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武仙國第七章 趙敏柔的去向在線免費閱讀

機武仙國第八章 後遺症在線免費閱讀

學院醫療室。

劉清揚失血過多,面色蒼白,虛弱的躺在病床上,全身各處沾滿了血泥污垢,他原本右臂的位置現在空無一物。

李平凡靜靜的看着,張丹峰不了解具體情況,只是聽到劉清揚昏迷前喊了找敏柔的名字,便着急的四處打聽,最終找到了靜室里的他。

看到李平凡出現,劉清揚勉強睜大了眼睛,嘴巴動了動,像是想要說些什麼。

導師宋江山看到了這一幕,想要將耳朵貼近劉清揚,聽聽他說了些什麼。

此時,一個女人沖了進來,剛一進門就撲在劉清揚床上開始大哭。

「我可憐的兒啊,你在學院這幾天是遭了什麼罪啊,是誰這麼心狠手辣,把你傷害成這個樣子啊。」

「這往後可讓咱們孤兒寡母怎麼活啊,你說什麼?趙敏柔?是她把你傷害成這樣的嗎,還有誰,是不是小浪蹄子和他的那個賤男友,小小年紀就這麼心狠手辣,長大了那還得了。」

「放心,宋導師一定會為你做主的,宋導師不行咱們就去報官,媽媽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宋江山在旁邊聽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心想,好一個潑婦,你兒子這幾天在不在學院你不知道嗎,現在出了事想到學院了,想往學院上賴,賴不到學院才去報官。

「張琳女士,現在清揚還不太清醒,等他恢復一點再問一下具體發生了什麼,你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反而會影響你兒子的恢復。」

「好啊,我兒子在你們學院出的事,我現在都不能說了,兒啊,現在就有人開始欺負咱們孤兒寡母了,你快醒醒啊,晚了恐怕就見不到我了。」

張琳繼續撒潑,氣的宋江山面色由紅轉青,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李平凡在一旁靜靜的看着,彷彿張琳口中咒罵的那個人不是他一樣。

不僅如此,就連張丹峰幾次聽不下去想要出口成章都被他給攔住了。

沒有必要與一個因為看到兒子重傷,而過度悲傷喪失理智的母親,因為幾句話就開始爭吵。

拉着張丹峰悄悄的退出病房,再待在裏面也得不到什麼答案,不如先等劉清揚恢復一些後再來。

醫療室外,張丹峰疑惑的看着李平凡道:「平凡,咱們不如不再等等,我看劉清揚就快清醒了,咱們問一下趙敏柔的下落嗎,他都傷成這個樣子,趙敏柔估計也好不到哪去。」

「就算你們不在一起了,同學關係也不應該如此冷漠啊。」

李平凡平靜的看着張丹峰,知道死黨是誤會他不想理會這件事。

「你看裏面現在的情形,再待下去也得不到什麼情報,反而會讓劉清揚的母親認出我就是她口中那個趙敏柔的賤男友。」

「再者說,同學也說了,趙敏柔和劉清揚是先後不見得的,劉清揚肯定是知道趙敏柔去了哪裡後才去尋找的。」

「你想想,劉清揚是從哪裡得知的,還有,趙敏柔和劉清揚不見這麼多天,現在劉清揚重傷失去右臂回來了,他的媽媽都都來學院哭鬧了,可趙敏柔的爺爺卻連面都沒露過。」

張丹峰聽完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趙敏柔的失蹤與她爺爺有關係!」

「那咱們現在應該怎麼做,去找她爺爺問清楚嗎?」

李平凡搖了搖頭繼續道:「現在劉清揚神智不清,咱們又沒有什麼證據,貿然上門質問,如果她的爺爺確實不知情還好,如果知情,咱們這麼做就是打草驚蛇。」

「為今之計,咱們先去趙敏柔家附近觀察觀察,她爺爺有一個習慣,每到傍晚,他就會出門到公園遛彎,咱們就趁這個機會進去他家找一下線索。」

…………

趙敏柔的家離他家不遠,同住在一排公寓,要不然他的爺爺也不會與趙敏柔的爺爺相識,他的爺爺也不會見過小時候的趙敏柔,從而給他定下這門親事。

趙敏柔也算是個可憐人,他的父母多年前參與一起邪教暴亂,被趕來鎮壓的執行者當場擊殺,好在執行者調查後證實她爺爺和她確實不知情,這才放爺倆出來。

李平凡和張丹峰在街頭的一間茶鋪坐着,眼睛緊緊的盯着一間公寓,一壺茶從中午喝到了傍晚,看的茶鋪夥計直搖頭。

就在這時,張丹峰精神一振,趙老二出現了,他推了推旁邊的李平凡小聲道:「出現了,咱們準備行動?」

「等一下。」

李平凡嚴肅的看着從公寓內緩緩走出的趙老大道。

「丹峰,我知道你平時喜歡研究一些奢飾品,你幫我看看,趙老二現在的這一身裝扮大概要多少靈石才能買到。」

張丹峰原本看到趙老二出現,準備等他走遠一點就開始行動,此刻聽到李平安的話後才開始打量起了趙老二的穿着。

只聽他一一細數道。

「衣服和褲子是玲瓏集團的產品,穿在身上不染污垢,提神醒腦,鞋子是造化集團的產品,穿在腳上每走一步都有清風相送。」

「還有他腰間的那枚玉佩,造化集團的聚靈護身佩,可以形成防護罩三次,還有脖子上的那串佛珠,無量集團的驅邪佛珠。」

「我滴媽呀,這一身下來價值上千了,我記得找敏柔說過,她家條件不好啊,他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錢了!」

「原因嘛咱們很快就能知道了!」

話音剛落,只見李平凡一個箭步沖了出去,同時召喚面板,集中注意力一口氣將體魄加到了身體極限。

一股狂暴的力量在他身體內炸開,瘋狂的強化着他的體魄,隨之而來的飢餓感讓他不管看到什麼都想很想吃。

他已經猜到趙老二對趙敏柔做了什麼事情,憤怒充斥着他的內心,伴隨着肌肉撕裂產生的疼痛感,讓他只感覺到無盡的煩躁。

不遠處的趙老二驚恐的看着快速沖向自己的李平凡,趕忙握住他腰間的玉佩,一個透明的防護罩將他包裹。

看着眼前透明的防護罩,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只見他面色變得平靜,冷靜下來後,他這才想起李平凡不過是個鍊氣期而已,不由得又有些懊惱,怨恨的看着李平凡恨他讓自己浪費了玉佩的一次護身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