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再遇與過往(上)

第8章 再遇與過往(下)

乘着地鐵到站,離住處還有一段距離。

申羽和正常時候一樣就這般走回去了,今天的事給他刺激不小,但至少現在申羽認為事情已經過去了。

雖然無法想通「他們」怎麼會纏上自己,但好歹現在看不見了。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這可以讓申羽更舒心一些。

當然這種事申羽還不會隨隨便便就忘到腦後去,這最後一段回家的路上他仍在腦海中思考,關於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前因就很簡單,第一次在自己住的小區附近的公園偶遇,後面就……

想到這,申羽愣住了。後果先不說,這個前因現在讓他如墜冰窟!

此時此刻,他正好走到公園那裡。

餘光透過公園大門看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站在公園裏面,似乎在那兒正等着自己呢。

這不學校見不着了,找到你家附近來了,畢竟第一次就擱這碰見的啊。

「!!!!!!」

申羽僵硬的轉動腦袋、視線,確認厲霆琛蘇卿予自己有沒有看錯,這算不算是自己忘記了一件極為重要,重要到現在可能要自己命的東西?!!

自己特么第一次是在公園碰見他們的!這下往哪跑?!好傢夥!好不容易躲了一下午,回家前就愣是腦袋短路忘了這一茬,這啥都不管愣頭回家可不是直接送羊入虎口呢?自投羅網也沒這麼個投法吧?!

「艹!!!」

國罵頓生,申羽既罵自己蠢也恨這兩個徹底纏上自己沒完沒了了,更是有接下來自身性命難保的不甘!

「他該怎麼辦?!」

跑?人可以跑得過gui?反正眼下申羽是鐵定認為對方為非人了。不然哪有正常人這麼神出鬼沒的,他可以肯定自己剛走到公園門口處時,在那裡什麼也沒看見,可在快要過去時,那兩位就瞬間出現在了自己的余光中。

這不是人可以做到的手段,他們一定不是人!

在這麼想着的時候,申羽發現了這對詭「情侶」身體如影像般波動了一下,下一刻直接出現在他的身旁!

只見那黑人男保持着每次出現都露着一嘴大白牙的滲人笑容朝自己抓來,這令申羽都不由得認為對方的本體是不就是這副牙?真的是讓人印象深刻;至於那女孩仍是那副模樣,像是害怕的抖個不停。

可申羽才不會再信她了,那第一次對視中所透露出的情緒,讓他還猶豫了要不要幫幫她這個可憐人,誰知道後面直接就不是人了?這讓他那再現的助人想法情何以堪?!還有,現在她的黑人男朋友正要傷害自己!那誰來幫幫他這個人呢?!

「不!!!」

申羽想大聲呼救,可此時卻無論任何也發不出聲,只能在內心瘋狂吶喊發泄!

直到那黑人男的手搭在自己的肩頭時,一股陰冷的氣息在那接觸的地方擴散開來,隨即申羽只感念頭凝滯,大腦漸漸一片空白,然後開始了大規模的變動,亦如轉場一般。

有畫面開始出現了,此時的申羽呈第三視角看到了一些東西,具體如下:

昏暗的房間內,一道高大的身影正蹲在地上,手拿一把鋒利的匕首,朝着地上一道躺着的身影狠狠的、一刀一刀的捅去!

鮮血飛濺!

落在一旁雪白的牆壁上、那高大身影的身體上、在地面所迸濺出的痕迹且還在迅速擴大的那一大灘血泊…

那躺在地上的身影早已沒了氣息,不再動彈,只是她一隻手伸出朝向房門的位置,這一副畫面顯得是那麼的絕望、悲哀~

接着申羽看見,那蹲地的高大身影扔下染血的匕首緩緩站了起來轉過身,就這樣正面朝向了他的視角。

對方的那副面容赫然就是剛剛襲擊自己的黑人模樣,此時儼然又是那副,咧着嘴露着一排大白牙的讓人心理生理感到雙重不適的噁心笑容!

申羽憤怒的質問道:

「你們為什麼要纏上我?!我從沒有招惹過你們!」

不論是對這類個體的厭惡還是對方行為的質疑都讓申羽快要失去正常的理智了,他現在恨不得衝上去狠狠的給那張噁心的黑笑臉來上一拳,以解自己心中鬱氣!

可因為暫時的不了解對方還有現在的情況讓他生生忍住了,他要看看那黑人接下來還要做什麼,真沒辦法了,必然會拚命!

對方彷彿聽到又好似沒有聽到申羽說話一般,就保持着那副模樣然後開始操着一嘴半生不熟的華國語開口了,這是這幾次遇見以來,申羽第一次見他說話。

「這是讓我很開心的結果,現在你可以見識一下讓我不高興的原因。」

他在申羽所呈現的意識內這般說話的時候,外界的華人女孩卻是有了動作,在黑人男已經收回搭在申羽身上的手之後,她也向對方伸出了手…

申羽在奇怪於對方這話的時候,那黑人男消失了,同樣消失的還有地上的屍體、痕迹以及這整個環境。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校園的景象呈現在他面前,同時間一段彷彿自白的女孩聲音在申羽耳邊響起:

「我叫趙月歡,23歲,是一名大四的學生,今年該是我畢業的時候了。原本以為這會是我全新的起點,可因為一些原因,我被逼着直接走到了盡頭,那裡的名字叫做死亡…」

「卡夫拉是一位來自於大洋彼岸漂亮國的非裔人員,自成為學院內的外語教師以來,他的名聲從來沒好過。」

「從了解這位的同學那裡我聽到過對方的傳聞,似乎對方在來華以前在大洋彼岸就是類似街頭混混一般,整天遊手好閒的角色。不知什麼原因讓其在來華後過上了比他以前在自己國家要好的多的生活,因此也經常放縱自己,多次違反華國法律後卻一直也沒受到什麼處罰,也因為對這種人的放縱才會令我遭遇這一切!」

隨着女聲漸漸說下去,申羽看到那學校的畫面在往裡推近,快越過門口的時候,一旁的黑色瓷磚牆上所印着的六個燙金大字讓他知道了這是哪裡:

「倪柏工程學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自己的失言曹美人 秦少的閃婚嬌妻第十四集 懷孕後,婆婆殺了我養了十年的狗免費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免費閱讀 在靜水上日日夜夜 秦少的閃婚嬌妻第十四集 狐仙陰債免費 唯願此生再無他 肆意屠刀免費 秦少的閃婚嬌妻,為什麼這個不能看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陸北野溫酒 三國:多子多福,開局截胡蔡琰最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