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命調查 絕命調查第2章 老張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絕命調查第1章 時運不濟在線免費閱讀

絕命調查第2章 老張在線免費閱讀

程序員,曾經前途無量的職業,現在卻淪為失業率最高的職業。

兩個月前,我毫無懸念的成為了失業大軍中的一員。過上了白天去面試,晚上投簡歷的日子.

看着數字一天比一天少的餘額,無助感和未來的不確定性纏繞我心頭時,那凌亂的情緒像潮水般襲來。

「最後一份簡歷,不行就回老家種地,反正房租也快到期了。」我輕輕嘆了口氣,手指在鍵盤上移動,填寫着最後一個公司的申請表。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幾乎觸及了人生的極限。

一時間,過往如電影般在眼前閃現。小時候多麼朝氣蓬勃,總覺得自己以後會一番作為。誰曾想,長大後卻是一事無成,過着碌碌無為的生活。

生活?可能都不屬於我,充其量算是活着。我發現自己處於一種全然無法控制的狀態,就像編碼中的bug,讓一切陷入了混亂。

「嗡嗡嗡——」

手機的震動聲打斷了我的沉思,將我拉回了現實,下意識的接起了電話。

「你好,是陸明先生嗎?我們看了你的簡歷,覺得比較符合我們公司。明天上午十點,想和你進行一場面試。請問你方便嗎?」電話那頭傳來了熟悉而又專業的聲音。

「方便。」

「好的,公司的地址以短訊發你。」

「好的,請問貴公司的名稱是?」

嘟嘟——

我的話還沒說完,對方就已經掛了電話。

「算了,管他什麼公司,反正希望也不大。」我不由苦笑一聲,拿起了手機,查了一下短訊。

短訊里只有地址,沒有公司的名字。略微查了一下,發現這地址很偏僻,地鐵無法直達,得換乘幾趟公交才能到。

算了算通勤時間,我明天起碼七點鐘就得起床,否則趕不上十點的面試。

雖然這個面試短訊很奇怪,處處透露着詭異,但是我也顧不得那麼多,只要有一絲希望,也會牢牢抓緊。否則過幾天沒錢交房租,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

合上電腦,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時間已經接近午夜時分。

放下手機沒多久,睡意襲來,我陷入了那種迷迷糊糊的睡眠狀態。時間似乎變得模糊不清,彷彿一切都在夢境和現實之間搖擺。而在這種模糊中,有一陣似有似無的音樂聲滲入我的夢境。

「嗡嗡嗡——」

「滴滴滴——」

一陣持續的低頻如電波一樣的聲音在夢中掀起漣漪,將我從沉眠中喚醒。這個聲音如同一根絲線,將我從夢境中拽了出來,回到了現實。

音樂聲伴隨着說話聲,它們交織在一起,彷彿是在我耳畔迴響。似在耳邊呢喃,又好似在遠處呼喊。

我試圖專註去傾聽,但它們的內容被某種模糊不清的力量所掩蓋,像是遙遠的頻道模糊的信號。

我猛然睜開眼,房間陷入昏暗,只有微弱的月光透過窗帘。在這昏暗中,音樂聲透過樓道傳來,似乎是從上方傳來的,似乎是從下方傳來,拚命的鑽進我的腦海中。掃了一眼床頭的鬧鐘,顯示現在正好是一點鐘,我才睡了不到一個小時。

音樂本身是一種美妙的聲音,讓人心情愉悅。可這音樂卻讓我的心裏發毛,感覺後背的汗毛都立了起來。還有那說話聲,分不清男女,分不清是方言還是普通話,處處透露着詭異。

我努力的想尋找聲音從哪個位置傳來,是樓上還是樓下,還是隔壁,卻始終找不到聲音的來源。就感覺房間里四面八方都是聲音。

「媽的,老子明天還要面試,誰大晚上在唱歌!」我捂着耳朵,大聲的吼道。

這種音樂和說話聲彷彿扣住了我的思緒,不斷重複、不斷模糊,讓我感到心煩意亂。我一邊摸索着穿衣服,一邊試圖控制自己內心的恐慌和困惑。房間里的燈光顯得渺茫,彷彿這種不可名狀的聲音即將將我吞噬。

當我穿好衣服時,準備去探究哪個混蛋在夜裡唱歌時,猛然間突然意識到不對勁。

我現在住的地方是一所公寓,一層有20幾戶,一共有10層。我住在中間,門牌號是504。

雖然是一座破舊筒子樓改建的,但是物業服務還是不錯的。主打的就是安靜和服務。24小時有保安或者管家巡樓,公寓里也是禁止夜裡大聲吵鬧,更別說是大半夜唱歌了。

記得上上周,610有一位大叔喝醉了,晚上回來的時候已經接近凌晨了,一邊脫衣服,一邊唱歌。還沒等其他租戶投訴,就被巡邏的保安給逮了個正着。為了不影響其他人休息,直接給他送去了酒店。

第二天,我記得管家還群發了這個案例。大叔也為此被扣了押金。

按理說,大半夜唱歌可比大叔喝醉酒嚴重多了。怎麼可能沒有保安來管呢?我們住的都是筒子樓,幾乎沒什麼隔音可言。尤其在這種夜深人靜的時候,一根針掉地下都能聽得清楚。何況這人不人鬼不鬼的聲音。

況且我剛才那一嗓子,現在嗓子還有點啞,保安就算打瞌睡,也該驚醒了。

我的心頭立刻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難道違反規定的人不是這公寓的?這附近除了我們這棟公寓,只有廠房,這大半夜的怎麼可能有其他人呢?

我悄悄的靠近房門,透過貓眼望去,樓道里安靜到了極點,沒有保安,沒有其他租戶,更沒有其他人影,只有微弱的走廊燈光映照着寂靜的牆壁。

這情況真是詭異至極。我盡量按捺住內心的不安,想要安慰自己,這可能就是一個正常現象。但無論怎樣,突如其來的音樂聲和低語依舊是讓我背脊發涼。

「老子都失業了,怕個球!我倒要看看是哪個貨在這裡唱歌!」我小聲的給自己打氣,壯膽。

打開門,我的心情彷彿突然沉入了這昏暗的樓道中。

慢慢地,我試着沿着走廊行走,聽從直覺的引導尋找那源自於何方的音樂和低語聲。步履間始終保持警惕,但沒有追溯到源頭,只覺得聲音似乎很奇怪,當我置身於走廊時,彷彿這聲音就消失了,隱隱約約,若有若無,根本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甚至要不是仔細聽,都聽不出有聲音。

我下意識的跑到505的房門外仔細聽了聽,裏面安靜的很,沒有一絲聲音傳出。緊接着,我把5層每一戶都仔細聽了一遍,依舊沒有任何發現。

難道這是幻覺?

還是說這是一場夢?

怎麼可能一出來就沒聲音了?

我開始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或者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像?是睡眠不足和壓力導致了這種幻聽?但那如此清晰的音樂和低語聲,讓我產生了強烈的現實感。

可是一靠近我的房間,那聲音卻異常的清晰,告訴我這不是夢,這不是幻覺!

「算了,還是去找保安吧。這事情太詭異了,真是時運不濟,喝涼水都塞牙。」我搖了搖頭,順手把房門帶上,朝着電梯快步走去。

就在我等電梯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小陸,你去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