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看不見的「人」

第7章 再遇與過往(上)

和女老闆隨口聊着這件事,令申羽不禁起了去往案發地點一探究竟的念頭,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於是申羽便想問問那裡現在是什麼情況:

「楠姐,那個接待室是徹底沒了嗎?原來的位置現在怎麼樣了?」

「嗯?」聽到申羽這話,吳楠忍不住看了他幾眼:「怎麼?聽你這話的意思還是想去那裡一探究竟,親自看看唄?」

她撇了撇嘴道:「這場事件的影響有多大你根本想像不到!我的圖書館因為離得近除開招不到員工外,甚至關了一個月!至於這案發現場的話,我前面已經說了,基本上在案件結束後立馬就被校方打掃乾淨拆除了唄!不然留着幹啥?難不成還嫌學校招的人太多,用這兇案現場嚇退幾個,減少生源過多的壓力嘛?我現在很認真的告訴你少摻和到這種事之中,別說事情早已經結了,就算沒結也與你無關,莫要過多接觸,對你沒有好處!」

「您說的很有道理,我不會去隨便探究的!放心吧~」在女老闆這番半警告半勸解的話說完後,申羽連忙點頭應是保證,然後咂咂嘴,也不知道他心裏想着什麼

這番聊完,申羽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準備先開始幹些活,總不能白拿人家工資。走到門口,他拿着掃帚準備先打掃打掃衛生。

一邊這樣挺熱火朝天的幹着;一邊目光又在往外面左掃掃右看看的,好像在找些什麼?不經意間又瞥見了兩道身影,為什麼說又呢?因為又是那對奇怪的情侶組合:黑人男子,華人女孩。申羽的老相識、老熟悉了,雖沒正式交流過,可這都第四次見面了!

他們就站在離圖書館幾十米開外的一處樹蔭下,黑人男亦如上次那般咧開嘴扯着一口大白牙沖申羽笑着,至於那女孩則是抖得更厲害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着對方兩人這副姿態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申羽感覺背後不由自主的冒起了一股涼意。

不過老撞見的緣故也讓申羽起了調查他們的心思,朝那兩人位置指了指,隨口問館內前台站着的女老闆道:「楠姐,你認識那對情侶嗎?男的是黑人,女的則是國人,似乎也是這個學校的。」

這女老闆不回答還好,這一回應申羽的話,差點沒讓他心臟驟停!

老闆順着申羽手指的方向看去後,一臉疑惑的反問:「你在說什麼?哪有什麼情侶?連個人影都沒有!」

申羽頓時懵了,他指着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黑人情侶所在的位置有一些顫顫巍巍的問道:「那裡!就在那裡啊?!難道你什麼都看不見?那裡什麼都沒有??」

吳楠搖搖頭,「你不會第一天上班就生病了吧,咋竟說胡話?!什麼看見看不見的?哪裡明明什麼都沒有!」

見此,申羽也不好再說什麼了。他繼續看向那黑人情侶所在處,對方兩個一直保持着原本的姿態絲毫未變過!這讓申羽也開始意識到有些不正常了!他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靠到了門上。

這時,一隊剛吃完飯的男學生們舉隊從左邊食堂方向而來,經過這兒的時候,其中有幾人走到了那黑人情侶所在的樹蔭處。

在申羽震驚的眼神中,男學生們徑直穿過了兩人的身體,彷彿他們之間是兩種不同的物質,完全無法觸碰到彼此。

這下算是讓申羽徹底認定了,這對黑人情侶不僅僅是奇怪的問題了,他們甚至….不是人!

眼下天氣正是炎熱的時候,而申羽只感覺一股發自內心的冷意不斷湧出充斥着全身,雞皮疙瘩直冒個不停!若非倚靠在門口,他幾乎都要腿軟站不住跌到地上了!

不遠處,那黑人男依然保持着那副露一嘴牙的「燦爛」笑容模樣,可是此時,無論怎麼看,從什麼角度去看,這笑容都是那般的滲人…..

恐懼的情緒自中午發現那對情侶的真實身份開始,一直於申羽的腦海中湧現並延續至夜晚臨近下班。

這段時間他進了圖書館後一直沒敢再出大門,甚至連目光也不敢再往外投了。

直到快下班的時候,他才因為回家問題忍不住往外看了一眼,以至於那對「情侶」什麼時候「走」了,他都沒有發現。

不過這個情況總算也讓他鬆了一口氣,他不用再出門後面對他們了。

原本申羽還有着幫那女孩的念頭,可隨着發現他們的真實身份後,他這想法徹底蕩然無存!

幫什麼?幫人還是幫「鬼」?別想着去做件所謂的好事,再給他自己搭裏面!以往的教訓還不遠呢!

要知道曾經那幾回,因為好心不止一次的給申羽帶來了無數的麻煩!為此工作也是換了又換,直到如今才勉強重新找到工作。

這一次他真的不能也不敢去管了,以前那幾次他就沒什麼好下場,但好歹他還能繼續生活下去,無非重頭再來罷了,至少沒給他逼到絕望的地步。

可這回不一樣啊,他若是真的去做了、去接觸了;也許這條命就丟在那裡了。

申羽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多麼偉大的人,他以前所經歷的那些已經付出了代價,但已經過去也就不計較了。

時過境遷,現在他雖然一直獨自一人,但也從未輕賤過自己的生命,只想好好生活下去。

申羽不願再隨便為他人,甚至現在可能不是人的那位付出他無法承受的這份代價!

他真的以後只想讓自己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下去!

「一切與我無關,我不會管也管不了。」

無論心中口中,申羽都是這麼念叨着。

時間推移,他已是做完了館內的收尾工作,繼續念叨並維持着這種想法,申羽鼓足勇氣推開了圖書館的大門。

「……」

門外,依舊什麼都沒有。

申羽定了定神,還好,那兩位是真的走了。

雖然那兩位在自己進了圖書館後已經看不見他們了,可是別到時候一出去又冒出來纏着自己了。

幸好是真的走了,不然申羽感覺自己今天是回不了家了,必須擱圖書館躲一晚上才行。至少確認那兩位身份後,他是真不敢再正面面對他們了。

「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纏上我?希望白天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抱着這種想法,申羽一路順暢的走到校門外再也沒看見那兩位。這下他徹底放下心來,安心上了回家的路。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

在其離開學校後不久,兩道身影漸漸的在學校外牆上寫着學校名字的那處位置浮現出來。

正是後來申羽一直沒看見的那兩位,「黑人男」擋在了倪柏兩個字的前面,依舊維持着那副全露白牙的詭笑;「華人女」則是在工程兩字那裡始終抖個不停,比以前更劇烈了。

當然,有一件事被忽略了,用於這所學校外牆上顯示名稱的文字每一個都有一米大小左右的規模,似乎單憑一個人應該同時擋不住兩個字啊?

………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