的,如果不是很麻煩的話,夏青青單純就是不想挪坑!

祁鉞是怕了夏青青的眼淚,連忙放軟了嗓音,輕聲跟她商量:

「我這呢有兩個方案,主要是看你。

你要是想讀書,我就想辦法幫你解決戶口問題,再給報個夜校,你在家好好讀書自學,明年試試看能不能考個技術學校學點手藝。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會不管你的,我可以每個月給你寄些錢,足夠你生活和讀書,一直到你以後學成手藝出來,自己能養活自己。

就是我要住在軍區,一年可能沒幾天假,咱們一年才能見到一次。」

那不行,沒人伺候,下一個!讀書也太麻煩了,姐過目不忘直接看光腦自學不好嗎?

哦,對,演戲,裝柔弱。

為了防止飼養員丟失,夏青青演技炸裂,淚朦朦地開口:

「媽媽去世了,姥姥和舅舅們都想賣了我,爸爸有了新家,我一個孤零零地活着,還要防着被他們欺負,我早就過夠了這樣的生活。

鉞哥,是你給了我新的生活,你可不可以不要丟下我?」

「可以。」

祁鉞喉頭滾動,下意識地先給了夏青青承諾,才低着頭說他的解決方案:

「我們隨軍不能帶護工,只能帶家屬,家屬就是父母子女或者配偶。我家戶口本里不能加人了,所以你要是想跟着我去部隊上。

你看要麼我幫你在我戰友村上落個戶,我去打個報告跟你結婚,就能把你帶着了。

你放心,我不是禽.獸,不會趁機欺負你,這也是臨時的辦法。

等以後你談了對象想結婚了,咱們再離婚就成。」

祁鉞越說聲音越小,一想到要跟夏青青離婚,他還挺彆扭。

可他也不能不清不楚的占人家小姑娘便宜,假結婚已經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現在都提倡自由戀愛,趁機佔便宜的事兒,祁鉞也做不出來。

好在夏青青對領結婚證的事兒,接受度良好,根本沒說半個不字,就痛痛快快地答應了。

當然了,夏青青的光腦給她反饋,這個年代的女孩子要矜持,所以她還是演了一下。

「鉞哥,你別說了,我信你,我願意跟你結婚。

我真的害怕你走了,我幾個舅舅會來抓我,我真的太害怕了,不想被賣掉。」

「好,那我跟杜禹州商量好,把你的戶口就落在他家裡。等你的戶口辦下來,我就去打結婚報告。

我的病情還要去醫院複查和鞏固,等到結婚報告批下來了,再歸隊也不遲。」

「嗯,只要能跟鉞哥在一起,我怎樣都行。」

「對了,你今年多大了?滿二十了吧?」

「滿了,上個月過得生日。」上個月過得十九歲生日,但農村人說虛歲,可不就是二十了。

為了能夠繼續跟飼養員在一起,夏青青也不介意把年齡多報一歲。

……

演戲也挺累的,當然給祁鉞治病更累,於是夏青青中午敞開了精神海,一口氣把祁鉞買給她的一屋子鮮花都吸收了。

做完這一切的結果就是,夏青青體能消耗過度,急需補充能量,於是飯量大增。

祁鉞知道夏青青的基礎飯量,每天都會多做一些飯。

饒是如此,夏青青還是吃完了鐵鍋里燜得所有米飯,把祁鉞那份都幹完了,連鍋巴都沒放過。

祁鉞怕夏青青沒吃飽,又出門去隔壁新開的小館子,點了兩個菜和一大桶米飯回來,才將這小祖宗餵飽。

看到夏青青的飯量,祁鉞倒是想起另一件事兒:

「青青,你在家裡做過飯嗎?」

夏青青連忙搖頭:「以前我媽讓我專心讀書,以後要跟我爸一樣考大學。

後來我媽身體不好了,我就輟學回家,姥姥和舅媽們也不讓我做飯,說我年紀輕輕得,不能挑做飯這種輕活,應該去地里跟男人一起當棒勞力。」

其實原主是會做飯的,只是夏青青不會。記憶里有做法,但她不想學,覺得做飯挺浪費時間,還不如以後搞個做飯機械人呢。

一提起夏青青家的糟心親戚,祁鉞就莫名來氣:

「你那麼瘦的姑娘,他們就忍心讓你干體力活!你早就該跑出來了。

你的直系親屬,就只有你的父母親。你父親親口拒絕與你認親,那也不算了,所以你的家人,只有你母親一個,你那些姥姥舅舅都不算。」

哦,光顧着生氣,祁鉞忘了說正事:

「那今天開始,你跟着我學做飯,以後隨軍了,我能回家的時候就給你做,我要是出任務,你最好在家裡自己做着吃。」

「啊?做飯我真的不行,能不能僱人做?」夏青青說完,就知道這事兒不合理,連忙找補:

「我有葯,我這葯能賣錢嗎?等我賣了錢自己僱人。

就那些神經相關的病,我的葯都能治。

就比如神經失常、神經衰弱、失眠、多夢、神經類葯癮,我都能治。

咱們把葯賣了,能攢夠錢僱人做飯嗎?」

夏青青說著,就從隨身小挎包里,拿出一個大大的鈣片瓶子,旋開蓋子,裏面滿噹噹的都是小白片。

祁鉞盯着夏青青手中的小白片,深吸一口氣,一時都有點恍惚,又有點莫名激動。

「你說的那些,神經損傷,都能治?」

「能,不過要我用中醫針灸手段輔助。」

「那對你有沒有什麼損害?你今天,飯量好像特別大。」

「沒事兒,就是耗神,多吃兩碗飯就補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