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嫂嬌兵哥哥糙八零隨軍閃了腰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半個月後,在兩人一起,繞着開滿鮮花的後花園晨跑的時候,夏青青主動開口:

「今天回家嗎?這幾天天氣好,太陽花該澆水了。」

「好,回家。」

吃過早飯之後,祁鉞就騎着一輛紅色的摩托車,嗚嗚嗚地載着夏青青繞着雲湖騎行十五分鐘,回到了住處。

祁鉞是立了功受傷來雲城療養的,住得是療養院分派的集體宿舍,一套兩室戶的小房子。

按照祁鉞的作息,一般都是周五到周一在療養院住院、順便兼職安保,周二至周四回自己的住處休息。

夏青青作為祁鉞的二十四小時護工,自然要跟上跟下,同吃同住。

畢竟,她現在是無家可歸的小可憐,也沒別的地方可去。

祁鉞習慣性要順路往農貿市場去買菜,夏青青連忙攔阻:

「先回一趟家吧,我有東西給你。」

「好。」

祁鉞這人能處,很多事情,他看在眼裡,可能自己會去查,但不會追問。

就這點,夏青青感覺相處起來,就很舒服。

才十五天,夏青青都已經開始擺爛了,懶得解釋,她一個八十五斤的小姑娘,為什麼飯量能達到成年男人的三倍!

夏青青也懶得解釋,為什麼那些美麗的花兒,入了她的手,過一晚上就能變成乾花標本,還是一碰就碎的那種。

夏青青對祁*飼養員*鉞的服務很滿意,所以到家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從珠編小挎包里拿出一個塑料藥瓶,把瓶蓋擰開,從裏面倒出一粒白色小藥片,遞給祁鉞:

「吃了。」

祁鉞猶豫地放在鼻子下面嗅聞,好像挺香的一顆葯。夏青青連忙拽着他胳膊催促:

「鉞哥你倒是快吃呀,吃了到沙發上坐好,我給你治病。」

「好。」

祁鉞壓下心頭的異樣,抱着破罐子破摔,總要拼一下試試的豪爽,一仰頭,將藥片吞入腹中。

別說,這玩意兒,齁香!感覺像猛灌了一瓶最香的香水,那滋味,香得直衝天靈蓋。

「別磨蹭了,快坐好。」

夏青青拽着祁鉞,往沙發上一推,讓他坐好。

她就站在他面前,用一根手指點在祁鉞額頭上,表情嚴肅,像是在拍電視劇。

祁鉞只感覺一陣疲憊,沖頭的花香刺激下,那段晦暗的記憶,也鋪天蓋地襲來。

那次任務,他帶隊救下一百二十七名人質,雖然人數不多,卻都是高新人才的家屬。

作為第九軍區特訓營王牌隊長,祁鉞作戰和策劃能力都很強,成功救援之後,難得有片刻放鬆。

就那麼一瞬,他就被混在人質中的敵人,趁亂注射了一支藥劑。聽說是Z組織還在測試階段的新品。

就那麼一小支葯,直接侵入了祁鉞的腦神經,不斷破壞他的神經和免疫系統。

就算之後救治及時,祁鉞還是在醫院裏躺了一個月進行排毒治療,之後更是被診斷為神經受損,觸感喪失,很難復原。

而最近一個月,祁鉞的病症不但沒能減輕病症,反而開始逐漸加重,甚至開始喪失味覺。

一個拿槍的戰士,喪失了觸覺,神經隨時會紊亂,就代表着祁鉞的軍旅夢,要結束了。

一年後,不,半年後,他就算再不甘心,也要放棄用血汗打造的夢想,灰頭土臉地退役。

他祁鉞不想做逃兵,他寧可戰死,也不想這麼憋屈地被判出局。

祁鉞神經波動很快,甚至有種灰敗冰冷的氣息,從他的精神海傳出。

這工作,夏青青最熟!

星際的戰士們用精神力斬殺無盡蟲獸,最常見的毛病就是精神海躁動,唯有治癒師能緩解。

就祁鉞精神力都沒覺醒的人,能有多少精神躁動?

星際頂級治癒師夏青青,只一個順手,直接用精神力給祁鉞來了個神經調理,將他身上的問題一口氣解決。

……

祁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就吃了一顆葯,坐在沙發上都能睡着。

雖說又做了那個噩夢,可這次,後半段他做了一場美夢,睡得很舒服。

尤其是,他還抱着個軟綿綿的抱枕。

哪兒來的抱枕?!他一個四處為家的人,就住臨時宿舍,哪兒顧得上買什麼抱枕?

祁鉞猛然想到什麼,驟然清醒,慌亂動地鬆開雙手,差點把「抱枕」給摔了,又連忙收攏手臂,無奈嘆了口氣,把靠着他胸口熟睡的小人兒,抱回了次卧的粉色小床上。

……

夏青青是半個小時後,被香醒的!

看着滿屋子鮮花,夏青青整個人都快醉了:

「鉞哥你發財了?怎麼一口氣買那麼多花?」

「你喜歡就好。」祁鉞的聲音低啞中,帶着几絲愉悅。

祁鉞剛醒那會兒,把夏青青抱到床上安頓好之後,就急着出去買菜,然後差點失控!

因為他感覺到了,他的觸感回來了,黃瓜是刺刺的,馬鈴薯是硬的,魚滑溜溜的,王大嬸家的阿黃是毛茸茸的。

他終於能感覺到了,不只是對夏青青一個人,對其他東西,也有了感覺。

有點匪夷所思,但事實擺在眼前。

這半年時間,組織上請了國內外頂尖專家給他治病,全都宣告失敗。唯有這一顆用鮮花提煉的齁香小藥片,將他瞬間治好。

祁鉞工作中也接觸過一些國家保護級別的能人異士,所以對夏青青這種「特異功能」,反倒接受良好。

祁鉞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保護夏青青、以及盡量滿足她的需求。保護好夏青青,就是為九州國做貢獻!

祁鉞做好了飯,夏青青還沒將那一屋子鮮花拾掇清楚。

實在是面對鮮花,夏青青有點強迫症,一定要把花束拆開,像擺攤一樣,找個地方把那些花兒一朵朵擺開。

之前在醫院,夏青青一天收的花也不會超過一百朵,她怎麼折騰都不過分。

如今這滿滿一屋子,夏青青還非要擺開,這工作量可不低。

祁鉞本來是叫夏青青吃飯,看到她擺開這一屋子的花,只能先來給她幫忙,其實就很簡單的工作:

拆包、分類別、擺勻。

他在醫院看夏青青做得多了,上手幫忙完全沒問題。

夏青青對她的飼養員更滿意了,內心默默打了個好評。

收拾屋子的時候,祁鉞趁夏青青看到鮮花心情好,低聲開口:

「我的病好了,要回部隊報到了。以後,可能很少有機會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