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嫂嬌兵哥哥糙八零隨軍閃了腰 第2章_莉芙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林醫生,我有感覺了,抱着是軟的,她手有點冰,頭是熱的。」

夏青青頭昏沉沉地,就聽到身邊有個男人的聲音,聲音里滿是激動。

閉嘴!好吵。

夏青青想開口,無力地蠕動嘴皮,沒能發出半點聲響,就暈了過去。

期間,夏青青斷斷續續醒過來幾次,每次都聽到那個男人的聲音,有時候,他還會主動觸碰她的額頭和手背。

男人的聲音挺好聽,精神力也特別舒服,讓夏青青很想靠近,他們的契合度一定很高,靠近他之後,她乾涸的精神力,都開始緩緩復蘇了。

昏昏沉沉地躺了一天,夏青青被一陣花香喚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怔怔地看着門口,一身綠色短袖衫的帥氣男生,手裡那還捧着一大捧鮮花,正在門口站着。

傳說中的星際修復精神力聖品——鮮花!

活的!香的!

夏青青猛地吸了口氣,哪怕隔着些距離,她也能感受到陣陣花香的誘惑。

這味道,太美好了,夏青青受損的精神海,開始迅速修補。

這還只是隔着距離嗅聞,若是能摸一下,效果會更好。

要知道在整個星際,除了高不可攀的皇室秘密花園,已經再也找不到一朵真正的鮮花。

這裡的人怎麼就,這麼隨便摘下來,抱着?一點都不知道珍惜!

「鉞哥,方家的老太太,又來給你送花。我勸了,攔不住。」門口的大男生,聲音有點委屈,想進門,又不敢的樣子。

「不需要,退回去!」祁鉞的聲音像淬了冰,給人莫名的壓力。

「可她放下花就走了。」

「那就扔垃圾桶。」

「確定不要了嗎?」夏青青突然抬起頭,開口問了一句。

她聲音沙啞,吐字古怪,像是好久沒說話的人,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莫名違和,卻說得很清楚。

夏青青這一開口,兩個男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一個充滿打量,一個充滿好奇。

「是。」

祁鉞有很多話想問夏青青,還是先回答了她的問題。

「那可以給我嗎?我喜歡,不浪費。」

「可以。」

杜禹州有點迷迷糊糊的,但還是下意識聽從祁鉞的吩咐,抱着一大捧嫣紅康乃馨,走向夏青青。

杜禹州才走兩步,就被祁鉞截住,一把奪了他手中包裝精美的花束,轉手遞給夏青青。

「謝謝。」

夏青青興奮地接過康乃馨花束,小孩子一樣,興奮地開始數數:

「一朵、兩朵、……」

杜禹州用見鬼的眼神,看看夏青青,又看看祁鉞。再看看夏青青,又再看祁鉞。

他沒看錯的話,剛才他鉞哥給那姑娘遞花的時候,兩個人手背碰到了?

這個年代可不能亂搞男女關係,亂碰人家女同志的手,要被當成流氓抓的!

鉞哥不是那種人,鉞哥肯定不是故意的。

所以,鉞哥的反應能力,竟然已經遲鈍到這個地步,完全沒感知了嗎?

鉞哥真可憐!難怪看到鮮花都煩躁。

「還不走?」祁鉞的死亡視線,嚇得杜禹州連忙收回各種小心思。

「哦哦。」杜禹州木愣愣地轉身。

「以後,他們要送花,不必攔了,都送進來。」

「啊?哦,好。」杜禹州機械地轉身離開,還不忘細心地把門關上。

房間里,只剩下祁鉞和夏青青兩個人。

祁鉞的視線落在夏青青滿是歡喜的小臉兒上,張了張嘴,又不知如何問起。

祁鉞剛才試過了,他接觸杜禹州沒半點感覺,輕輕碰一下這小姑娘的手背,就能感覺到溫暖和細膩的觸感。

那麼真切,是他這半年治療里,唯一有觸感的東西,鮮活的,能把他從冰冷的地獄,拉回人間。

可她,為什麼要自殺?她明明,看着鮮花的時候,笑得那麼開心。

祁鉞終究沒問出口,轉身出門。

關門的聲音,將幾近瘋狂的夏青青,喚回了神。

啊?人都走了。

所以,她是不是可以使用鮮花了?聽那兩個人的對話,她以後還能每天都有鮮花?

夏青青作為一名星際稀缺的治癒師,被萬惡的星盜軍團俘虜後,讓光腦攜帶她的精神體逃遁,想要脫險後進行基因重塑,獲得重生。

沒想到她近乎完美的計劃,關鍵時刻出了點意外,居然穿梭到了這個完全陌生的維度時空,與一具剛失去生命體征的肉身融合。

然後夏青青就在迷糊中被人救了,送到了這個叫醫院的落後地方。

是的,落後。

這裡的一切都太落後了,別說光腦,連古藍星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很久的手機都沒有!唯一的一台古董式巨大電腦,還是醫院的信息主腦。

通過光腦連接電腦,以及對這具身體殘存記憶的掃描,也讓夏青青了解到一些時代的基本信息,甚至學會了古藍星上的九州語。

這裡是九州國,一九八五年,這裡科技雖然不夠發達,但環境污染也不嚴重,植物生產很好,所以才有足夠的鮮花和食物。

唔,鮮花真香甜!傳說果然沒錯,鮮花才是滋養精神力的最佳原料,夏青青幸福得差點暈過去。

……

祁鉞效率很高,五分鐘後,就端着個搪瓷飯缸回來。

不同於鮮花的另一種香味,霸道地傳入夏青青的精神海,刺激得她差點失態。

這是,什麼味道?明明不是花香,又感覺特別香!

「先吃點粥,讓腸胃適應適應。」

祁鉞說話的時候,還小心地看了夏青青一眼,生怕刺激到這個虛弱的姑娘。

真不知道她經歷過什麼,看着就太瘦弱,嚴重的營養不.良。根據醫生檢查,說她已經三天未進食。

是她自己絕食,還是遭遇了什麼?又為什麼要跳河自殺?

「你……」

不等祁鉞繼續說下去,夏青青已經接過他手中的不鏽鋼小勺,一勺一勺快速地往嘴裏送粥。

還好他去的晚了,早餐供應的粥只有微溫,否則照她這吃法,非得燙傷不可。

夏青青吃完一碗粥,又吃了兩個茶葉蛋和一個素菜包子之後,整個人氣質都變了。

就好像,從一隻警惕性很強、冷漠地注視着周圍一切的野貓,變成了一隻肯讓特定鏟屎官靠近的家貓。

很榮幸,他祁鉞,好像暫時被放到鏟屎官的位置上。

不得不說,就算喪失觸覺,祁鉞的感知判斷力依然很強。

此刻夏青青正在光腦上記錄:

【祁鉞,添加標記:飼養員。】

————————————

{閱讀小貼士}:背景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為了防止河蟹橫行,架空類似九州國八十年代背景,科研類項目看着爽圖個樂子就行,請勿鑽研深究,看文之前記得寄存腦子哦,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