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武仙國第一章 做個平凡的人在線免費閱讀

機武仙國第二章 第七個人在線免費閱讀

「孩子,爺爺給你取名李平凡的意義你知道嗎?」

「爺爺是希望你能平凡的過完一生啊。」

李平凡睜開眼睛,他又做夢了,夢裡爺爺語重心長的話語在他的記憶里浮現。

「爺爺,你到頭來還是不肯說出我父母的死因啊。」

李平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八年了,十八年來,他卻從來沒有見過父母的樣貌,家裡連一張父母留影照都沒有留下,爺爺也從來沒有提過他父母的任何信息。

每當他問起父母,爺爺也只是笑着摸一摸他的頭,問一問他今天想吃什麼,然後就會起身前去做飯。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世界和他前世藍星看過的修仙類小說類似,修仙者確確實實的就生活在他的周圍,唯一不同,就是這個世界沒有飛升仙界這一說。

有的是,宇宙星河,開拓資源,移居改造,生活基地。

想到這裡,李平凡面露難色默念「爺爺」

一個淡藍色的透明光幕展現在他眼前。

李平凡(壽元110)

體魄:2

仙法:鍊氣七層

源力點:1

這個面板是他親手將壽元耗盡的爺爺推進入坐化爐,燃燒後飄出的那一縷青煙帶給他的,算是爺爺留他的「遺物」,至於這個呼喚口訣……只能說是無巧不成書。

自從爺爺坐化那天到今天為止三天時間,他摸索到了源力點的獲取方式。

一塊500克重的無損下品靈石,握在手中大概一個小時就可以轉換為一點源力點。

至於怎麼使用源力點,他目前還在摸索階段。

這時,咚咚咚,門外的敲門聲響起。

李平凡關閉面板,走到門前透過貓眼向外看去。

門口一左一右站着兩名男子,身穿藍白相間的修身制服。

制服樣式,李平凡認識,那是仙遺部的統一裝扮,他打開房門將兩人迎進。

「李平凡你好,我們是仙遺部的工作人員,我叫謝星明,他叫周秋然,這是我們的證件。」

「此次前來是對李慕先生的遺產進行公證轉移。」

李平凡接過遞來證件,確認過後遞還給兩人後問道:「遺產?什麼遺產?」

周星明聞言先是笑了笑,而後意識到有些不妥又收起笑容道:「李慕先生生前在仙靈庫儲存了兩萬斤的下品靈石,還有現在這所公寓的房產證,你是他唯一的直系親屬,我們此次前來就是要將這些財產轉移到你的名下。」

李平凡沒想到他爺爺居然這麼富有,突然聽到後顯得有些不知所措,機械性的在周星明指導下完成了交接手續。

送走兩人,李晉手裡捏着一張淡藍色的仙靈卡,看着房間內簡單的裝修,心裏還是有點不能接受他爺爺其實很富有這件事。

突然,又是一陣敲門聲,聽聲音這次的來人有些着急,敲的很是急促。

我就說,仙遺部肯定是搞錯了,爺爺如果真那麼有錢,那為什麼還生活的那麼拮据。

李平安把卡片放進褲兜,轉身打開房門,還沒等他開口說些什麼,一個身影便一把抱住了他。

「平安,節哀!」

「額……謝謝。」

李平安掙開懷抱,這才看清來人。

一個身穿白色塵古仙學院院服的微胖的短髮男子,他的死黨,張丹峰。

張丹峰從小和他一起長大,與他不同的是,張丹峰的資質很好,一直屬於是是班裡修鍊最快的那一批人。

「丹峰,你怎麼來了,今天學院下學這麼早嗎,等等,你該不會是逃課了吧。」

張丹峰聞言撇了撇着,拍了拍李平凡的肩膀道:「還不是因為擔心你,再說,我還用逃課這麼低劣的手段嗎,我跟導師說我今天要提前突破,導師就讓我提前走了!」

「你要突破築基了!」

李平凡驚訝的看着眼前的死黨,他知道張丹峰資質很好,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突破了。

「這才學期第二年,你突破築基豈不是馬上就要跳級到中院了!」

「哈哈,我來的路上就已經突破了,等我明天去學院,走之前好好教訓一下劉清揚,看他以後再敢找你的麻煩!」

李平凡看着死黨得意的樣子,打擊道。

「話別說這麼早,劉清揚資質也不弱,說不定這幾天也在準備突破,你別忘了,她母親可是仙丹集團的正式員工,丹藥可不缺!」

「平凡你怎麼滅自己志氣,長他人威風。」

張丹峰聞言不悅道:

「導師上課可是說過,長期吃丹藥對修鍊不利,他劉清揚這麼吃下去路走不長!」

「你也知道他路走不長久,還和他計較個什麼勁。」

「安心走吧,不用擔心我,我已經決定去參加執行者的考核了!」

「執法者!」

張丹峰死死的盯着李平凡的眼睛,執法者在塵古星的風評並不好,那是一個直接聽命於塵古皇族的部門,整個部門都是以煉體為主,是一支強大且無情的隊伍,專門用來處理一些臟活兒,累活兒,還有那些見不得光的特殊事情,仙民們私底下都把執行者隊叫做「黑鬣狗」。

傳聞,塵古大帝可以通過某種方式,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除掉執行者部門的任何一個執行者,甚至同時毀滅整個執行者部門。

「平凡,你可別衝動啊,一旦成為執法者,你的生死可就由別人掌控了!」

「丹峰,你不用勸我,我已經考慮清楚了,我的修仙資質不好,再留在仙學院也沒有什麼出路。」

「但是換一個思路,或許我在煉體方面有更好的發展呢,再者說,我區區一個小人物,生死本就由不得我。」

「那你也……….。」

「平凡….我還是希望你能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千萬不要因為李爺爺的事…就…..。」

「好了!」

「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張丹峰聞言注視着李平凡固執的眼神接著說道:

「好吧,平凡,我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你這個決定….趙敏柔….知道嗎?」

趙敏柔是李平安的同期同學,也是他指腹為婚的未來妻子,兩人在學院相處的也很好,一直以男女朋友對外宣稱。

所以他想,如果有什麼人還能規勸李平安的話,大概率就只能是趙敏柔了。

「我和她……本就是兩個長輩之間的戲言,都是你們在學院起鬨,我們才試着交往了一段時間,實際上早就分手了。」

張丹峰發現,李平安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極度的平靜,表情上也沒有出現任何異樣,這讓他不免的有些遺憾。

………

氣氛變得有些壓抑,兩人此刻都沉默不語,房間牆壁上原本亮着的鄔燈也暗了下來。

就在李平安轉身準備給鄔燈重新注入仙力的時候。

伴隨着一聲巨響,房門瞬間四散碎裂。

「執行者!裏面的人蹲下雙手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