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嫂嬌兵哥哥糙八零隨軍閃了腰 第3章_莉芙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祁鉞洗了飯盒回來,看到的就是夏青青抱着一大捧花,安靜發獃的樣子。

她個子不高,人也很瘦,但是皮膚很白、眼睛大大的,長得還挺好看,就像是餓瘦了的洋娃娃,因為太瘦,顯得整張臉都是眼睛。

小姑娘要是養起來,再長高一點、胖一點,白白胖胖的一定很好看。

感覺到祁鉞的視線,夏青青歪了歪頭,給了她的飼養員一個禮貌的微笑。

祁鉞偷看被抓包,有點尷尬地別過頭,強行轉移話題:

「我叫祁鉞,是一名軍人,你叫什麼名字?」

「夏青青。」

兩人再度陷入沉默的尷尬氛圍。

五分鐘後,還是夏青青率先開口:

「鮮花和飯,可以每天給我送嗎?」

夏青青生怕祁鉞拒絕,又補充了一句:

「作為交換,我可以幫你治病。」

都準備答應的祁鉞,聽到夏青青這麼說,眼睛突然眯成一條縫,危險地打量起夏青青。

「你知道我什麼病?」

「昨晚,聽到了。」

夏青青才不會告訴祁鉞,她的光腦入侵了這家醫院唯一一台存數據的電腦,從幾乎不設防的電腦上,輕鬆獲取了她本人、以及祁鉞的所有信息和病例資料。

「那你,為什麼跳湖?」

從打好飯回來,祁鉞就換了一套筆挺的綠色軍裝,整個人氣勢很足。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夏青青,生怕錯漏半點表情細節,感覺更像是在審犯人。

夏青青倒是一點不怵,直接把原身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

「我家裡是蓮花村的,我爸是城裡的知識分子,以前下鄉到我們村,就跟我媽結了婚。

在我九歲的時候參加高考,那個男人考上了大學,成功回城。

我和媽媽一直在村裡等着,等他兌現承諾,接我們來城裡過好日子。

這一等,就是七年。

我媽熬不住了,去年過世了。我三個舅舅,就琢磨着,想把我嫁給一個四十多歲的二婚老闆。

說是嫁人,其實就是賣閨女換彩禮,這種事兒我們村裡多得很。

我不樂意,就跑出來,到城裡來找爸爸。」

「然後呢?找到了嗎?」

「找到了。」夏青青苦笑一聲:

「可是他已經有了新家,早就娶了城裡有鐵飯碗的媳婦,還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

他想在城裡,跟他的老婆孩子過好日子,也不能要我這個拖油瓶。他還跟我說,讓我認命,趁着年輕漂亮,早點嫁人,也好有個依靠。

還說什麼男人年齡大點沒啥,男人四十一枝花,有本事、能掙錢,還知道疼媳婦。

他咋不說,那個鑲金牙的老闆,比他年齡都大。那是讓我嫁人還是找爹呢。」

「冒昧問一下,你成年了嗎?」

「成年了,我就是看着年齡小。但是我爸他以前哄着我媽結婚,沒去領結婚證,我就一直沒辦法上戶口。

我媽現在沒了,我爸也不認我,現在只能落戶在親戚家裡。

可是我大舅說,我要是不肯嫁人,就讓我當一輩子黑戶。

現在出門打工都要身份證了,我是黑戶,身份證也沒法辦,也不能出來討生活。」

「……」

祁鉞明顯動了怒,卻又有點無能為力,只能氣鼓鼓地跟着夏青青罵人:

「現在都流行自由戀愛、憑個人意願結婚,早就不興長輩操辦那一套了。

就連父母都沒權力決定子女的婚姻,你舅舅他們強行逼迫你嫁人,那是拐賣婦女!」

「我二舅媽說,山高皇帝遠的,國家那些法律,管不到我們村裡,村裡的姑娘,都是要父母商定婚事,換回彩禮好給家裡兄弟娶媳婦用的。」夏青青說得很小聲,像是怕極了。

實際上,腹黑的小丫頭,這是在暗搓搓給她那蠻橫的舅舅們上眼藥呢。

祁鉞深呼吸兩次,才讓自己的情緒平復,倒是沒再糾結這些,反倒是安慰起夏青青:

「小夏同志,你先別想那麼多,既然救了你,我不能再把你推回火坑。

你要是無處可去,就先跟着我,我向醫院申請,讓你先給我當護工。」

「包吃嗎?包花嗎?」

「包吃住,一個月再給你開三十塊錢工資。」

「我可以不要錢,換成鮮花可以嗎?我要的不多,一天一朵就行。」

多懂事兒的孩子,錢都不敢要只要破花,被一家人折磨成什麼樣了!

祁鉞心裏一口濁氣吐不出來,悶悶地摸摸夏青青的腦袋:

「花不值錢,你喜歡的話,我到時候看同事病房裡有,都給你拿過來。

一個月三十塊錢的護理工資,還是照給你。」

得到祁鉞的保證,夏青青瘦弱蒼白的小臉兒,笑得燦爛起來:

「那好,我們說定了,以後你生病,我包治療。

但你要包我每日三餐,還有至少一朵鮮花。對了,還要保護我。」

「好,答應你。」

祁鉞的聲音,帶着點淡淡的笑意,倒是像哄孩子似的。

這個年代鮮花又不值錢,三十塊錢都不知道能買多少了,這傻丫頭,難道小學都沒讀,咋還不會算賬呢?

……

之後的日子,夏青青過得很開心。

護工?那只是掛名的。

祁鉞很自覺,不但不需要夏青青照顧,反而把夏青青照顧得很好。

鮮花?一朵?不!每天都有好幾捧,幾十、上百朵的收。

祁鉞之前做了個任務受傷,救了不少人,這個年代風紀抓得嚴,又不能給他送錢送禮,就只能不停送花表達感激。

以前祁鉞不想收,鬧心得很!一看到那些花,就想到他的病情。

現在他不再拒絕,都會轉交夏青青處理。

雲湖療養院是屬於第九軍區的軍方醫院,祁鉞跟院里不少病友認識,也會經常從別的病房,拐一些鮮花給夏青青。

總之,夏青青每日鮮花數量都嚴重超標,讓她的精神力恢復速度飆升。

至於包吃這一點,祁鉞的服務也很到位。

一日三餐是療養院食堂提供,祁鉞還額外給夏青青備了上午的水果、下午的小點心,以及隔天一次的夜宵小吃。

有了豐富健康的自然食物和大量的鮮花,夏青青的精神力恢復速度翻倍,那麼給飼養員治病的計劃,也可以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